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骑士归来之日(x)

不知道算不算樱莲……

毕竟樱的出场只有一句话…

本文只是作者关于【卡莲被符华秒杀的剧情真是太扯了】的怨念产物罢了,所以没啥逻辑可言 …

舞台。剧本。假想之所。

神州人似乎谈不上是好战的种族,不过那位仙人似乎是例外。

镇压离乱之世的不死鸟,将【以战止战】作为信条,凭借一己之力广布信仰,纵横于覆盖烈火的苍天之下。以钢铁般森严冷酷的意志凌驾于焦土遍及的战场、却化身为人形

最初的印象、来自于童年时代的某个午后。

冬日的阳光被百叶窗截成碎片,投在身上的暖意让人昏昏欲睡。教会学堂里的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几天后的万圣节庆典上了,认真听讲的只有奥托,和还在试图认真捉弄奥托的自己。

倒不是说卡莲有多么好学,奥托早就提前把捣蛋用的变装礼服准备好了,所以她不用操心这个。神州仙人仅仅以以一个从东方偷渡来的泥捏雕像的形象出现在课堂上。但是神父刚把雕像拿到讲台上,就引来了一群色胚学生的叫好和口哨声(现在回想一下,记忆里的仙人塑像,和自己亲眼所见的仙人似乎有很大不同,又说不清不一样在哪里

花白胡子的老神父气的直哆嗦,说你们这群小混蛋都记好了,这是东方大陆不开化的土著们的守护神,是我们天命组织推翻神州暴君的独裁统治,解放神州人民乃至整个东方的最大障碍!将来上了战场,在敌人面前如此丢人现眼是何体统!

而卡莲关心的只是那个仙人的衣服能不能让奥托去做一件,万圣节那天穿着去吓唬人……

那时的卡莲还不明白,老师讲的知识一定要牢记,也许那些知识很无聊很奇葩,但是当一个人真的愿意忍受质疑和吐槽把知识传授给你,也许那些知识的确是有道理的,只是,有的很快就能派上用场,有的却要等上很长时间。也许等待很多年,也许等待一辈子。

很多年后的某一天,铁青色的北辰开始上升,如日中天般占据星空的正中央。流星如箭,从天狼座的星野掠过。而西方诸天染为火红之色,占星家们暗中谣传玛尔斯神(Mars)的怒火即将降临到亵渎者的头顶。

总之,战争诸神们在同一时刻投下了旨意与筹码,而所有的旨意与筹码、皆以凡人的血肉为抵押。钦察草原上燃起的狼烟,规模数百年未得一见。

那是神州与天命的国运相赌之战,乱世残酷的生存法则令手握权柄的大人物们也不得不丢弃旧日的荣耀与尊严,再一次像许多年前的祖先一样拿起涂满血腥的武器,依靠最原始的暴力争夺女人、财富、土地与霸权。

而卡莲也是那时,才与真正的仙人狭路相逢,而那次相遇……却将成为一生的噩梦。

不是在那个尸横遍野的战场上悲恸的嚎啕大哭了么,不是发下了誓言么,终有一日要亲手将这场毫无道理的惨剧予以终结?之后自己又做了什么呢?

卡莲,什么都没能做到。

卡莲,什么都没能斩断。

拯救了无辜的人。

却害死了另一些无辜的人。

无论如何也要坚持自己的理想。

因此不惜毁掉他人的理想。

遇到了想要守护的人。

杀掉了想要守护的人。

这颗孩童般的赤子之心,被命运嘲弄着,驱赶着,醒悟之时却一事无成。

…………

………

……

“钥匙(神之键)的使用者,这就是你求得的答案么?真是令人失望。”白发赤瞳的异乡之人就站在自己面前,视线居高而下,火一样的瞳子里焚烧着似曾相识的失望与不屑。

卡莲……”

谁。

“卡莲……”

是谁在喊我?是谁能将呼唤传入这个没有尽头的梦魇?为什么这个呼唤如此熟悉……熟悉的就好像是……

樱!

对那个人的思念是如此真挚,
呼唤从高天的尽头传来,那个声音是光是启示是祝福是瓢泼暴雨中不曾熄灭的火焰是游吟诗人传颂的救赎福音是斩断熵增之数的刀剑,即使心底最漆黑可怖的牢笼也为之撕裂!

【仙人】惊讶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弹指间力量的充盈感开始明显消减,有什么东西正在一点点抵消支配之键的力量。那个蛮子异教徒接住了【太虚之握】志在必得的一击,这是不可想像的事态。异教徒的瞳孔里倒映着火光,发出金刚怒目的吼叫。

神州的守护者啊,被你击败也不是不可以,如果是在那次战争的话、如果是在钦察的那个战场上的话,被你打败,粉碎我没有尽头的无聊理想,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不可以再输了…”

“我已经,有了想保护的人…有了绝对不想输的理由……”

无论输给了谁也好……绝对不能、输给这个残酷的世界 。

“而且,比起回答问题,我其实、更善于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掠过群山呼啸而过的光焰与风、像雷鸣、又像是被困在地狱里的巨龙嘶吼着诅咒世人,也许在这般末日的光景面前、连诸神也会逃亡的吧-----却不能动摇犹大和她的支配者。犹大矗立于战场中央,铁桩钉入地表,介于绞刑架与重剑之间的武器外壳像是一个日冕轮廓的影子投射在大地上。丛生的矛枪与锁链、毫厘之间吞吐的寒光将天空割得支离破碎。封印戒律之力的铁拳抓起处刑之矛,手中倒错的两把枪锋组成否定信仰的逆十字。

不可战胜的对手就在眼前,要抵抗守护者的威严或许连千军万马也不够看。

骑士静默着,却突然微笑,无所凭依,无所畏惧。

怒涛般躁动的光明浪潮突然开始衰竭,暴露出火海中的模糊人形,骑士与人类史最后的半神向彼此发起冲锋,火光在短暂的颓势后再次高涨,争斗的二人身影湮没在幕布之后,火焰席卷了半边天空。

早已经、无需念再出应许的言语,因为誓言早已铭刻在心。

对手是神又如何?即便是耶稣基督,也曾经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她不需要千军万马,她自己就是,千军万马。

(完)

其实是试写版,作为一个故事还缺失必要的情节和剧情进展……会完善的。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