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3.5「破军」-完整版

眼前那个人樱色的身影逐渐远去。

“一定要好好保重啊,桜姐(Sakurane)。”小狐狸喃喃的说着。

  但这也不赖呢。把手伸向最终核心的绯玉丸如此想着,渐渐褪去了那副人类的姿态。属于人的四肢,脸颊,身躯逐渐崩溃,取而代之的,是属于曾经的站在第十二位的御座上的律者的真实之姿。

超越一切理性,将人类文明视作「玩物」的究极病毒形态,解放。

就算是徒有其表的神明,绯玉丸也懂得收取了供奉,就要好好帮忙实现心愿的道理。

桜姐已经做出了承诺,会在这场战争结束后,陪自己去享用来自现世的美味。
那么自己也该做出行动,来回应桜姐的心意啦。
“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辣~”

同一时刻。

赫尔海姆实验室,崩坏兽的残骸堆积蔓延,占据了地面的每一处角落。如果不是漫天的暴雨它们的尸体早该开始腐败。这些肆虐世界各地的怪物被它们的主人召唤至此,然后作为失去价值的棋子被丢弃在这里。而在这尸山血海之上数千米的高空,是以巨翼鼓动暴风,在黑月之下肆意咆哮的魔龙,贝纳勒斯。

与其激战的是由神之键·地藏御魂的投影能力唤出的式神。虽然是级别难以判明的对手,但是式神掌中沸腾的魔剑还是一次次劈开律者眷属那龙鳞包裹的灰质外壳,魔龙的躯体血肉模糊。而所向披靡的龙息对于这个对手所披挂的幻化铠甲造成的伤害并不理想。

律者间争斗的场所已经彻底异化为魔域,没有人,任何生物,任何存在拥有资格踏足其中。尽管感到如今的主人散发的气息早已发生巨变,但是出于幼崽对于母亲那般忠诚的感情,如今的贝纳勒斯依旧忠实的执行着守卫的任务。

但是眼前的不速之客马上就要输了。仅仅是拼消耗而已,鏖战多时,主人身上依旧洋溢着充盈的生命力,甚至不逊上次与主人共同作战时的极盛。而对手就不同了--

当火焰熄灭,由火光投射出的阴影也会一并沦陷于黑暗的怀抱,这是理所应当的道理。式神的躯体已经从半身开始崩塌,从幻想中生出的怪物最终还是归于泡影。

从铁面罩后透出的火光已微弱如风中残烛。那么就结束这场战斗吧,也许自己还有去援助主人的余裕。魔龙昂首扑击而下,齿缝间酝酿着抹杀生机的龙之吐息---

「啧。是“眷族”吗。说老实话这种东西我也想要啊。可是以叛徒的立场而言,现在,果然只能当一次强盗了啊。」

这个一直沉默的对手忽然震颤着发出了感慨。但是那个声音太过稚嫩,根本不像是式神会发出的动静。那个声音也太过狰狞,那不是侍奉王的仆从在说话,那是君王本人的降世,非王之物只配战栗!

铁面中燃烧的火光突然大盛,业已崩塌的半身化作黑红色的铁水,「捕获」了进击的魔龙--

铁水在鳞片之上流淌,波动平息之后构建出造型可怖的龙型盔甲,背脊的刃刺密集如钢铁丛林。迄今为之自豪的双翼在狱火焚烤的痛苦中染上熔岩的光泽,想要看看胆大妄为的是何方神圣,可是连这也做不到了,纹着古老字符的铁笼面当头罩下锁住了巨龙的头颅,世界在眼前归于黑暗---

语意不明的感触。

以及,绝大的危机感---

没错。律者间争斗的场所已经彻底异化为魔域,没有人,任何生物,任何存在拥有资格踏足其中。

但是世上之事总有例外。例如,一位乱入的律者。

被咒术铠甲拘禁的魔龙、以残缺半身挥动着波动之剑的式神,铁面罩缓慢的低垂下去,俯视这一成不变的古老世界,眼底是盛燃的火光,被认为早已熄灭的罪之火种重新开始燃烧,刀锋所指即是征战之所,灯盏在炼狱深处长明!

「醒来吧杂碎们,为吾的征伐奉上雷鸣般的喝彩!」

“啊啊,这种气势。…果然还是想要说一次啊,用这样的语气。如果被桜姐发现了,会笑话我幼稚的吧。”

空洞枯萎的瞳孔中被灌入了火焰,倒在战场上的已死躯壳们发生了难以置信的颤栗,力量重新涌动在活性流逝殆尽的肌肉,成千上万头崩坏兽挣扎着用破损过度的肉体支撑起了自己的身躯,像是冥冥之中有人在高天里竖起了不倒的战旗,是蛊惑也是王的征召,兽群从喉咙中滚动着势若万雷的咆哮,然后重新飞上天空!

它们的外壳也在急剧发生变化。燃烧的铁水攀上苍白色身躯,血红色的纹路在全身流淌,成长为更符合「恶魔」之名的怪物。

即使是噩梦也无法想象的恐怖军势被创造出来了,死而复生的恶魔(堕天使)们集结了预备攻破神国的军队,即便是那位御座上的苍白魔女之王(G O D)---也将不得不为之流血。

■■■■■分割线■■■■■

“…主教大人,我所知的情况就是这样。”

“啊,辛苦啦,幽兰黛尔。那么,「狩猎」的进展如何?”

“马上就要抵达赫尔海姆实验室了,但是如您所见,这些死而复生的崩坏兽阻挡了道路。请给我清理垃圾的时间。”头顶的视野已经被亡者的军队完全覆盖了,微弱的星光根本无法穿透兽群的缝隙,天空本该一片黑暗,但是兽群本身就是光源。

成千上万头死而复生的崩坏代行者,成千上万盏熊熊燃烧的地狱之灯。

而阻挡在自己面前的,仅仅是其中掉队,未能及时合流的杂兵而已。

即使在局势如此混乱的时刻,提着骑士枪这种重武器、并且同时高速奔行的金发女武神以沉稳冷静的声音予以汇报。这就是总部「最强」幽兰黛尔的素质。

无论能力多么优秀的女武神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下意识优先选择战斗,而幽兰黛尔却依旧能够以任务为先。这固然是千锤百炼的战斗经历磨练而来的坚定意志,也是由过度强大的实力换取的,对自身能力的「绝对自信」。

无论条件如何恶劣都能达成目标的「绝对自信」。

又或者…仅仅是学生时代,为了让资质平平的自己超越众人,以近乎顽固的姿态不断努力,那个时候所留下的「后遗症」罢了。

“幽兰黛尔,你刚才提到「死而复生」?”

“…抱歉,主教大人,是我失言了。”

早该想到的,主教大人对「死而复生」这种称谓是何等忌惮。那是他穷尽过往的人生都没能达到的禁忌技术,对于主教这种人而言,或许也是少有能令其感到挫败的事情之一---

而且,从战术的角度考虑,自己的发言也是错误的。即使没有「黑渊白花」的主人这个身份,也很容易就该判断出,空中那支遮天蔽日的军队与生者之间的真正区别。那当然不是什么死而复活,而是被某个统一意志支配的行骸、组成的战争兵器罢了。

尽管,后者某种意义上比前者要可怕的多。

“呵,大战当前,不必拘泥于这种事情。”主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自信,并没有任何不悦,或者也是源于某种「眼前这个人,没有资格令自己动怒」的傲慢。“去吧,扫除垃圾,我在实验场为你准备了最好的支援。接下来便是你的舞台了,这是神将溅血的时刻,圣枪也将为此而闪耀。你只需要---”

……

……

……

“主教大人?”

全息通讯的终端并未再传来任何回复。

倒不如说,屏幕画面上那名被称为「主教」的男子早已被定格了,嘴边那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经典款式笑容,现在看来是如此僵硬。

通讯故障。幽兰黛尔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却没有意识到更大的变故正在发生---脚下的甲板倾斜一瞬间超过了50度,身体的本能抢在头脑应激反应前做出行动,骑枪钉入甲板,未雨绸缪的阻止了下坠的发生,所幸这个毁灭性的颠簸在数秒后就结束了。对于悬浮在高空中的天命主舰而言,这样的故障多延长哪怕一秒都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不幸的是,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辉煌盟约号,在这场战争开幕以来,第一次,动了起来。

包括奥托在内的所有人,在发现侵蚀律者夺取了崩坏兽群残骸的控制权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来自上个文明纪元的恶魔,同时也夺取了另一些东西。

一些非常,非常可怕的东西。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