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4.1「终焉之始」

闹剧,适可而止了。

虚空门扉的列阵里再次射出崩坏能构筑的矛枪,连续性的矢量轰炸将雷电芽衣击退,然而这一次并非之前那种胡闹战斗的重演。亚空的裂缝在芽衣身后扩张,将这个日本女孩的身影吞噬。

随后裂缝再度出现在女王的身前,女王把手伸入其中,裂缝瞬间崩解消散,只留下突然从战斗中脱离、无法理解事态发展的雷电芽衣。而后女孩白皙挺直的脖颈再次被女王紧紧掐住,提在半空---

只是在这一次,不会有人再呼唤另一个人的名字,也不会因为某个白毛笨蛋突然的苏醒而阻碍事态的发展。

瞧啊,琪亚娜,人类就是这么脆弱。总是需要战斗的理由,总是需要向某个人证明她对自己很重要,总是用各种无聊的理由掩盖自己虚伪的真心。

她的存在对你是那么重要么?你的存在对她来说是那么重要么?那么就杀掉其中一个人好了,撒,第三律者,我那粗鲁而不驯的半身啊,终于到了与我合为一体的时候了。琪亚娜酱,你的反应会是怎样的呢…

手上的力量缓慢加大,马上就能听见喉骨破碎时那悦耳的声音---

“是笨蛋吗,你这家伙。”

脑海里的声音是琪亚娜无疑…怎么回事,这个女孩在最爱的人死去时竟然是这种反应!?

“不就是渴望力量的复仇鬼吗…除了复仇和从崩坏那里拿来的力量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可悲家伙,哪来的立场说别人可怜。”

…………

肌肉和骨头被挤压到极限时并没有化作一摊血泥,眼前因窒息而痛苦挣扎的黑发女孩突然像是被打碎的陶瓷娃娃那样破碎,手上残留着静电般麻痹感---

静电?

那是…幻象?

“而且啊,本小姐看上的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你这种家伙打败。”

第三律者的能力,混合那柄剑的力量,将呼吸、外貌乃至幻象模拟,残留的崩坏能糅合在一起创造的「静电分身」。

见鬼了这是那套「影舞者」装甲的战斗能力!结合了两种律者级的力量创造的分身,竟然连自己也能瞒过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战斗的一开始还是某个自己分心的瞬间?思考被来自敌方的杀意强行中断,雷电芽衣手握地藏御魂之刀从天而降!

象征着传承的北辰一刀流,这才是芽衣最后最强的刀术,宛如先祖「北辰芽衣」复生般的一击,最强的攻势永远快到无法防御,连主宰亚空的律者都只能选择回避。躲进虚数空间完成传送之前那柄黑红色的太刀便已降临,铁水吞噬了与背甲链接的光翼,将其硬生生的撕裂…

无法忍受的剧痛从身后传来,这是此次战斗以来女王第一次受到伤害,痛到哀嚎的西琳捂住伤口,狠狠的抹去眼角的泪水,亚空矛枪完成构筑,她要让这个不知礼数的人类付出代价!

雷电芽衣在下坠,那一刀似乎用尽了她全部的气力,连运用律者的能力让自己悬浮在空中也维持不了。从这样的高度摔下去,无论多强的人类都会死路一条,但是一瞬间的痛苦就结束生命太过仁慈了,她将被灼热的神矛贯穿,然后在痛苦的抽搐中取出心脏,这才是一介凡人冒犯神明该有的下场!

下坠距离已经有些远了,但是远远没达到亚空之矛的索敌距离上限。随着手势这些危险的投矛便被掷出。西琳等待着听见长矛洞穿猎物身躯时的那种撕裂声。

但是回答她的,是一声剑鸣,以及一道横断一切的铁光。

在脚下的高空中,不知何时已经集结起了了大量的崩坏兽群,由崩坏的代行者们组成的钢铁洪流滚动着,通向下方的视野也为之阻隔---但那并非自己的仆从,绝对不是。

西琳能从那些臣服于自己的崩坏兽那里感受到畏惧的气息,但是这些崩坏兽不同,是从尸山血海中重新爬起来的活骸,生前所有的情感与生理机能几乎都丧失殆尽了,只剩下对于杀戮和嗜血的渴望。

而在兽群的正上方,便是替雷电芽衣挡下致命一击的本尊。

那是一尊体型超乎想象的式神,火焰构成的躯体被包裹在外型峥嵘的铠甲之中,半身与巨龙相融合,半身掌握着沸腾的魔剑。而此刻重板甲上蛇群般躁动的电流不断的游走,苍蓝色的光辉在铠甲纹路上扭曲的缝隙中涌动。

从刚才开始这个女孩已经意识到了援军的到来,第三律者的能力如果没有用来正面战斗,那么就一定是用在了其他方面,电磁波的通讯和探测能力是超乎想象的,因此这个女孩坠落时才那么从容不迫。

雷电芽衣已经与她的同伴汇合了,这将带来最糟糕的事态。

不,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态。

最糟糕的事态是,西琳感受到了…

同·类·的·气·息。

在场的,「第三位」哟。

#####

对峙于此时此地的双方,并没有彼此宣读开战宣言。

倒不如说,能出现在这里,向神展露獠牙,挥舞刀剑,本身就已经是开战的表示。

那些无聊的繁文缛节倒也无所谓了。

因此,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让败者为她的偕越举动付出代价。

活骸组成的大军开始移动了。

为了讨伐自己而集结的军队么。

即使将消耗品们汇聚到一处,其纯度也不会有所改变。如同挥霍一般的无知举动。心底如是这般的嘲笑着。

拱卫御座的仆从已经出动拦截,通向彼端的门无声的扩张,亚空裂隙发挥了「兽巢」的功能,通过传送得以降临的崩坏兽仆从数量继续增加,论兵力的话,死者没机会超过生者。对方是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而自己的仆从无穷无尽。

恰恰相反,对方的军队会被彻底击溃。手持枪盾、攻防一体的圣殿级崩坏兽,展开骨质羽翼收割生命的崩坏帝王,乃至异常罕见的督军级崩坏兽,苍白的原生甲胄降落,如同席卷并掩埋一切活物的暴风雪,将被感染的活骸军团完全覆盖。

就是这样,仅仅凭借兵力的压倒性优势,自己便可赢下这场战斗。源源不断的兵力仍然在从「兽巢」之中涌出,一层层挤压在下方的战团之上。

然后,变故发生了。

攻势出现松动。如果将活骸完全压制的原生崩坏兽群是毫不留情的暴雪,那么雪层正在迅速崩塌分解,被掩埋在雪层下的东西开始反抗了,出现缝隙的包围网立即被亡者的军队撕成碎末。

依靠兵力制造的「安心感」仅仅在开战几秒后就被证明是错觉一样的东西,最后一头试图进攻的崩坏帝王被它的感染者同类贯穿,像是战利品那样挂在枪尖,咆哮着举向天空。

而后所有刚刚战死的崩坏兽突然睁开了眼睛,空无一物的眼眶里燃烧着黑红色的火焰!

那是吞噬生命的死之河,侵蚀律者用她肮脏而不洁的血液污染了死者,令其重生成为军队,而现在又污染了自己的。黑血在活骸的体内自行运作,流淌着王的低语和愤怒,带来撕碎一切的冲动和照亮炼狱的灯火。

这的确是足以在一瞬间内主宰战场的最强武装,这样的军队当然不需要兵源,被宰杀的亡者就是最好的兵源,而所有试图阻止它前进的都会被撕成碎片!

侵蚀律者的军势攻过来了,那是将沿途完全摧毁,向着神明逼近,理性无法判别、全体规模超越3公里的「血染之剑」。

突然的,西琳想起了一件事情--

贝纳勒斯哪里去了?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有空去担心这种事情的时候了吧?

律者,露出诡异的笑容。

“琪亚娜,其实你一直都在期待这种情况了吧?

正义的朋友们终于集结起来了,要动用一切手段来拯救你,正好也能证明你对她们很重要。按照惯例像我这样的坏人最后都会被好人打倒,然后你和你的芽衣学姐手拉着手宣誓要永远在一起?以一个kiss作为故事的最后一幕?哦呀哦呀,真是符合「爱与勇气」之类无聊精神的完美大结局呢!”

笑容停止了,而后如神经质般咬牙切齿。

“不巧的是,我啊,最讨厌完美结局了。

那些从没付出过任何努力、从来不理解这个世界有多丑恶多残酷的虚伪人类…有什么资格迎来完美结局!?”

“也好,如果不是在全力以赴的情况被击败的话,换做是我也不服气的。那么就觐见吧蝼蚁们,到御座前来见证希望被彻底粉碎的「真实」,还有我愚昧的同胞们啊,”

西琳抬手,橘红色的崩坏能粒子嘶叫着,勾勒出「武装」的概念。残留的能量流依旧冲刷着武器的外壳,化作光焰的洗礼。

其为枪械,而其存在的解读与运行规律都与表象大相径庭的,真正意义上的「神机」和「魔物」。

最早由南希·爱迪生提出的「虚数内能等同于崩坏能」这一猜测得到完全证实,身为亚空与虚数空间之主的空之律者西琳最大限度开启完全体的审判门扉,让审判的光耀能够平等的普照此世的,不可或缺的「钥匙」。

其名为,「空无之匙」。

“是时候为你们的背叛偿付代价了!”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