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4.0「匣之间」

琪亚娜在奔跑。

她发现自己在长空市。虽然看上去已经荒废很久了,在废墟里疯长的野草是这里唯一的活物,森冷的日光洒在百货大楼破碎的玻璃上,带着一种末世的荒凉。又是长空市,所有故事开始的地方,或许也会是所有故事结束的地方。

刚才芽衣还在呼唤自己的名字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难道是因为自己一直不回应,芽衣终于生气的失去了耐心吗?有些担心的想着。

在听到芽衣的声音之前,自己不知道已经沉睡了多久。然后就连芽衣也消失了,于是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明明一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吧。很多年前的自己就是这样,怀揣着思念孤独的在城市间穿梭,丧的像是误入人类社区的野狗。

她思念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那女人已经死去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关于贤妻良母和战场传说的故事。而那男人据说还有几率活在这世上的某处,琪亚娜相信这男人是蟑螂命,没那么容易出事,不然她要怎么如畅想中那般,在某一天暴揍这吊儿郎当的家伙,一边揍一边恶狠狠的大喊,“臭老爹可让我逮到你了!”

可是又有种说不明白的抗拒。

仿佛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同时也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仅仅是那时而已吗…

粉饰骷髅般的回忆碎片彻底湮灭了,暴露出面纱背后的狰狞面目。

她想起来了。

眼神冷峻,全副武装的符华班长,用再平常不过的语言,准确的宣告出残酷的事实---

不要…

不要,只有那一句话,只有那句话绝对不能--

「琪亚娜,你拼尽全力去守护的一切,只是用渴望创造出来的幻影。」

名为「琪亚娜」的少女努力生存的世界,那一刻起,正式崩塌。

琪亚娜虚弱的跪坐在地上,即使正面对抗泰坦的重拳,这个少女也毫不畏惧,但是那句话彻底打垮了她,从灵魂和肉体上。

快想起来。双手死死抱住脑袋,快想起来,想起那些高兴的事情,自己不是一无所有自己有着志同道合同伴芽衣布洛尼娅姬子爱酱大姨妈哦哦对了还有那个神出鬼没的东洋巫女有着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其否定的愉快时光啊存在便是罪恶吗渴望爱与温暖便是软弱吗芽衣啊再一次呼唤我的名字吧只要一次就好我能突破这一切的,只要…

泪水夺眶而出。

伴随着泪水而来的,还有,怒吼。

“打算将我在最脆弱的时刻、彻底摧毁吗。真卑鄙啊。”

“西琳!滚出来!我知道你在看着这一切!”

少女过于激动和颤抖的声音让这一句话更像是一种无能狂怒的表现。但是一声叹息将这种猜想予以否定。

“啧,还是被察觉了吗。”

声音,从身后传来。

自己来时的道路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耸入云的御座,与自己面容别无二致的女孩倚靠在王座上。

果然这一切都是幻象吗。

虽然相貌改变,但是这种令人憎恨的感觉,是西琳没有错。

那个王座也是相当离谱的东西,不知名生物的骨骸和腐败的血肉组成了王座的基底,而用来修饰它的却是赤金、黑曜石和琉璃珠玉,又在其上刻满古奥森严的文字。繁荣与破败,神圣与亵渎,华美与丑陋,所有能够以「两面性」得以表达的元素都通过这个王座得以体现。

而顺着王座延伸出去,整个虚拟的长空市都在发生异变,色彩褪为黑白,像是王座吸干了城市仅存的生命力。

“你这家伙。”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琪亚娜一步步向着御座上的律者逼近。

“看到我新做好的椅子了么?很快,我就会在另一边的世界也作出这样的东西。还要比这个大很多倍喔。”

西琳微笑着摊手。“我亲爱的琪亚娜,你可是太能休息了,错过了很多好戏喔。那么,现在来聊聊天吧。”

“说你个大头鬼啊!给本小姐下来!”琪亚娜一脚踹在王座的底边上,紧接着,随着清晰可闻的崩裂声,并不算意料之外,某位律者的心血便开始崩塌了---

“我说你啊…”愤怒的白毛怒吼着,“居然在本小姐的梦里胡搞这些东西,之前不是还嚷嚷什么我和你共享同一个王座么?修这么高是想让我自己爬上去,还是诚心不想让我上来?”

空之律者大概忘了一件事情。

迄今为止,的确通过梦境的手段一直影响甚至操纵着琪亚娜,但是梦境的主导权,说白了还是在这具身体的主人手里。

而琪亚娜并没有放弃,无论现实多么绝望,抑或自身多么弱小---

“不过这些事都无所谓了。”

肚子很饿,大概会影响一些视觉效果,不过没关系。

“接下来---西琳,我要把你打到哭为止。”

“还是这么爱说笑呢,琪亚娜酱唔呜呜-”

空之律者从崩塌的王座上滚了下来,滚到一半又仰天飞了出去,脸颊被打得裂了口子。琪亚娜则掂量着手里的家伙。那是一根撬棍,江湖人称“物理学圣剑”的奇怪道具。从废墟里捡到的,虽然不如球棒顺手但也无所谓了,就算这时身边没有揍人用的趁手家伙,她也会直接动手的。

“喂喂喂,这么粗暴的吗。好不容易再见面一次的,居然一点也不想我的嘛…”擦了擦脸颊的血,唇角勾成奇怪的弧度,西琳不以为意的站了起来。

“啧,这么抗揍的话。我赶时间。”芽衣在等着我…

一道铁灰色的弧线凌空劈下,然后重新归为静止,停在律者的鼻梁前方。在意识到武器被敌人控制了之后,琪亚娜第一时间放弃了撬棍,然后挥拳打来。

这一次,拳头直接贯穿了律者的身体---说“穿过”了或许更合适些。毫无阻碍的穿透并不等于击伤了对手,恰恰相反,毫无实感的攻击证明这一拳只是打中了空气,那里本来就空无一物。

“太心急了呀,你忘了这只是一个梦境么,在这里造成的伤害怎么可能算数呢?还是说,你以为将我打倒就能离开了?第一次唤醒你的是那个人类女孩的思念,第二次唤醒你的却是愤怒么?”

西琳摇了摇头,“将你困在牢笼里的是你自己啊,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无论如何都不敢面对真相的你,是绝不可能打碎这梦境的。”

“真相?那种东西已经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k423又怎么样,父母是假的又怎么样。”

琪亚娜捂着自己的胸口,似乎是试图要证明些什么,

“「爱」这种东西,是无法作假的!”

“齐格飞·卡斯兰娜把我当做女儿教养,给了我名字和身份,给了我卡斯兰娜家的生存方式和信仰,这些东西绝不是虚假的。

我是他的女儿,他是我的父亲!”

“我有一起战斗的伙伴,有着容身之处,有芽衣!混账第二律者,你从来都不明白人类,又怎么有将其否定的资格!”

“所以你说的这一切和真相有什么关系呢?没错,你揭开了迷团的表面,但是没有看到在那之后的东西。啊啊,不对…

你早就看过谜底了不是么,可是那东西对你迄今为止的人生而言实在是太残忍了啊--”

“所以你没得选,所以你只能自己骗自己。骗自己有人爱,骗自己是个好小孩。

比如,你口口声声提到的「父亲」齐格飞,到底为什么会离开你---”

适可而止了,你这混蛋--

想要怒斥对方,可是心底的困惑已经无法被镇压下去,回忆的残烬从黑暗里复活。

十几年前的一场大火,浑身是血、被夺走一条手臂的父亲,熊熊燃烧的光焰之剑。

最后一个画面是父亲抚摸着泪流满面的自己:“琪亚娜,我已经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是谁伤害了父亲?臭老爹那么强怎么可能有人伤到他?天火为谁而轰鸣?燃烧的荒原,哭泣的自己,父亲最后留下的低语…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还是不敢面对答案呢。真是可怜,琪亚娜,即使面对自己的内心你都无法做到坦诚么?明明已经走到了迷宫的终点,才开始意识到迷题背后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么?

可是你已经无法逃避了啊,你何止揭开了谜底,却在强行欺骗自己忘记。

连我都要忍不住同情你了呢…这种渴望拥有能够守护同伴的力量,又忌惮力量可能导致毁灭的别扭心态啊。”

“你在胡说---”

“胡说么?这是真理啊,畏惧力量也畏惧真相的人啊,怎么可能去获得权力的垂青呢?如果畏惧着那么便好好看下去罢。那个叫芽衣的女孩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啊。杀掉她如何,那时你这副虚伪的扭曲嘴脸也会彻底现出原形了吧?”

两人目光相对。西琳的眼框中并不是预想当中的金瞳,那里空空如也,那里什么都不是,只剩下一团叫人发疯的漆黑。虚无的概念在空之律者的双眼中扩大,变成深邃到无法看透的黑洞。

“真是让人期待哟,琪~亚~娜~酱。”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