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谁来给我捉一下虫啊…TAT

符华转身走向天父的残骸。此刻的天父已经彻底报废了,失去四肢的机体插在废墟的中央,像是某种畸形的胎儿,或者发射失败的火箭舱。

丽塔的话,虽然让她反感,但是也有道理---如何处理德丽莎,的确是个难题。

符华不想和昔日的友人为敌---耳边仿佛传来某人低低的冷笑。“为敌”?这种事情早就成为事实了吧?谁让她蠢到身为监视者却对监视对象们抱有好感?

和无量塔姬子的战斗符华是赢了,但也永远的输掉了某些东西,毫无挽回余地的那种。

但是没办法,这是符华选择的道路。为了守护必须守住的东西她能够牺牲一切,必要的和不必要的。这是在与极东支部的朋友们举杯畅饮通宵畅谈在游戏机前没心没肺玩闹之前,在与奥托达成盟约为他铲除异己双手沾满血污之前,在钦察的战场上与天命决战之前,在时光回溯数万年目睹「那一幕」发生之前…

符华的命运,早在那时便被决定了。之后的漫长人生里没有叛逆没有反抗没有困惑,她的选项只剩服从。

符华走到天父身前,仰视这失去头颅的残骸。

“德丽莎学园长。不要再动武了。我以性命担保,绝不会对您出手。”

“是爷爷的「特殊关照」吗?我不是什么学园长。至少对我的学生而言,我是她们的朋友,但你甚至算不上我的学生。”从铁壳子里传出的声音低哑,却异常的平静。平静到根本不像那个呆萌的小矮个学园长。

“从一开始你就是抱着目的接近我们,不是吗?符华?不过,加入圣芙蕾雅是爷爷的命令吧?这倒是很符合他做事的风格。”

“我的所做所为这样令您气愤啊。这也是很正常的,因为我的确辜负了大家。我从心底一直把您看做师长,圣芙蕾雅的各位也永远是我的朋友。但是。我们不该为敌。”符华尽量令自己的语气显得诚恳,“我们唯一的敌人只该有一个,那就是崩坏。”

“琪亚娜是崩坏么?”

“您知道那个女孩的身份。K423是消灭崩坏的道路上所必须的实验品,她的牺牲将是伟大而崇高的,我们会纪念她的贡献,就像纪念那些为了对抗崩坏而做出贡献的先代女武神们一样。”

“所以说她是小白鼠么?一只被人纪念的小白鼠。科学家们做实验时会杀死无数小白鼠,但是没有人会记住其中一个的名字,人们会把荣耀归于做实验的人。这是琪亚娜的殊荣吧?”

符华能感觉到那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她顿了顿,说完了接下来的话。

“您记挂着和您一起生活过的实验品,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人看待,符华钦佩您的善良。

但是我们的战争是残酷的。即使是在我们谈话的此刻,前线上依然有不计其数的女武神因为对抗崩坏而死去,即使是远离前线的安全隔离区,也经常有平民会因为感染了崩坏瘟疫而死去,有的人到死时还在相信天命一定能拯救他们!

天命的使命是守护人民,守护这个世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们从来都再所不惜!加入这个组织的每一个人,都抱有为了战胜崩坏献出生命的觉悟!”

“没错,k423是无辜的,但是女武神们有罪么?那些被崩坏折磨至死的人民有罪么!?”

死寂。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