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番外篇·万有引力

本文的作者是 @米浆 sama喔。

在此表示感谢。
纯白色的魔女之王与试图救赎她的武士少女即将分出最后的胜负,从灵魂上,也从肉体上。
丸子:“到我大显身手的时候辣。”
■■■■■■■■■■
啊,以上都是废话。
今天带来的是米浆桑创作的番外篇,【万有引力】。可可利亚与大姨妈之间不为人知的对峙,对后文剧情发展也将产生无法预料的影响。

  尽管邮件里的坐标并不难找,德丽莎依然花费了不少时间在楼层的定位上。一方面处于对被偷袭的警惕,一方面…这个废弃大楼的地形确实对于久不跑腿的学院长来说是有一定难度。至于哪一方面重要呢?不好回答。
  为什么要在开战前夕去回应这封躺了几个月的邮件呢?
  这要看发件人,和除了一串坐标的附件,邮件本体被二次加密的内容。

  毕竟这位发件人还是很有排面的。
  如果她愿意,她能够在大西洋和天命拉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礼炮,不,人类内战吧,这样更确切一点。不得不说,身为肉体凡胎,德丽莎是很敬佩这个人的,哪怕讨厌她的理由可以写一本字典厚。
  身为这个世界上最具权势的女人,没有之一的,她全凭自己狐狸般的灵巧和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四六开。德丽莎绝不怀疑这个女人的能力与强大,就像她绝不怀疑这个女人不能相信。
  因为她是可可利亚,外表有多鲜美,内心就有多毒辣的蜘蛛。
 
  绕过最后一块破败的墙垣,可可利亚的身影已经清晰可见了。德丽莎不明白可可利亚挑如此破败的谈话地点的原因在哪。用这个被天命轰炸过的废墟城市证明天命的罪恶?找个隐蔽的地方以防止被发现?
  而可可利亚还是背着德丽莎。在大楼被炸开的一角,朝着黄昏的方向,她的流金般的发丝在橙黄的映衬更耀眼,而身上的着装依然是标准的俄国军装,除了为适应此处的高气温作出的短袖短裙的改动。
 
  “很漂亮吧。我特意挑选的呢,阿波卡利斯女士。”
  故意用姓氏的称呼让德丽莎不自在的皱眉。
  “啊,现在这么叫不太好。”可可利亚语调一转的同时转身,“毕竟,都要和自己的爷爷彻底决裂了不是吗?”
 
  德丽莎感觉自己的怒气槽已经开始蓄力了,可可利亚真的能完美的找到自己的痛处。“如果你喜欢讨论这个话题,我觉得一封邮件就够了。”
  “消消气我们的大学院长,说正事之前开胃小菜调节情绪是很必要的。”
  给能够有效谈崩的人物排个人物榜,如果可可利亚没有位居前十,德丽莎一定要投诉排榜不科学的。
  “那么,你想谈什么?”德丽莎率先询问。
 
  “这要问你要什么。”可可利亚自顾自地在不足十米的边缘踱步,“支援你已经找了爱因斯坦了,月光王座也送了,反叛的大旗在圣芙蕾雅上招摇了。”
  德丽莎握紧了手上的长矛,眉头紧皱,收敛笑容,备战的姿态不能再明显。
  “那么你有这个觉悟吗,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这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德丽莎想要找回谈话的主导权。
  “我用逆熵生物芯片的内容换一场谈话我觉得不过分。”只可惜对方并没有这个意愿。
  “救你女儿难道不是你的本分吗?”
  取而代之德丽莎想象的沉默,可可利亚保持扑克脸的笑容,“两者有什么关系呢?”
 
  这次则是德丽莎的沉默,能让人陷进去的蓝色眼睛里不知道藏着什么想法,但是,那些小动作在可可利亚面前藏不了的。
  “好吧,我听你说。”德丽莎主动放弃了谈话的主导权,她不喜欢玩这种费心的游戏,与其在下风争夺主权,不如放开纠结,起码不能被牵着鼻子跑。
  可可利亚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她继续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没人会的。但我这次是来帮忙的,德丽莎。”
 
  “我并不期待在你和奥托的争夺中得到什么,你们两败俱伤才是我希望的结局。我从来不在意人的问题。”
  “我只希望根除崩坏,保护我的家人。”
 
  “而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德丽莎。”
  “我其实比你想的更相似。”
 
  “拒绝。”并不出人意料的回答,“我们没有相似的地方。”
 
  “… 那让我猜猜?你是记恨什么呢,”笑面的毒蜘蛛开始了自己的推断,“是长空市哪一次?还是新加坡哪一次?或者说…因为温蒂。”
  正如最后一个肯定语气,德丽莎的脸色变得更加狠戾。
  “别提她。”
  “温蒂小姐啊,我印象很深刻。她拼命反抗着手术,哪怕我想给她止血都止不住了。”不顾对方的长矛的颤动,宣告着某种战斗的前兆,可可利亚只是讲着自己的话,“我最后妥协了,给了她通讯器与留言机。真的很感人呢,她失血苍白——”
 
  话语被长矛突击破开空气的震动声打断,而可可利亚依然一动不动,哪怕只有眼前这位怒气值超标的S级女武神愿意,她再多的阴谋诡计都只能和自己的尸体一样冰冷无用。
  “你不准再提温蒂!”
 
  而可可利亚眼里的自信任然没有褪色,“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我说,只要你将你的长矛往前5厘米。不要移动,径直往前5厘米。逆熵的指挥权将全权归爱因斯坦所有,你就有了救出你的侄女的所有资本。”
  “怎么样,不错的条件吧。”可可利亚满意的在猎物的脸色看的神情的变动,微笑不曾间断。
 
  “开什么玩笑呢——”
  “下手啊,德丽莎•阿波卡利斯。你明白,以你自己的力量加上爱因斯坦,对抗整个天命无异于以卵击石。”
  “幽兰黛尔一个人的战力你也清楚,你根本没有实力击败她。更别说你最多能调用,包括你的学生在内都不足一万,对上天命总部十万女武神部队与天命总部数不尽的机甲群,全歼你们和杀死虫子能有什么区别。加上爱因斯坦那些战力也没用的,最好别望那些泰坦能帮你什么*。别说反抗天命了——你连开战的资本都没有。”
  “综上——杀死我是你最好的选择,全美洲的战力才能有和奥托平等谈判的资格。”
 
  可可利亚的笑容在德丽莎眼里渐渐扭曲,像是某种来自深渊的嘲笑般让人渐渐失去理智。而可可利亚的表情就没变过,欣赏艺术品般,她在黑与橙黄的混合光照下打量着德丽莎渐渐失控的表情,那双焦急的蓝眼睛都不敢直视自己。
  “你看起来有点紧张,那让我们回到一开始的问题,”她的语气像是讨论今天晚上玩什么游戏一样轻松。
  “你有这个觉悟吗?德丽莎。”
 
  「亲手点燃战火与开战的觉悟——」
  「你做得到吗?」
   
  反手大力一甩,长矛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碰触到。它用事实反应了它的主人的内心。
  开战的号角只是号角,反抗的旗帜终是旗帜。硝烟正浓,而挑起之人却在屏息前行。
 
  “你知道吗德丽莎。人类太有限了,被自身束缚,被自身所创造的东西束缚。”可可利亚再次转过身,没有理会被自己逼到绝路而精神恍惚的那位女武神。安静地凝望天边渐沉的太阳。
  “这并没什么奇怪的。”
  “你看,这个被人塑形的世界是具有引力的。每个人被拉扯着,撕裂着,或痛苦或无奈的被自己创造的深渊吸引。”
  “而你没有挣脱的打算。因此你极其有限,德丽莎,哪怕你比你想的强。”
 
  “为什么不能无序一点呢。”和声音一起传到的还有被扔来的刚可以一手握住的金属瓶。
德丽莎端详着金属瓶,里面蔚蓝的液体并没有用其美丽的颜色迷惑住她。
  “能帮你获得力量的东西,简单说就是这样。”
 
  “为什么——”
  在对方说完前可可利亚再次打断:“类似为什么相信就不必问了,要知道神州有句话话糙理不糙:爱信不信。这也不算什么帮忙,当然你能理解为‘可可利亚的友好援助‘也不差。”
  “你只需要一点点推动,德丽莎。你很快就能看清的…深渊的面目。”
 
  德丽莎深呼吸一口气。
  “不需要去看。”
 
  「而你不得不看到的,德丽莎。」
  「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狰狞。」
 
  “那你呢可可利亚,”德丽莎离开的脚步在跨出两步后停下,“你没有落进这个世界的深渊里,被引力牢牢圈住吗?”
 
  在德丽莎看不到的地方,而在世界能看到的地方。渺小、冷酷、却疯狂的毒蛛笑着回应:
  “知道万有引力吗,德丽莎。”
 
  「终有一日我的网将长大。」
  「终有一日这世界被我所限。」
  「终有一日我将被我的网绞住咽喉。」
 
  「而终有一天——我希望的光景将成为现实。」
  「哪怕那一切建立在废墟之上。」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