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八重樱の奇妙假期#1(全面战争番外)

延续全面战争的世界观。内战结束一年之后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一篇。

关于2.5cg血猎卡莲的脑洞。

be预警。

#####

“咕呜…”

绯玉丸面对着眼前的食物吞了一下口水。与其认为那是「食欲」,倒不如说是「倒吸一口凉气」的感觉。嵌在馅饼里的鱼儿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她,一副死不瞑目的姿态。

“大姐…”感受到绯玉丸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樱叹了一口气,“做好了的饭菜饱含着厨师的心血,不能浪费粮食。再者,我提醒过仰望星空派不是什么好菜…是你一定要尝新鲜的。”

“呜,谁知道居然是这个样子啊!卡莲大姐真的是从小吃这种东西长大的吗!?她怎么忍受的了的啊…”

鬼知道。当初卡莲和自己提起这道菜时也是一脸苦笑的表情。而且貌似是为了称赞自己做的大饭团有多么可口,特意把这个派当成了某种反面典型的样子…

但是绯玉丸还是嚷着要吃这个,应该说果然是小孩子吗,不亲手捅一次马蜂窝是绝对不会罢手的脾性,不让她吃还嘟着嘴一脸不满。

明明同样是律者,既有西琳那样视人命如草芥,观念早已偏离常识的家伙,居然也有像绯玉丸这样勉强抱有常识,倒是动不动就耍小孩脾气的…律者和律者的差异真大。

“那么。”绯玉丸想起了什么似的,“不如先把其他可口的食物吃掉吧。这样貌似也能赢的样子。要论胃口的话,我可是不输卡莲大姐的喔…”

“那你可要努力了,卡莲的话,大概能吃掉你面前两倍的饭菜吧。倒是小丸别勉强自己哦,虽然我有带胃药,但是肚子痛起来还是了不得呢。”

樱瞅了一眼摆满餐桌的饭菜,其中一大部分都是油豆腐主题的美食,100%按某小狐狸的口味打造,偶尔有几道和风食物和其他异域风情的美食。

这家吼姆餐厅,正在以「暴食王竞赛」作为噱头。点下菜品,进行称重,并将其全部吃干净,第一名便可以得到免费享受本次美餐的待遇---
八重樱觉得这种营销策略是歪门邪道。在巫女看来,好好经营的神社当然能得到诚信正意的供奉,而那些快要倒闭的小神社才会编造作祟的幺蛾子来糊弄人。

“什么…那这场暴食竞赛我们不是输定了吗!”

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方法还是吸引了一部分顾客的,比如某只从一开始就嚷着要进来吃东西的小狐狸…

“噗,”樱最后还是笑了,“输了就付钱咯。由我付账便可,之前偶尔来人世也托朋友之手攒了些积蓄。好不容易来现世一次,小丸,你就按自己所想玩个痛快吧。”

“喔喔喔!果然还是大姐最好!最喜欢大姐啦!”

啊啊,开头忘了说明,现在正是八重樱和她的律者跟班绯玉丸在现世度假游玩的Funny Time。两人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沧海市。

如今,已经是那场惊天动地的「内战」结束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那场战斗最后发生的事情,八重樱倒不是非常清楚。

和幽兰黛尔展开了超乎常理的死斗,并且直接目睹了「那一幕」「冲击性的真相」,八重樱就失去了意识。

之后被绯玉丸回收,沉睡了接近一年的时间才重新苏醒---毕竟创伤自己的是掌握「创生与死」之权能的神之键,黑渊白花,为了打倒崩坏而诞生的终极兵器。吃下那种程度攻击意识没彻底消散就已经是万幸了---嘛,或许也是托自己的意识是和绯玉丸相连的福吧。

本来是担心的大姐的安危,竭力阻止大姐前往战场,嘴上说不要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绯玉丸,在那次战争中意外的大发神威…这也让樱发现了小狐狸某种程度上死傲娇的一面。

而现在,八重樱正在履行当初与绯玉丸的承诺。

虽然当初说好的是会从现世给小小妖狐带好吃的,不知怎的,就被这个顽皮蛋得寸进尺,擅自修改成…「到现世来游玩一番」这种情况。最后耐不住小狐狸打滚撒娇,还是答应了。

其实,自己也有过想出来看看的想法。

巫女在生前并没有离开过生存的小村子「八重村」。小时候偶尔有兜售东西的行脚商经过,从那些含糊不清的故事里了解村外的世界,知道了国度的远方还存在着辉煌明亮的大城,虽然那些繁华和明媚的灯火注定与自己无关,但还是憧憬着。

这份憧憬在后来冒出「带着凛逃离这个村子吧」这种想法时达到最强,又随着凛的死去而彻底熄灭。身为村子保护者的责任压在肩上,于是再也不是小孩子,也不能自由自在的奔跑在麦田上。

直到很多年后遇见卡莲。卡莲所讲述的外界与行脚商所讲述外界又是不同的两种东西,那里更宏大,更瑰丽,更生机勃勃,但也更残酷。

「自己当初有没有冒出,“希望这个人能带自己离开,去看外面的世界”这样的念头呢…」

其实那些经历对于卡莲来说也并不愉快吧。卡莲为了守护人民而选择了对抗曾经的组织,横跨了整个未知的西方大陆,最终来到自己面前。

卡莲认识世界的旅程,其实是也是卡莲逃亡的旅程。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让人快乐。

但是卡莲还是把她所知道的故事都讲给自己听了,搜肠刮肚的捡出其中「美丽」的部分,用很笨拙的方式想让自己开心。但那时的自己正在为祭祀的事情发愁,并没能体会到卡莲的心意。

卡莲不是不喜欢自己,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卡莲总是很笨拙。

「如果自己能早点察觉到的话,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与沉浸在回忆里的巫女不同,绯玉丸倒是在埋头努力,尽心尽力的消灭桌上的美味。小狐狸抬头喝吼姆果汁的时候突然愣了下:“桜姐!快看电视!是幼女的卡莲大姐!”

“…我说过了吧,绯玉丸。那个人叫德丽莎。”八重樱苦笑不得。

是重播的新闻。拄着拐杖的天命大主教德丽莎出现在镜头前,一道骇人的疤痕贯穿了右侧的脸颊,八重樱知道她全身上下都是这样的伤痕,内战时使用的迷之药剂虽然救了德丽莎的性命,却也留下了无法愈合的伤口,即使崩坏兽毗湿奴的自愈细胞也不起作用,而她的右腿肌肉萎缩了,行走必须使用特制的拐杖。

这是天命最后一任大主教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她要宣布来自大主教的谕令。

内容为,天命组织就此解散。

这倒是八重樱预料之中的事情,几天前新闻第一次发布时她也没怎么惊讶。内战结束后,联合国出面宣布终焉律者被击败,人类已经战胜了第四次崩坏。而天命前任主教奥托·阿波卡利斯下落不明。

这便是开端。事件发酵非常迅速,曾经试图掌握人类命运的暴君被推翻了,却留下了巨大的权力。而每个窥视这份力量的人终将出面参与争夺,最坏的结果也许是下一场战争。

人类与人类的战争。

而意欲参战者已经出现了。阿波卡利斯家宣言称,德丽莎早在带领极东支部反叛时就已经被自动剥夺了家主位置,她不是家主,更不可能在前任主教失踪后顺位继承主教之位。阿波卡利斯将会选出新的家主和新的大主教。

德丽莎的抉择八重樱没法评价,天命在奥托带领的五百年里由仅据欧洲一隅之地发展到了垄断世界权力的暴力组织,这种庞大而臃肿的权力只有奥托一人能驾驭,这个组织早就引来了各国政府的猜忌,而他从不曾打算培养自己真正的继任者。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

至于战胜崩坏?

那只是个谎言。

其他人的情况八重樱就不是很清楚了。战争结束后,她与曾经伙伴们的联系全部中断了。

身后忽然传出了惊呼。

八重樱回头,于是看见了真正的暴食王。

那是个穿着黑红色夹克的女孩,她面前摆着数量可怖的食物,几乎是绯玉丸的两倍多。看来今日的暴食之王非她莫属。女孩以优雅却卓有效率的方法进食着,其姿态与其说是食物链顶端的进食者才有的从容不迫,倒不如说是战场上高贵大气的骑士---

像是意识到有人在看自己,女孩回头,朝着八重樱这边的方向笑了笑。赤红色缎带下的十字挂坠叮当作响。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a级通缉要犯希儿·芙乐艾出现在西伯利亚,目击者称,和她一同出现的还有前天命女武神温蒂,逆熵发言人表示…”

电视在叽叽歪歪说什么。八重樱愣住了,在看见那个白发青瞳的女孩后她的脑子里失去了所有的想法---

窗外阳光灿烂,女孩却坐在光所无法企及的狭角,于是脖颈后的标识「a-303」也被隐匿在了阴影里。

盛夏即将终结。

而故事,才刚刚开始。

预告(都不知何时才有后续的故事发什么预告喔!):

那些改变自己一生的日子里,天上总是在下雨。

被敬神的刀刺死的小女孩倒在血泊里。

被绳套绞死的修女吊在半空,失去生命的身体不再颤抖,也不会微笑。

可是人们却在笑。他们为什么要笑?他们为什么围着死者的尸体载歌载舞?就像庆祝某个盛大的节日一样。

曾经咆哮着要实现救赎的人最终还是死了,被那些她要拯救的人杀掉的。人们分食了她们的肉,于是内心变得平安喜乐。

这是对正义的献祭么?

表情,不知何时起已经变得咬牙切齿---

赤染樱的剑柄握在掌中,出鞘时将慈悲心也一起粉碎---

“你们才是恶魔…”

“只有你们…”

“…才是…真正的恶魔!”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