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逐火/盐巴樱x怪盗莲

樱莲au。

莫名其妙的睡前沙雕思路写成的文章,没写完(逃)

■■■

对于古镇的居民来说,今夜一如既往的安定。这全是拜那位暂居在破败神社里的流浪武士八重樱所赐。

在她那精湛武艺的庇护下,镇子在这纷争渐起的时世,却能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祥和,甚至连热热闹闹的夜市都能照常进行,却不必担心贼人们对财富的觊觎。而武士向镇民们索取的却只是暂住权而已,这实在是再划算不过的事情。

于是在这种安定的错觉下,镇民们并没有意识到异变正在悄然发生,游离于日常之外的奇妙事件正在上演,屋檐下是繁华街巷与声色犬马,而屋檐之上一轮孤月高挂,以及两道在月下追逐的身影。

远方的清风敲动了古寺里的大钟,被惊飞的眠鸦向着云层啸叫,声音却消融在尘世的平安喜乐里。那些影子被月光投射到墙廊上拉扯成怪异的形状,回马灯一样奔走,像是妖魔们去赶赴一场即将开场的好戏。

而此言不虚。

“真是穷追不舍呢武士大人。”被裹在一袭黑袍内的白发女孩从屋顶跃起,嘴角勾出一抹娇笑,覆于其面孔之上的假面彰示了其怪盗身份。“我只是一般通过此地的普通怪盗哦?这样对我挽留,盛情实在难以消受啊。”

“是吗,既然如此不如留步一叙吧,这样白白放远道而来的客人离开,可不符合这镇子热情好客的招待之道哦。”身后穷追不舍的追踪者,镇民们的守护者·八重樱,微笑着答道。

“阁下在本镇可是逗留多日了,在下寻找您的踪迹不力,让您受了怠慢,若是继续招待不周的话,可是让我们这些没能尽地主之谊的人为难呐。”说着这样的话,被血红色盔甲覆盖的手指却已经触及腰间的剑柄,脚下进一步加速,欺身逼近怪盗。
(翻译:老娘找你可是找了好久了,你个扑街!)

怪盗已经站在了屋檐的边缘,身后再无退路。犯了常识性错误的八重樱于是便目睹了接下来的一幕。怪盗微微躬身致意,而后仰面坠落。本能伸手去救人的八重樱却被一柄雕琢精致的西洋枪械抵住了。

那个怪盗依旧在坠落,但是速度惊人的缓慢,身披的黑袍被撕裂,立于怪盗身后的是展开双翼的骨骸十字,被冠以瞳孔修长的鸦之假面。磷火般的气体从鸦羽十字尾部释放,从而对抗着地心引力和牛顿学说。

“呐,武士大人的善心和好意令我受宠若惊。不过,招待客人还是心急了些。那么,”怪盗抓住了鸦羽十字的左翼,愉♀快友善的笑着“就把这当成我们邂逅的见面礼吧。”

她带着不可捉摸的笑容扣动了扳机,枪管内幽兰色火焰如紫鸢花般盛放!

一道火色的痕迹打断了弹丸前进的轨道,樱的爱刀「赤染樱」早在枪弹出膛之前便抢先拔出,没有铠甲保护的左臂袍袖也是为此设计,当太刀挥动时云片般的大袖会抹去刀轨运行的一切痕迹,而斩击依旧如同射穿云层的霞光般无可回避。

弹丸被刨为两半,断面流淌着熔岩般的光泽。而后更多的射击袭来,怪盗凭借鸦羽十字的力量环游在夜空之下,不断变换自身位置的同时依旧制造出让人眼花缭乱的弹幕。

但是更令人惊叹的是八重樱。被包裹在枪林弹雨之下的那个苍红的身影居然还能突进,除了赤染樱之外,被盔甲笼罩的左手反握住一柄胁差,交错的快刀挥砍在空中劈出,将弹幕搅碎时迸发的火星擦亮了夜空。

暴力的齿轮一次又一次咬合,快到没有一丝间隙的对攻就像一场刀锋上的舞蹈,而起舞的人彼此都执拗着不愿服输。

现在回想,那个怪盗应该是西洋人吧,西洋人总是用那种傲慢而自信的口吻讲话,从他们用战舰和火炮打碎这个国家的闭关锁国时就没变过。这是身经百战的武者的觉悟,即使下一秒就会死去这一秒依然能冷静的思考着反击的战术。

怪盗的枪械倒不算什么,西洋人总是使用着那样投机取巧的武器。而那个能让怪盗在空中滑翔甚至短暂飞行的道具就比较棘手了…但是换言之,这才是当下最需要优先解决的目标。

一次绵长悠远的呼吸,沛然勃兴的力量在肌肉里短暂的积蓄,而后爆发,被樱花风暴席卷而起的熔岩之龙冲向夜空下盘旋的鸦羽十字。

巨大的火花闪现,玩过了头的怪盗终于出现纰漏,两人身影擦肩而过时十字形机械留下了巨大的创口,怪盗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这件还没玩到尽兴的道具,毫不犹豫的滚落到屋檐上,于是追逐再开,赤红色的霞光与幽兰色的飞蝶围绕彼此起舞。

只是这一次双方都手持兵器兴致正浓。怪盗的战斗技巧出乎意料的令八重樱大开眼界,竟然凭借着两柄火器,和那种能与火器进攻方式融为一体的奇怪格斗术与自己战的不相上下。但是该结束了,赤红色的熔火之华在刀刃上流淌,而后诚心正意的一刀斩下---

却什么也没斩中。

空中飘下被粉碎的紫鸢花,砸在瓦片上留下幻灭的美感,而怪盗的身形却消失不见。

“再见啦亲爱的小姐,这份盛情实在令我感动,但是现在不如让我独处片刻,好好体验下这座城市的待客之道吧。

毕竟感情这种事情,有时的片刻疏离,胜过一贯的穷追不舍哦。嘛,为了保证小姐能够记得今夜月下你我之间发♀生的事情,还请允我拿走小姐的一样东西,希望您不要怪♀罪哦。”

银铃般的笑声渐渐隐去。

拿走一样东西?

樱疑惑的摇了摇头,然后感觉到身后大片大片的柔软滑落,于是她意识到怪盗拿走了什么,同时也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太奇怪了。

今夜发生的追逐战。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简直是…即使把那女人本身存在的疑点刻意撇开不谈,也被违和感所充斥---那份与自己多年以来的战斗经验相违背的,「违和感」。

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贼人。

如果说是为了窃取财物,那么隐匿行踪,谨慎行事,无疑是最经济或者「正常」的选择。但是,在自己察觉到异邦人的到来之前,便有人将「怪盗将来夺取不义之财」的说法传得沸沸扬扬。街边的小童,做生意的行商,聚饮的富豪---所有人都在议论这同一件事情。像是怪谈。像是奇闻。于是当怪盗真的降临时反而浑然不觉。

拥有那样本领的怪盗,如果不是她主动泄露行踪,又有几人能够觉察?虽然也不能排除此人对自己的身手有着绝大的自信---事实证明她也有着这样的自信。

算是某种挑衅,或者,挑战么?

但是,但是,要说这家伙真的给这镇子带来什么损失的话---

也仅仅是,自己的发簪而已。

她的动机又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看自己出洋相的样子吗?

这个念头让她好气又好笑。

一个时辰后。

八重樱完成了对于镇子的快速搜查,没有再找到怪盗的踪迹,拖着疲惫的身子前往镇子东面樱花树下的拉面摊。夜已深,寻欢作乐的人们也都散去,现在只有这里,还有可能宽慰一下自己饥饿辛苦的肠胃了。

然后她就看见怪盗正坐在摊前大口大口的吃着拉面,豚骨酱油拉面,八重樱的最爱。

这么说其实还不够准确。是她先发现自己的。

怪盗放下面碗,开心的挥了挥手,“哟!武士大人也来吃饭吗!果然不盘发的话,武士大人这样子才是真的风情万种啊!啊啊,我对东洋美人的研究,还是很有自信的。”

前半句的问候,和后半句性骚扰一样的发言奇怪而和谐的结合在了一起。

八重樱气不打一处来,妈的还真是为了这种原因来和自己打架的吗!?虽然这人实力好强但是感觉好幼稚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是说过了吗。”怪盗放下面碗,把它和另外二十三个碗堆在了一起,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既然武士大人之前那么想要挽留我,我啊,当然愿意亲眼见证这个城市的一切哦。武士大人愿意来做我的导游吗?”

没写完xd

评论(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