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战争前奏#3

中庭之战·序幕

德丽莎曾经想过有一天会重新回到天命总部,来送别的大家都哭的稀里哗啦,自己躺在一个精致的瓷匣子里,身边跟着个装作一本正经的神父,还会不消停的演奏着吵死人的安魂弥撒---没错,她不打算再回到这个名义上的故乡。至少是活着的时候。但她还是希望能与塞西莉亚靠得近一点---哪怕是在死后,但愿那时她能不辜负逝者托付的愿望。就现状而言,这有些难办。

“极东是个很美的地方,卡莲曾经去那里旅行过,也许你该去那里看看。”在得知自己调任极东支部的申请时,奥托在思考片刻后轻轻叹息,“德丽莎,愿异国的风土让你忘掉那些让你痛苦的事情。”

不会忘记的,奥托爷爷。如果你真的忘记了失去卡莲时的那份痛苦,又怎么会执意从世人那里夺走那么多的笑脸呢?

那么多那么多的笑脸。

仇恨是用时光酿就的苦酒,除了酿酒者没人能还记得其中晦涩的滋味。

就这样吧,自己会在这片土地上努力生活下去。也许未来饶幸(或者说不幸)没有和塞西莉亚拥有同样的结局,安安稳稳的活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纪,那时她会拖着垂垂老矣的小身板躺在炉边的安乐椅上,读一本永远都看不厌的吼姆童话,呷几口新酿的苦瓜酒,或者什么都不做,只是听着窗外孩子们的打闹和笑语,就会觉得自己重新年轻起来,身边永远环绕着那一袭白色长裙和覆盆子的清香…

而现在绝对不会了。

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在自以为就要在异国他乡终其一生的时候,终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她曾深爱过这片土地,在这里度过了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童年,遇见了一生里最重要的人,而今对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的牢笼却是如此憎恨。

她回来了,带着将故土放在炼狱中煎熬的战火。

奥托,仇恨是一杯苦酒,孤独亦然。而我如今是否有向你邀杯共饮的资格?

如果琪亚娜她们知道这些事情,会怎么想呢。在年轻一代的女武神像她们的同龄人一样玩耍打闹的时候,办公室窗后的长辈们却在推心置腹交换意见,分析所有的证据,进行不可告人的筹谋,试图将将来几十年的可能性都一网打尽。

德丽莎抓起手中的苦瓜汽水,已经不剩多少。逆熵居然真的有研究这玩意---按照爱茵的说法,战争总有一天要结束,无论是对天命还是对崩坏。到那时逆熵如果还要存续下去,就要涉足民用行业,光靠动漫产业显然不够的---这大概是自己和她们这些科学家的区别,在她看来能够守望现在已经足矣,而那些人却试图去触碰遥不可及的未来。

但愿大家都能求仁得仁。不对,自己是不是说了flag一样的话?

正面进攻的计划并不顺利。根据情报,第三空港正在被天命的女武神部队强攻,仅靠泰坦部队来对抗本部的女武神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如果没有别的隐藏杀手锏,也许再过几个钟头逆熵全员就要被赶到海里喂鱼。

雪上加霜的是,符华和丽塔·洛丝薇瑟的增援,根据窃取的情报---已经在路上了。

而幽兰黛尔还没现身。她是奥托最强的棋子,能够以一人之力横扫千军扭转战局,却在按兵不动。这种诡异的沉默比得知了她的进攻路线更令人不安。

到刚才为止,休伯利安号第五次冲破兽群的努力也被瓦解了。就在最接近赫尔海姆实验室上空时战舰遭受了不明生物的进攻,随后便失去了芽衣。恢复动力之后休伯利安号一次次冲刺试图增援,却被发疯一样集结的崩坏兽群逼退。再这样下去能源消耗殆尽,休伯利安号如果不去降落寻求补给也只有被击坠的结局。

就在德丽莎试图组织寻找兽群的薄弱点,再发动一次攻势时,却看见了异样的景象。

闪耀燃烧的双子星盘旋着升上天空,超脱于实验室周围动荡不安的兽群,像是古代天命宗教里那些饱含意味不明启示的壁画。苍白的女王和黑发赤铠的武士以绝大的暴力对冲,亚空的门扉吞噬了从天而降的惨白色雷枪并将其绞碎,却来不及以牙还牙,手握魔刃的武士便发动了冲锋,攻势快到雷霆都来不及发出轰鸣,即使是白色暴君也不得不回避锋芒。

那是芽衣?为什么她身上的味道那么像八重樱?

「樱酱,是你吗?就像当年帮助我时那样?」

而和她对抗的是…

风挡开了额前白色的长发,于是女王的真容得以窥见无疑。

琪亚娜?

那是琪亚娜?

大脑抗拒着事实,不可置信的冲击让德丽莎的脑海变得一片空白,甚至无法察觉来自战舰下方正在发生的异变---

那是什么东西,正在燃烧着比超新星爆炸还要绚烂的光辉。即使已经达到远远高于浮空岛的程度,俯身依然可以观察到来自地表的异变。浮空岛在颤抖,岛屿边缘,岩层和小型山体大片大片的动摇掉落,仿佛岛屿本身就要解体。也许它真的曾是一个牢笼,而镇压在其中的某种存在就要破土而出。燃烧的纹路不断生长,像是神亲手在大地上勾画出纵横的巨大十字,在缝隙里涂满燃料,再用火把亲自点燃。天上天下此刻那道光辉是唯一耀眼的光明,而十字的交汇点有什么东西正在腾空而起…

真正的惊惧感在脑海中炸开,德丽莎忽然回想起这座岛屿的真面目,在思考的同时已经开始大吼---

“爱酱,马上调转方向,来不及---”

无论多少次回想见到那东西本来面目的一刻,还是会感到不可思议。人类窃取禁忌的知识造出了邪典中的恶魔,并且用它巍峨的身躯负荷神国的重量。

辉煌盟约·决战兵器形态,试启动---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 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
---《圣经·旧约·创世纪》

光明腾空而起,吞没了休伯利安号,战舰在爆炸声中直坠下去,像被审判的火矢击落的铁鸟。

而庞大如神话里巨鲸般的战争机器抖落覆盖在体表的岩层,引擎高速的驱动着,发出了战争开始后的第一声咆哮。

它开始移动了。

(未完待续)

兽化姨(ka)妈(lian)预定.jpg

符华战天父预定.jpg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