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4.3「崩坏世界の歌姬」

见鬼见鬼见鬼…

这是长光在得知浮空岛屿的支配权被夺走后的第一反应。而现在这艘举世罕见的庞大战舰开始移动了,没人知道它会被开到哪里去。

距离中央电脑被入侵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可是身边的那个金发男人依旧安静的靠在座椅上,并没有什么震惊或者发怒的表示。

此刻唯一还在正常运作的大概只剩下监控系统,电子门被锁死了,他们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的囚徒,除了从笼子的缝隙里去观望外界,什么也做不到。

而笼子外发生了更惊人的事情,数千头死去的崩坏兽被神秘力量唤醒了,与它们本来的主人进行对抗,检测到的崩坏能反应,最高时竟然超过10000hw。

一切仿佛第二次崩坏战争的重演,律者从月空归来,带来要摧毁一切的宣言。而天命连乱入者的是敌是友都无从得知。

虚空万藏在搞什么?这台和中枢系统相连接的超级兵器为什么没有阻止入侵者?辉煌盟约号已经开始移动了,这头机械化的列维坦在空战中几乎没有对手,但是如果有人把它停到某个某个微妙的地点,比如说逆熵总部…那么这个浮空岛屿上的所有人都会成为阶下囚。

“稍安勿躁,长光大师。如果你在担心「舍利子」的事情,相信我,在过去几百年里,它并不是没有过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奥托淡淡的说。

“而它已经吸取了教训。”

长光一惊。她自以为把心思隐藏的很好,但是依旧被这个可怕的男人看穿了。

“要对你的队友们充满信心。疑人不用,而用人不疑。幽兰黛尔想必此刻还在前进中,她一直是个努力的孩子。而我们的神州盟友是值得信赖的,如果都不能让你放心的话。”

奥托挑了挑眉,“我们有着最优秀的女武神部队,逆熵自以为和我们势均力敌,但是我们还没有向他们亮出我们的底牌。如果逆熵连神机部队都对付不了的话,就更不值得担心了。另外…

“「芙蕾雅」已经出动了。”

“…您刚才说什么!?”

“嘛,孩子大了不听话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她现在的一些想法,即使是我也会听了之后吓一跳。”奥托摊了摊手,“与其担心这个,我刚才吩咐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杜兰达尔协议已经激活生效。奥托大人,您现在随时可以进行海马体链接。”

“嗯。那就可以了。现在让我们来欣赏这场歌舞剧吧,高潮就要来临了,演员们的灵魂都完全的投射在角色上。不沉浸其中怎么来表达对演出者的敬意呢?”

“高潮?”

“不然大师以为辉煌盟约号为什么会被移动?那个入侵者并不傻,他正在寻找最佳的打击时机,打中固定靶总比移动靶要容易的。”奥托微笑。

“而且,那个时机马上就要到了!”

#######

呵。这就是「死亡」么。

重剑劈碎大气,疾风扑面而来,割裂脸颊般的刺痛感。凭依在剑身之上,血火与钢铁的凛冽气息蠢动着逼近。无可防御,律者核心能够溶解自身创造的虚数屏障;无可回避,创造亚空的裂隙需要足够的时间,而祂已没有时间。

空之律者在苏醒后几十分钟的短暂人生里,再次感受到了死亡在耳边低语着终结。应该说不愧是同为被崩坏选中的人吗,居然能将自己逼到这份上--

然后。审判之楔横在了吼叫着的巨神和崩坏的女王之间。

扣下扳机。

空间的构成法则被解读,然后篡改,被撕裂,产生了断层。

重剑上产生了蛛网般的裂纹,而后剑刃被断层整个斩断。断剑随即被式神反手掌握,继续刺下。

于是扳机再次扣动,没有刻意瞄准但是空间撕裂的波动彻底粉碎了那柄剑,连握剑的手也受到波及,式神覆盖着盔甲的手臂连同半个身躯一起被破坏,支离破碎的铠甲里爆出风中残烛一样的黑色火焰。

巨大而残缺的躯壳在女王面前跪伏下来,仅剩一条独臂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面罩后的火焰也黯淡了。

“做的不错。”女王淡淡的说。“但还是到此为止了,难道你以为崩坏的力量可以用来打倒崩坏么?”

“嘛…这就是人家全部的力量了嘛,当然要试试看咯,万一赢了呢。不过,现在果然是你比较强。”铁面后传来的却是小姑娘那样委屈的声音,和式神狰狞的外表联系起来确实有些可笑。

“果然当初动手时要考虑清楚啊。”

“现在才开始后悔不觉得愚蠢吗?向一个王动手前,应该好好考虑清楚的。不过,你也没有下次机会了。虽然,和同类的相聚实在不多见…”

空无之匙指向破损的铁面。“为了人类文明而战的律者,这就是你投靠人类的最终下场。”

祂没有耐心和这个同类继续废话下去了,叛徒就该有叛徒应有的结局。

“哈!?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咱才没有为人类而战咧!要说起来当初要不是那帮笨蛋瞎搞,我才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而且几万年前我就已经是律者了,对前辈要尊重一些啊!”

“…那你为什么要与我为敌?那样的话,我们本该是同伴。”

西琳稍稍迟疑了一下,自己就是被那些罪无可恕的愚蠢人类抓去做实验,最后才觉醒的,对这种事情能够感同身受。

“…因为答应了某个人类的要求啊,虽然一开始很不愿意来蹚浑水的…但是桜姐答应要带着我去现世吃油豆腐的,那可是和桜姐亲手烹制的大饭团不分伯仲的美味喔。”

“啧…你我真的是同类吗,好扯淡的理由啊…”

西琳发现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脑回路,吃口好的难道比向人类文明复仇还重要?

虽然这么一说感觉自己的肚子也饿了…

“有什么扯淡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个体,就应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自由自在的生存不是么?而且你肯定没吃过这两种美味,不然肯定说不出这种没见识的话来。”

从来没尝式过更好吃的食物,某种意义上美食鉴赏能力只能拿来欺负一下西琳的绯玉丸,没见识的翻了翻白眼,以式神的姿态来看大概是铁面下的火焰闪了几下…

“…确实没吃过。”

“看吧看吧,我刚才说什么来着?那你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啊?”

“…实验室发的午餐肉罐头。”

那是西琳童年时代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有时候总部向西伯利亚的食物供应紧缺,罐头只能和其他被捉来做实验的同伴们一起共享,每个人只能分到薄薄的一片美味。

“嘛,听上去也很不容易啊,你这家伙。所以说也干脆别帮崩坏干活了,过来投靠桜姐吧。这样打完战争之后去聚餐也有你的一份哦。”

………

………

………

所以说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讲话啊。

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渺小的美好就能战胜心底向文明复仇的愿望?这家伙真的是律者吗?

不过西琳大概没弄明白一件事。

西琳的本质,或许是孤高而疯狂的女王。但是绯玉丸的本质…大概是话唠精…吧?

而且还是特贪嘴的那种话唠精。

………

………

………

重新将绯玉丸视作异端,马上就要扣下扳机。

“你的废话太多了,还是请去死吧。”

“嗯。这样有些可惜了,说不定本来有机会成为朋友的啊。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

残余的铁爪握住了西琳的身躯,魔女之王几乎要笑出声了,这是在搞笑么?指望在失去军队、武装和武器之后靠一只手掐死自己?

“还有一件事,你刚才那句话讲得挺好的。没错,崩坏是无法打倒崩坏的。”

“因为能打倒崩坏的,只有人类!”

浮在空中的那座巨型岛屿,忽然被火光点亮。

自从被绯玉丸夺走操控权后,这艘钢之巨兽就在云海间游弋着,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一个能够直接击中神明的位置。

不是没有考虑过西琳对上这艘战舰的情况。但是律者的机动性实在是过于可怕,能够依靠亚空裂隙进行逃逸,或者干脆用裂隙吸收战舰的火力进行反向打击。

相比之下辉煌盟约空有足够的火力,却迟缓而无用。

所以要抓住唯一的机会,西琳不能闪避也不能防御的一瞬间,就是现在,西琳已经在同一个区域里消耗了过久的时间,久到浮空战舰上的所有武器都已经瞄准了同一片空域,从主炮到速射炮到舰载裂变导弹,要用饱和的火力把区域完全覆盖!

能够把神明从御座上轰翻的武装,辉煌盟约号,进攻限制解除,火力全开!

稍微用脑子想想就能够明白了,能够将人类文明当做人偶一样玩耍的侵蚀律者,活骸军团怎么够资格拿来当做杀手锏。

最强的杀招,当然是这架名为「辉煌盟约」的钢铁巨兽啊,无论是质量还是做工而言都是最上乘的玩具。幻想与文明的齿轮轰然咬合,带来的是超越世代的连锁反应。

倒不如说从入侵主控系统之后就一直在蛰伏着等待,直到现在这一刻,用近万头崩坏兽的残骸为引,通向神座的道路终于毫无遮掩的洞开---

第二次崩坏战争弑神战术的重现,以S级女武神塞西莉亚为首的雪狼小队用生命为代价拖住了律者前行的脚步,而后致命的火力将整个区域完全覆盖,将英雄与神明一同杀死。

怎么办。

现在要,怎么办。

即使是空无之匙也无法应对现在的局面了。没有任何一种「规格」的裂隙能够容纳如此庞大的炮火,对崩坏专用武器的火力会将门扉的框架彻底破坏。

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空之律者已经泪流满面。

早在那时候就决定了,无论如何都不要毫无意义的死去。在目睹了同伴们像是流浪狗一样轻易的因为实验而死之后,怀着恐惧和愤怒的西琳如此流着泪许愿。

死了的东西什么都不是。死了的东西会被人遗忘。自己的同伴们曾经也怀着美好的希望,想要有一天能够离开巴比伦塔,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他们都死了,没人记得他们的名字,也没人记得他们的心愿…

只有自己活了下来。因为自己是崩坏选中的人,是律者(G O D)。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美德,任何一种正义,任何一种胜利,能与「活下去」相提并论。

无论如何都要活着,被人憎恨也好,被人当做恶魔也罢,只有让这个伤害过自己的世界感受到痛楚,自己的存在才有价值…

哪怕代价是自己与这个世界一起去死。

我的决心、并不比你们(人类)脆弱---

回忆里那个泪流满面的小姑娘捂着头颅发出令人心碎的嘶吼,一点墨色从天光云影中乍现,而后迅速扩张!
在第二次崩坏战场上将半个西伯利亚彻底吞噬的「白之月」,再次降世---

「苍白之月」,这已然不是空之律者能够掌控的东西,而是能力失控所引发的「浩劫」。就这样继续扩大下去,直到将这艘令人讨厌的战舰都吞噬为止,直到将这个令人憎恶的世界都吞噬为止。

从群岛般庞大的战舰上,炮火仍然在不断袭来,每一发炮火都有着将极东支部主舰休伯利安号摧毁的火力,但是所有的炮火都被吸入那个不断扩张的虚空裂隙了,躁动的暴力随即归为死寂。扩张仍将进行,只要发动者仍然存在就会继续进行下去,直到达成当年毁灭西伯利亚时的究极姿态。

“这就是你的把戏么,叛徒。难道是在顾惜和我同为一体的这个女孩的性命?不管原因为何,你都丧失了最后打倒我的时机。下地狱吧,和你想要保护的无聊事物一起。这一次,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终于第三次扣动扳机,将眼前的式神盔甲打的四分五裂。盔甲的碎片崩碎了,暴露出隐藏在盔甲之内的东西。

残余的黑火,勉勉强强构成了不完整的人形。

“咳,”人形开口说话了,

“所以你还是不懂啊…「能打倒崩坏只有人类。」你是人类么?我是人类么?我打赢你,或者你打赢我有什么意义呢?还是把未来交给年轻人吧,她们的心愿比我们这种怪物要精彩的多…”

“我确实挺发愁要怎么对付你的,就算能打倒你,也实在不好处置啊…不过,还是把这种事丢给当事人去头疼好啦…”

西琳嗅到了樱花的气息,茫然的抬头。

樱花坠落。

青龙雷鸣。

云层的间隙跳动着苍蓝色的光辉,犹如磷火。

“啊,忘了说一句了,虚数空间虽然是很可怕的能力,但并不是你的专利喔。这便是堂堂旧纪元第十二位律者侵蚀律者大人我无师自通的固有技能,樱色轮回唔噫噫噫~”

话唠大人…啊不是,侵蚀律者大人的能力解说和自我吹嘘被打断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而在双方以律者能力对轰的开始,就被传送到圣痕空间静候战机的第三律者---

雷电芽衣,归来。

第三律者的核心在近距离爆发出全力以赴的雷击,冲击之大甚至在击碎了虚数屏障之后直接重创了空之律者。失去控制的白之月开始坍塌,未能完全吸收的炮击也开始波及周围的事物。

身体像是从螺旋阶梯上摔下一般,开始不受控制的坠落。

「将遗忘的面容刺入灵魂」

「伴随着痛觉一片一片撕裂」

而和崩坏的王坠落的还有另一个身影,她们相互追逐,云层也无力挽留足迹,仿佛要这样持续,一直到坠入地狱尽头。

「逐渐崩坏的世界悲鸣着点燃如火的笑靥」

「不知不觉再也无路可退」

“琪亚娜,等着我。”

“我保证,这是最后的战斗了,无论结果如何…”

“我都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

“琪亚娜和这个世界,无论如何,双方都要一起拯救---”

「月盈亏 无声凋谢 整夜怒放的鸢尾」

「那妖冶 颤动歌姬的眼睫」

毫不踌躇向着心中眷恋的身影前行,挥动武器战斗,内心萌动的爱意也不再去掩藏。只要这样就好了,只要这样就好,事情本该如此,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前往那个人的身边的,即使战斗的最后,身处之处必然抵达黄泉奈落之所,如果能和那个人一同相拥失坠的话也心甘情愿。

“贫弱贫弱!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说出如此可笑可悲之论调---第三律者的赘品啊,我要撕下你伪善者的面具,死吧,下地狱去吧,暴露出人类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份丑态,然后给世界上一切徒有其表的美好陪葬!”

“什么都不懂的人是你啊,第二律者…从未爱过任何人就敢否定善意的人是你才对,你那出于憎恨而生的无聊幻想,就由我来否定,也由我来斩断---”

「这颓然的世界 浓墨浸染的一切」

「随悲歌 崩裂」

响应着这份心意,【神之键·地藏御魂】,律者核心全功率运作,将【投影使用者的意识并加以操纵】的能力提升到教科书一般标准的程度,再将书中写好的教条也尽数打碎,鼓动灵魂的心声昂扬着,为这场少女们终末的旅途献上最高的喝彩---

这便是,少女们为了守护世上一切美好而战的物语--

这便是,为了完成那白日梦一样却并无半分虚伪的心愿,在战斗的尽头达成的,超越了神授的最强姿态--

以梵文书写的刀铭消融在无遮掩的光焰阵中,符文一枚枚焚毁,化为极尽绚烂的光雨瓢泼。完全解放其姿态的弑神武装轰鸣着,妖魔一般的刀身突破了自身存在的框架,熔化的铁水里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

恶灵附身的女武神从天而降,带着那柄打倒一切执念的泡影之剑!

「夜幕如血飞溅 浓烟弥漫的世界」

「随悲歌 幻灭」

突破疾风,斩断丛云,将永恒击败的「瞬间」。

“从琪亚娜的身体里,滚出去!”

「人性」真的有机会打倒「神性」吗。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秒钟。

就由这一击来揭晓答案---

#####

“那把剑!那把剑是……八重垣剑!”

“…你在说什么,长光大师。”

奥托皱眉。自己结识长光多少年了?他从未见过这个慵懒散漫的铸造奇才露出这样的表情,像是对信仰无比虔诚的教徒在圣堂里白日撞见了恶鬼。

极东的古人相信语言拥有不可解释的力量,即便流传后世的只有名字,一旦吐露便毫无挽回的余地。谈起这些事物时不能有丝毫的不敬,否则便会招来诅咒一样的灾祸。这便是【神道】,所谓厉鬼,亦为被镇压的神。

“主教大人,我不知道是否有资格断言,但是那把剑……如果那把剑真的存在过的话…”

每一个音节都是从紧咬的牙缝里撬出来的,说话的人就要溺死在恐惧的泥潭中,却还是坚持着,坚持着要念完那个名字,就像被言灵背后的可怕存在感压迫着一样,说出---

“在极东,在太古的年代,它在神话里的名字是…天丛云!”

【尾声】

琪亚娜回过头来。她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如此真切。黑白色的城市彻底倒塌了,而她却在废墟的倒影里窥见天光。

而西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连带着她的王座一起。

于是琪亚娜奔跑起来,脚步声回荡在空旷荒废的大街上,却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踏实。

为了和某个人的重逢。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