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5.1(未完成)

总之奥托离被捶不远了…

群星在燃烧。

很多年前,某个草原上的放牧人在归家的途中无意目睹了这样的一幕。牧民把这异象当做是神的意旨,于是他兴奋的冲进自家帐篷高呼着他所知晓的神的名字,转而又冲出帐篷向着星空虔诚的俯身跪拜,献上质量最上乘的牛羊,祈求诸神赐予他财富、牲畜与肥沃的土地,祈求自己和亲人能够得到一个幸福的来年。

很多年后,一个叫MEI的科学家观测到了同样的景象,于是洞悉了这个世界最绝望的事实。

星辰燃烧,十万光年之外。

毁灭在被智者们洞悉之前早已开始,整个宇宙被笼罩在庞大的恶意之中,癫狂的低语在群星间回荡。那是名为「崩坏」的战火,它诞生于所有文明存在的世界,将行星表面的繁荣吞噬殆尽,只有残垣断壁是存在最后的证明。在这宇宙中人类的文明并不孤单,所有的文明终将走向同样的终点,即便彼时我们并未能有机会同行。

群星深处潜藏着比诸神还要危险的魔鬼,祂们渴求的一切便是文明的覆灭。敌人就要来了,人类被困在孤岛般的母星上,毫无防备,无处可逃。

然而人类文明的灭绝并不是战争的结局,仅仅是一个过程。崩坏那宏大漫长的远征仍将继续下去,直到星空的庭院永远荒芜,灰烬里埋藏的火种彻底冷寂,万物停止繁衍的尽头。悲哀的是向神发问的资格都不存在,人类在自己的结局面前却仅仅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看客。

“你说的这些谁懂啊。”

符华至今记得那个名叫Kevin的年轻人的笑声,他大笑着,手中赤红色大剑沸腾如日光。

“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我的手里还握着剑柄,战斗,就还没有结束!人类就还没有结束!与其想着如何终结,不如想想怎么痛快淋漓的度过余生的每一天吧!”

可是…当要守护的事物已然失落,守护者们,又将为了什么而挥剑呢?

当战斗的理由已经不复存在,为什么还要继续战斗下去?是因为勇气么?为了证明心底的某种东西么?还是说仅仅是想要昂着高傲的头颅死去的那种倔强?

符华已经忘记了那个人的最后的回答,是听到了忘记了,还是根本就没有答案?

只记得梦境的余烬里,文明的残垣断壁之上,野蛮时代的勇气在文明时代的终焉重现,向着神明挥下的那抹余光。

余光消融在阴影中,符华睁眼,发现自己此刻躺在冰冷的甲板上,静静的望着天空。原本被误认为是燃烧的群星的东西,此刻也暴露了本来面目,不过是从空中失坠的火花,在落地前就完全冷寂碎裂了。

之前那个应该是濒死状态下的特殊体验吧,神州人认为人在即将死去的一刹回忆会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回,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女娲这死宅妹当年信口胡编的垃圾话…无论如何,自己,并没有死去。

“醒来了么?「神州的守护者」啊。”

符华艰难的撑起身体,于是看见白发苍苍的怪物拄枪端坐在废墟之上,全身各处生长出不规则的原生甲胄让她看起来近乎丧失了人形,铠甲之下的面容清澈却眼神苍老。

“…果然还是知道了么。您的情报,是逆熵提供的吧。”这时候依然对敌人使用敬语,只能评价说「果然不愧是符华」了。

和暴走状态的德丽莎正面对抗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对冲刚开始影骑士装甲就被那对轮舞的枪刃彻底压制,药剂有条不紊的从逐渐崩坏的躯壳里压榨出暴力,枪锋切裂魂钢腕甲时有暗金色的火弧溅落,拼组成绞杀生命的转轮。

当耳畔传来子弹出膛的声响时,符华意识到任务已然失败,女武神们为了支援处于下风的自己而选择了火力压制。她们没能认出德丽莎,从天父体内突破时前极东支部领袖就已经几乎丧失原本的姿态了,而这酿成大祸。

奥托希望看到“孙女”被毫发无伤的带到他面前,即使这一轮火力打击没有杀死德丽莎,盛怒的奥托依然会要了在场所有女武神的命,符华甚至没有办法为她们求情。

然后符华发现自己错了,为了杀伤崩坏生物而打造的特制弹药在帝王级的防护甲胄面前效果微乎其微,而那些暴露在铠甲外的部分爆出磷火般的血色,随后极速愈合,长出的却是崩坏兽的苍白色肌肉。「毗湿奴」的自愈能力已经彻底苏醒了,每当这个混血女孩体内属于人类(Kallen)的部分被破坏,属于怪物(Honkai)的部分便会再生并取而代之。

「不灭之刃」的战败已成定局。德丽莎还保留着身为人类的意识,并没有对旧同僚们痛下杀手,但是此刻甚至没有一个女武神能从甲板上爬起来。她们被前极东支部长用圣枪贯穿禁锢或是握住头颅将整个人掷在地上,每个人都是一击重伤,随意的像是小孩子破坏玩具。

五百年前的预判并没有错,如果要和全力以赴的卡莲·卡斯兰娜决一胜负就必须做好被杀的觉悟,而那个人的复制体---此时此刻,或许还更胜后者。立场完全改变了,从完成任务到必须为了活命而战,事实便是如此荒谬。

“我真的小看了你啊。为了执行爷爷的计划,你隐忍了很多年吧?迄今为止的局面,你们也是很辛苦了。”德丽莎的回答算是默认。她低头瞥了一眼右腿的创伤,嘶哑的笑了笑。

那个足够触目惊心的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愈合,推测愈合前的状态,几乎整个小腿的肌肉都被撕裂了。自愈本就是极其可怕的特殊能力,但是要和之前相比的话,却还是太慢。此前这种「自愈」变态到德丽莎甚至能够顶着女武神部队的弹幕挥动犹大之矛,伤口在出现的瞬间就被修复,而现在她居然要依靠休息来缩短恢复时间。

是太虚之握的「杰作」。能够抑制帝王级崩坏兽的自愈能力,在场的所有人之中,也只有符华所持有的这把神之键做的到。与女武神们的混战给了符华进攻的机会,代价是在得手的同时吃下了正面攻来的蛮力重击,随后视线内也因昏厥而陷入绝对的黑暗。

德丽莎之所以没有在击溃不灭之刃后立刻冲出包围圈也是这个原因,除了过载的崩坏能对脑部产生的巨大负担,她现在连行走都难以做到,必须等待神之键造成的创伤自行愈合。

“其实刚才我也睡着啦…梦见塞西莉亚消失在一个永远下着大雪的地方,我去找她,大喊着她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她轻轻的说着,尽管就现在的姿态而言那声音也如低吼一般。然后自嘲的笑。“很多年了,可还是忍不住会想起来。”

“塞西莉亚大人做出了选择。”符华指出,“如果这便是您憎恨奥托主教的原因,而这是为了胜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一点代价都不愿支付,我们连同崩坏对抗的资格都没有。”

“为了胜利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但您不同。”她提醒着,“您自始至终都有选择。”

即使是现在。

“是么?我的爷爷奥托的确经常喜欢说一些「为了实现目标必须付出代价」之类的话,仿佛这样就能以心安理得的姿态对眼前的惨剧视而不见。嘛,这就是所谓合理主义的怪物吧。”德丽莎淡淡的说,随后语调骤然变得凌厉---

“但是你们忘了…所有人都刻意的遗忘了。代价这东西,从来不该由无辜者的鲜血来偿付。塞西莉亚怀着希望死去,而那些被以各种理由牺牲掉的普通人却不是!”

“而一个踏上战场的人,除了战斗,也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你以为我站在这里,是在以奥托的「孙女」身份和你对话的么?我她妈是个叛党啊!”

被锁链裹缠的矛枪吼叫起来,灌注在枪身中的力量昂扬着撕裂大气。符华沉默的盯着矛枪的锋刃停止在自己的面前。并不是德丽莎收手了,而是她拼尽全力都不能让矛枪再前进一步。有橙红色的半透明帷幕升起,阻隔在两人之间。

融融的红光在帷幕表面流淌着,犹如覆盖着熔铁。地面上的铁渣,沙砾乃至刀剑的残体,都无视地心引力的悬浮起来,表面泛起被加热到熔点时的赤红色光泽。魂钢材料打造的矛枪没有熔化,但是被相反的力量扼制着,即使以卡斯兰娜家天赋的暴力也无法挣脱。

符华背手站在原地,在直指眉心的攻势里岿然不动,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这是武道家的修养,而她正是这个时代最后的几位武学宗师。

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无明的否决修正屏障,「影骑士·月轮」所搭载的微型熔炉正在以过载的状态持续运转,崩坏粒子均匀的涂抹在前方的真空中,以同一个频率产生谐振,从而使这件否决一切攻击的力场装甲再现。

机械的嗡鸣声从犹大的内部传出,堕天使光羽般的长矛撕裂疾风发出尖啸,「Longinus Mark ⅩⅢ」,已发射矛数共计六柄,匣中保有矛数为七。矛枪的誓约轰击在屏障上留下冰缝般的裂隙,屏障本身却仍在继续扩张,像一个无限吞噬存在领域的结界,反而把德丽莎轰飞出去。

崩坏粒子的浓度仍在上升中,密集到甚至能触发高压电弧。这件黑科技武器最可怕的实战用途并不是「盾」,而是碾压一切的「战车」,符华开始前进了,屏障的覆盖范围会随着粒子的加速律动而扩展,从而碾过那些不臣服的对手。

德丽莎当然不臣服,嵌在甲板上的长矛拔出时带出耀眼的火星,咬牙切齿地忍受着腿部几乎断裂的痛楚,她再次攻向那个扩张的不破领域。

矛枪闪耀。领域咆哮。

德丽莎…

符华的思绪扩散开来。

「真的要逼我杀了你么?」

其实杀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在战场上。要怀着勇气怀着愤怒怀着恐惧怀着憎恨怀着最大的恶意,卡住喉咙亲眼确认眼底的生机一点点流逝,变成丑陋的不会动弹的空壳。可是必须这么做,战场上你不杀敌人,要守护的人就会死去。要一直这么做下去,直到习惯了这件事,软弱的内心变成铁石心肠。

这才是守护的本质,没有荣耀没有正义没有田园牧歌式的浪漫可言,仅仅是要把与守护之物对立的一切尽数毁灭。

在眼角的余光里她能看见几个身影仍在行动,不愧是总部的女武神,在重伤的状态下仍然能做到冷静的高效思考,对事态做出反应。她们正在爬向各自的武器。在她们看来这是长官拼尽全力争取的机会吧?

所有的武器准星里出现了同一个身影,瞄准了德丽莎仍然不曾愈合的右腿。即使是再强的作战能力,腿部肌肉完全撕裂的情况下也就没法逃离了吧?那么她们距离打倒那个怪物只差一根手指的距离,一根能扣动扳机的手指的距离!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切都变得太过容易了…」

「容易到下命令的人并不需要亲临战场,呼吸硝烟和死亡,容易到杀人只要一颗子弹的低廉代价…当所有的牺牲被简化成了一连串滚动的数据,掌权的人却在台上谈论着胜利,荣耀,和历史进程…真是扯淡。」

「而自己却在与导致这种局面的人订立盟约,维护这个世界所谓的秩序…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当初的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可是没得选…已经付出了太大的代价,必须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唯有如此才能证明那些牺牲没有白费…」

「卡斯兰娜,有时候真是羡慕你们这群笨蛋啊,总是能无所畏惧的活着,即使背负沉重的宿命还能那样无所畏惧的活着…」

“真是…小看人啊,你们这些家伙!”

扳机扣动了,期待中的弹道轨迹却并出现。扳机被扣响时触发的响动也被更加高亢的旋律覆盖,是犹大誓约,十字型武器匣内部的空腔与圣枪引发了不可思议的共鸣,仿佛圣堂深处的数百架管风琴被一齐奏响,轰鸣着恢宏雄壮如圣咏般的宗教音乐。为了抹杀神明打造的绞刑架矗立于大地之上,如同世界树根须般的链条从十字架底座疯狂的生长,被铁链封锁在御座上的君主低语着来自太古的戒律,而那戒律意为「缄默」!

崩坏绝对无效化的「缄默」!以崩坏能作为动力来源的枪械停止了运作,就连影骑士内部的微型动力炉也受到了影响,没有足够的崩坏能粒子用于补充修正结界,护盾本身也开始出现瓦解的迹象。

德丽莎伸手笔直的指向天空,兀然握拳,像要将戒律与审判的权柄尽数掌握在手中!苍穹因锁链的交错割据而支离破碎,背后的审判天使无言的伸张钢铁羽翼,六柄伪典的朗基努斯枪一次性出鞘,「Longinus Mark ⅩⅢ」,已发射矛数共计十二柄,匣中保有矛数为一!

散发着无穷光热的力场护盾,终于在犹大的轰击下彻底粉碎。德丽莎随手从身后的犹大拔出了最后一柄矛枪,转身猎鹰般跃起,空中掠过风雷呼啸的弧线,暗金色枪刃淬炼着落日般的锋芒。

「真是讽刺啊。」

「现代战争的尽头,厮杀却恢复成最古老的模样,像极了一个荒诞的寓言。如果人类永远也学不会宽容和善良的话,这便是文明最后的光景吧。先辈的遗产终将被抛弃,留给后人的也只有似曾相识的刀剑相向。」

“但是…还没有结束。”

火光爬上青金石般的瞳孔,在那里留下一片赤红。

其实我们都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么?既然我们要守护的事物是如此的…难以共存,除了开战还有什么办法呢?

即使我们曾经是朋友,即使我们都曾对这世界怀着憧憬和希望…

Lord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啊,稍稍忠告一下罢。

这道防线最后的底牌并不是影骑士,不是不灭之刃,更不是丽塔洛丝薇瑟。而是…

…我.自.己。

冲天的火光在第三空港燃起,而后一切都归于死寂。

一枚赤红的羽毛飘落,余烬散落在历史的洪流里,不知所终。

(本章未写完+待续)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