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4.3「是不完整版,名字懒得起了」

见鬼见鬼见鬼…

这是长光在得知浮空岛屿的支配权被夺走后的第一反应。而现在这艘举世罕见的庞大战舰开始移动了,没人知道它会被开到哪里去。

距离中央电脑被入侵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可是身边的那个金发男人依旧安静的靠在座椅上,并没有什么震惊或者发怒的表示。

此刻唯一还在正常运作的大概只剩下监控系统,电子门被锁死了,他们就像是被关在牢笼里的囚徒,除了从笼子的缝隙里去观望外界,什么也做不到。

而笼子外发生了更惊人的事情,数千头死去的崩坏兽被神秘力量唤醒了,与它们本来的主人进行对抗,检测到的崩坏能反应,最高时竟然超过10000hw。

一切仿佛第二次崩坏战争的重演,律者从月空归来,带来要摧毁一切的宣言。而天命连乱入者的是敌是友都无从得知。

虚空万藏在搞什么?这台和中枢系统相连接的超级兵器为什么没有阻止入侵者?辉煌盟约号已经开始移动了,这头机械化的列维坦在空战中几乎没有对手,但是如果有人把它停到某个某个微妙的地点,比如说逆熵总部…那么这个浮空岛屿上的所有人都会成为阶下囚。

“稍安勿躁,长光大师。如果你在担心「舍利子」的事情,相信我,在过去几百年里,它并不是没有过比现在更好的机会。”奥托淡淡的说。

“而它已经吸取了教训。”

长光一惊。她自以为把心思隐藏的很好,但是依旧被这个可怕的男人看穿了。

“要对你的队友们充满信心。疑人不用,而用人不疑。幽兰黛尔想必此刻还在前进中,她一直是个努力的孩子。而我们的神州盟友是值得信赖的,如果都不能让你放心的话。”

奥托挑了挑眉,“我们有着最优秀的女武神部队,逆熵自以为和我们势均力敌,但是我们还没有向他们亮出我们的底牌。如果逆熵连神机部队都对付不了的话,就更不值得担心了。另外…

“「芙蕾雅」已经出动了。”

“…您刚才说什么!?”

“嘛,孩子大了不听话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且她现在的一些想法,即使是我也会听了之后吓一跳。”奥托摊了摊手,“与其担心这个,我刚才吩咐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杜兰达尔协议已经激活生效。奥托大人,您现在随时可以进行海马体链接。”

“嗯。那就可以了。现在让我们来欣赏这场歌舞剧吧,高潮就要来临了,演员们的灵魂都完全的投射在角色上。不沉浸其中怎么来表达对演出者的敬意呢?”

“高潮?”

“不然大师以为辉煌盟约号为什么会被移动?那个入侵者并不傻,他正在寻找最佳的打击时机,打中固定靶总比移动靶要容易的。”奥托微笑。

“而且,那个时机马上就要到了!”

#######

呵。这就是「死亡」么。

重剑劈碎大气,疾风扑面而来,割裂脸颊般的刺痛感。凭依在剑身之上,血火与钢铁的凛冽气息蠢动着逼近。无可防御,律者核心能够溶解自身创造的虚数屏障;无可回避,创造亚空的裂隙需要足够的时间,而祂已没有时间。

空之律者在苏醒后几十分钟的短暂人生里,再次感受到了死亡在耳边低语着终结。应该说不愧是同为被崩坏选中的人吗,居然能将自己逼到这份上--

然后。审判之楔横在了吼叫着的巨神和崩坏的女王之间。

扣下扳机。

空间的构成法则被解读,然后篡改,被撕裂,产生了断层。

重剑上产生了蛛网般的裂纹,而后剑刃被断层整个斩断。断剑随即被式神反手掌握,继续刺下。

于是扳机再次扣动,没有刻意瞄准但是空间撕裂的波动彻底粉碎了那柄剑,连握剑的手也受到波及,式神覆盖着盔甲的手臂连同半个身躯一起被破坏,支离破碎的铠甲里爆出风中残烛一样的黑色火焰。

巨大而残缺的躯壳在女王面前跪伏下来,仅剩一条独臂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面罩后的火焰也黯淡了。

“做的不错。”女王淡淡的说。“但还是到此为止了,难道你以为崩坏的力量可以用来打倒崩坏么?”

“嘛…这就是人家全部的力量了嘛,当然要试试看咯,万一赢了呢。不过,现在果然是你比较强。”铁面后传来的却是小姑娘那样委屈的声音,和式神狰狞的外表联系起来确实有些可笑。

“果然当初动手时要考虑清楚啊。”

“现在才开始后悔不觉得愚蠢吗?向一个王动手前,应该好好考虑清楚的。不过,你也没有下次机会了。虽然,和同类的相聚实在不多见…”

空无之匙指向破损的铁面。“为了人类文明而战的律者,这就是你投靠人类的最终下场。”

祂没有耐心和这个同类继续废话下去了,叛徒就该有叛徒应有的结局。

“哈!?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咱才没有为人类而战咧!要说起来当初要不是那帮笨蛋瞎搞,我才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而且几万年前我就已经是律者了,对前辈要尊重一些啊!”

“…那你为什么要与我为敌?那样的话,我们本该是同伴。”

西琳稍稍迟疑了一下,自己就是被那些罪无可恕的愚蠢人类抓去做实验,最后才觉醒的,对这种事情能够感同身受。

“…因为答应了某个人类的要求啊,虽然一开始很不愿意来蹚浑水的…但是桜姐答应要带着我去现世吃油豆腐的,那可是和桜姐亲手烹制的大饭团不分伯仲的美味喔。”

“啧…你我真的是同类吗,好扯淡的理由啊…”

西琳发现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脑回路,吃口好的难道比向人类文明复仇还重要?

虽然这么一说感觉自己的肚子也饿了…

“有什么扯淡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个体,就应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自由自在的生存不是么?而且你肯定没吃过这两种美味,不然肯定说不出这种没见识的话来。”

从来没尝式过更好吃的食物,某种意义上美食鉴赏能力只能拿来欺负一下西琳的绯玉丸,没见识的翻了翻白眼,以式神的姿态来看大概是铁面下的火焰闪了几下…

“…确实没吃过。”

“看吧看吧,我刚才说什么来着?那你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啊?”

“…实验室发的午餐肉罐头。”

那是西琳童年时代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有时候总部向西伯利亚的食物供应紧缺,罐头只能和其他被捉来做实验的同伴们一起共享,每个人只能分到薄薄的一片美味。

“嘛,听上去也很不容易啊,你这家伙。所以说也干脆别帮崩坏干活了,过来投靠桜姐吧。这样打完战争之后去聚餐也有你的一份哦。”

………

………

………

所以说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讲话啊。

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渺小的美好就能战胜心底向文明复仇的愿望?这家伙真的是律者吗?

不过西琳大概没弄明白一件事。

西琳的本质,或许是孤高而疯狂的女王。但是绯玉丸的本质…大概是话唠精…吧?

而且还是特贪嘴的那种话唠精。

………

………

………

重新将绯玉丸视作异端,马上就要扣下扳机。

“你的废话太多了,还是请去死吧。”

“嗯。这样有些可惜了,说不定本来有机会成为朋友的啊。不过时间也差不多了。”

残余的铁爪握住了西琳的身躯,魔女之王几乎要笑出声了,这是在搞笑么?指望在失去军队、武装和武器之后靠一只手掐死自己?

“还有一件事,你刚才那句话讲得挺好的。没错,崩坏是无法打倒崩坏的。”

“因为能打倒崩坏的,只有人类!”

浮在空中的那座巨型岛屿,忽然被火光点亮。

自从被绯玉丸夺走操控权后,这艘钢之巨兽就在云海间游弋着,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一个能够直接击中神明的位置。

不是没有考虑过西琳对上这艘战舰的情况。但是律者的机动性实在是过于可怕,能够依靠亚空裂隙进行逃逸,或者干脆用裂隙吸收战舰的火力进行反向打击。相比之下辉煌盟约拥有的火力迟缓而无用。

所以要抓住唯一的机会,西琳不能闪避也不能防御的一瞬间,就是现在,西琳已经在同一个区域里消耗了过久的时间,久到浮空战舰上的所有武器都已经瞄准了同一片空域,从主炮到速射炮到舰载裂变导弹,要用饱和的火力把区域内的每一个活物都变成焦炭!

能够把神明从御座上轰翻的武装,辉煌盟约号,进攻限制解除,火力全开!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