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贼心不死,只是慢慢凋零。

百合即是正义,咕!

接稿。有意向小窗私聊。


或许,回坑的时候,终于要到了。




















备注¹:这一次是真的

备注²:当肝度超出预期——特别时影响到我掰胶——和其他吃喝玩乐的时候——备注¹无效

哪路大神帮忙想想名字?


同人二设,崩坏学园2伊瑟琳和妮娜的女儿…该起什么名字好呢?


突然想起那篇一直被鸽到现在的樱莲婚礼文。


太不爽了。


不过,或许该由我亲自动手写完它。


...


我懒得搬了。


要看去贴吧看吧。


另一个文会发lofter。


在?爷又要婊新剧情辣。


别经给爷整些半身不遂的黑深残嗷,黑深残也不是只有人体实验一种,整天人体实验没完了还,天命搞完逆熵搞,逆熵搞完逐火之蛾搞…就光知道人体实验了是不?731部队干嘛的知道吧?


不符合核心价值观警告.jpg


劳资一拳一个颜值怪,一脚一个媚宅警。

整天嘲讽别人喜欢的角色是看脸,轮到自己的时候舔颜舔的比谁都欢。说白了,迎合的用户群体里没恁辣就是媚宅,这逻辑可真牛逼嗷,合着除了恁以外人均死肥宅?反正一时想不清该黑什么地方,就直接扣个媚宅帽子,百试百灵嗷。

牛逼,真的牛逼。

攒了很多。


抽空发一下…


替一个朋友写的东西…卡莲vs符华。

因为她那个最终版本删了很多我原汁原味的恶趣味…所以就自己存了一下,看个乐子就好


---分割线---


“说起来,”卡莲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德丽莎,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是什…呜哇!”


话音未落,重达三百公斤的十字状铁块就扔到了德丽莎面前,好歹是伸手接住,把犹大扛到肩上。


“这不是很不错嘛。”卡莲朝着德丽莎笑了笑,随后点了点头,“剩下就交给你了。”


前方不远处,被火焰能力反噬所伤的空之律者,终于重新飞入半空,恼怒的朝这一边扑来。塞西莉亚持枪与其战成一团,而挥舞橙红色大剑的齐格飞则从侧面扑了上去,攻其死角,双方斗的难分胜负。


“去帮你的伙伴们吧。”卡莲转身,背对着德丽莎,


“那名律者真正的实力,应当在我们几个任何一人之上,甚至不逊于我们联手。但要抵达那种程度,她现在学会的东西还太少。要打倒她,凭你们的默契,是可以做到的。”


“卡莲!你要去哪里?”德丽莎朝着卡莲的背影喊道。


卡莲没有回头,但伸手按住了犹大的顶部,用力压了下去,十字架基座随即钉入了虚拟的地表。一束电光随即从展开的机扩中射出,命中了遥远半空中的「某物」---


明明那里什么都不存在的。


但螺旋之枪经过的轨迹上,却留下了一分为二的苍红色羽毛,从羽根剖为两半,蜷取成两瓣对立的火花。


而赤鸢的仙人,也是在这一刻现身的。白发赤瞳的身影悬浮在虚无的穹空之下,流云火焰在她的掌心盘旋呼啸,宛如涅槃复生的凤凰。


“羽,羽渡尘!?第八神之键怎么会…”


“是设计者的把戏吧。”卡莲的声音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平静,


“你去帮你的朋友们,我来对付她。这里的系统,恐怕是在解析了羽渡尘能力的基础上建立的…如果说这是个游戏,那么她就是这里的守关Boss,不打倒她,那么各种敌对单位永远不会被消灭殆尽。羽渡尘,可以在意识中一次次复活她们…这里是意识的世界,真即是假,假即是真,意识,才是真实。”


“消灭了西琳,你堂堂正正的逃离这个鬼地方就可以了。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会为你争取这个机会的。”


“…明白了,”德丽莎收起了犹大,朝着由西琳,齐格飞,塞西莉亚三人组成的战团跑去,一边大喊道,“分秒必争,我不会说「担心你」之类的话的!但一定要坚持到我们回来啊!”


“…呵。”


“喂,仙人,我现在,已经找到应该守护的东西了喔。”卡莲走到赤鸢仙人的脚下,大声喊道,“如何?愿意再赐教我一次了吗?”


被苍红色笼罩的符华,只是冷冷的盯着卡莲,并不说一句话。


“现在反而你不是真的那个了。”卡莲被盯的似乎有些苦恼,“这样的话,和现在的你决斗就没有意义了啊…”


然后卡莲感到一阵剧痛突然便自下而上,如钻头般撞进了下巴。


人生重来般的天旋地转。


在卡莲感到遗憾的零点几秒内,「符华」已经以瞬移般惊人的速度近了卡莲的身,一记升龙脚把卡莲踢上了天。


卡莲忽略了一件事,即使面前的程序没有符华本人的意识,却有着与本尊不相伯仲的恐怖实力。


而在意识的领域内,符华的实力永远盘踞于巅峰时期。


这意味着无敌。


这意味着…无解。


“嘎腰柴坠马(这样才对啊)!”


被踹入半空的卡莲突然高兴的笑了起来,她一甩头,把被踹到脱臼的下巴重新甩回了原位,“五百年前没能全力以赴的遗憾,终于能够弥补了!”


卡莲的手中握着一颗白红发丝相间的脑袋。在被踢入半空前,卡莲以惊人的力量抓住了符华的头颅,于是当她滞留半空的短暂片刻,符华整个人就像拔萝卜一样被拽了起来。


轰然坠落的那一刻,卡莲把符华的脑袋猛然拍向虚空般的地表。而符华立即报以一记势同惊雷的侧踹,两人相互退开,卡莲的双手中多了妖精之弓,而符华使出了八极拳的架势。两人暴涨的气在瞬间膨胀成一个饱和的圆,圆在对冲开始的那一瞬破灭,脚步向着碰撞的那一点迫近,枪斗术和崩山寸劲朝着彼此挥出致命的乱舞风华。


(德丽莎那边咋打的,随便添几句赢了就行)


“呼…还是不行吗…”


卡莲抓住被扭断的左臂,咬牙坚持着,举起妖精之弓,准星中出现了天空尽头那只姿态越发庞大的火凤凰。


贯彻森罗万象奥秘的一发,准确的没入了火红色的身躯,然而石沉大海,寂静无声。火鸟笼罩下的符华,依然是面无表情。


或许两把妖精之弓枪械同时射击的话,会奏效一些吧,假如另一把没有被仙人一掌握碎的话。想想果然还是不可能。但是,能让「最强」,不带任何修饰语的,人类之中的「最强」,面对自己的时候,用出这样的绝学…


或许也是一种幸福吧。


这一招叫什么来着?太虚剑神?


焚烧数据空间的火鸟俯冲过来。


它是这里最强的杀毒程序。


卡莲站起身来,顽强的直面结果,直视符华的眼神、剑意和烈火。


就这样结束了么?


明明已经…找到要守护的…东西了。


一阵熟悉的馨香令卡莲打了个激灵。


她惊讶的转头,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思念的那人正在擦肩而过。


但是,有什么东西确实从空中飘落了。


火鸟几乎已经扑到眼前,高温已经可以烧焦额前的头发。卡莲却像是忘了还有这回事似的,颤抖着捧起那手掌中的微小之物。


那是一枚樱花。


火鸟从卡莲身旁擦肩而过,径直撞入了这个虚拟空间的边界,引发了巨大的爆炸。但卡莲依然浑然不觉,只是兀自盯着那枚樱花。


这是从思念里借来的一丝力量。


尽管是借来的,但无论是在意识,还是在从悠久的过去就已经发源的现实---


都是无可否认的货真价实。


你知道吗?樱花,并不是为了那些观赏她的人才盛开的。


五百年来,樱花一直遵守着关于思念的约定,一如既往---


空间开始崩裂了。裂痕凭空被熔铁般的光泽填满,苍白的地板砖逐渐开裂,坠入漆黑无垠的深渊。虽然一直和卡莲在缠斗,但虚拟的赤鸢仙并没有忘记其他「病毒单位」的存在,太虚剑诀的奥义直接攻击了空间本身,令其强制格式化,这样更直接,更省力,任何想逃走的小白鼠都无法幸存了。


但是德丽莎却并没有因此被消灭。


在坠落的过程中,她忽然身体一轻,身下被什么东西托住了。


其他几人也是一样。


樱花。樱花海。密集到足以承载所有回忆,承载一切,被思念的风吹至一处的…樱花海!


“樱,你看到了么。”卡莲轻声说,“是樱花,是八重村的樱花啊!”


卡莲的白发忽然从发稍染至樱红!两抹蓬松的狐耳从发根处生长,樱花里生出了锋利无匹的枝杈,另一种犹大(Another Judas),来自樱花的誓约,犹大誓约·灵刀形态!


她的手里已然没有武器,于是卡莲依旧保持着坠落的姿态飞了起来,倒悬着踢向巨大的火鸟,枪斗术本就是即使没有火力,凭借体术踢击依然可以击杀敌人的武艺。樱花和灵刀追随着她的轨迹,火焰的羽翼从中间破开了巨大的空洞,卡莲一直踢着符华,把她从火鸟中踹了出来,在樱海的簇拥下,把昔日的仙人踹向更高的天空。


“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啊…”最后一刻,卡莲才知道,原来这个符华是有意识的。


“嗯。”卡莲说,“这就是败北的感觉。”


“败北吗?”仙人竟然笑了,“似乎感觉也不错。”


于是符华的模拟外观就这样被一点点踹成了碎片。


(剩下的你自己结吧我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