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战争前奏#2.0

完整版,大概吧

奥托颇为无聊的摇晃着酒杯,看着泡在金黄色液体里的冰块磕在杯壁上,体积一点点缩小不见。

其实完全没有喝酒消遣的心思。多年以来苦心筹备,如今就要见分晓的时刻,心情并没有预想之中的轻松自然。虽然已经准确推断出了对手的行动,逆熵的叛军也在预料之中一样败退。这并不算什么,只有竭尽所能反抗自己,逆熵的叛徒们才能证明她们依然有【存在价值】,对于天命而言,这种程度的入侵根本不配称作“战争”。

而梦寐以求的实验体也翱翔于天际。

可是不安感还是如影随形,像是睡在衬衫口袋里的毒蛇,时不时就要发作。

像是历史上那些大事件里经常发生的,【意外】常常会在当事人自以为【已经预料到了所有状况】的时候降临。搅乱一切计划,按照规则运行的齿轮被破坏殆尽,苦心孤诣的奇策也会成为无用功。如今的他,已经预料到所有状况了么?

“喂,盒子。给我讲讲MEI的故事吧。”奥托暗暗自嘲。都什么时候了,还像很多年前那个未曾手握力量的小男孩一样惶恐不安。

“呵…真是少见啊,奥托·阿波卡利斯居然会屈尊和区区工具讲话,也会关心别人的事情。”自从知道奈何不了自己,也暂时不会对自己不利之后,几百年来,关在盒子里的怪物是越来越放肆了。

“那些总是需要某种【理由】才能努力战斗的废物们当然不值得关心。但是这位MEI博士不同。”奥托坦然地承认。

“总有一天,世界的火种会熄灭在恐惧与混沌的汪洋,人类文明亦然。

明明预知最坏的可能性,却依然带着绝大的智慧和勇气去领导人类,用那些满心私欲的凡夫俗子作为棋子去对抗诸神,并几乎一度取胜;虽然身为女性,行事作风却毫无愚蠢的妇人之仁…还设法将文明的火种恩泽后世。

这样的人,当然有资格获得我的尊重。

所以,阁下是否愿开尊口?”

和【盒子里的东西】耍嘴皮是没有意义的,奥托总是简单直白的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等待对方的回复。顺从自然更好,抗拒也无妨,奥托并不缺乏折磨【怪物】的手段。

在几百年之后,双方也算强行建立了一种还算坦率的关系。

“是那个叫符华的女人告诉你的么?不过她不会用这种口吻说话就是了……你概括总结的能力还真是可怕。”盒子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没什么可羞愧的,我是最早被人类击败的律者,几乎没过多长时间,MEI那家伙便开始利用我的力量来对抗我的同胞。我和那个混蛋相处的时间也是蛮久的了。”

“听上去你不喜欢她。”

“那是自然,无论作为一个人类还是作为一个对手而言,她都是一个相当讨厌的家伙呐。”

“不过有一点你想错了,MEI其实是一个内心很软弱的女人,人格方面也相当无趣。和那些人类中的【怪物】相比,在她面前你几乎感受不到任何威胁。”盒子低声说。”但是她的确是那个时代,崩坏所面临的最可怕的对手。因为…”

“………………”

“继续说。这种卖关子很可笑。”奥托皱眉。

“你没有意识到么?我的系统被入侵了,从三分钟前开始,实验室的监控录像就开始循环播放同一个片段!”

毒蛇在心底深处昂扬起来,嘶声嘲笑---危机感将胸腔洞穿,而那里空空如也。双眼下意识跟随着盒子的链接转向监视屏幕---

监控系统已经重新修正。苍白的女王依旧悬浮于高天之上,而跪伏于地的日本女孩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她叛逆的挡在神的身前,寸步不让。

预感到危机逼近,贝纳勒斯甚至在它的主人下达命令前就展开行动,魔龙嘶吼着从天而降。但是【审判级】的进击被阻止了,一团巨大的活火从侧面闪现,它挥刀直击了贝纳勒斯,将魔龙撞翻出去。那是另外一个怪物,铠甲从全身各处生长,燃烧的巨像握刀悬浮在芽衣身后,呈现庄严的忿怒像,身形在地面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而女孩的身边腾起漆黑的、仿佛来自地狱般的火焰。

“前辈,这一战,我希望能够自己面对。还请前辈将力量借给我,让我有再度一决胜负的机会。”芽衣恳求。

她身旁的火焰中,樱发巫女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现世的投影马上就要完成,却被芽衣阻止了。

“…芽衣,你要做好准备。如果情况发展到无法掌控的地步,最爱的人,以及这个世界,你只能选一个。”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那是个好天气,暖洋洋的日光照在长空市的废墟上,布洛妮娅吵着要去吼姆乐园。

“如果最爱的人与这个世界之间只能拯救一个?这种事情连考虑的必要都没有。最爱的人和世界,两个当然都要拯救啊!如果有人逼你放弃,那就把想题目的人揪出来结结实实打一顿。虽然是很难办到的事,可是能做到这种事的人,才叫酷啊,酷到让人心潮澎湃。不是么?”回忆里,那个扎着麻花辫的白发女孩如此笑着答道。

“这是琪亚娜告诉我的呢。虽然听上去像是逞痛快的豪言壮语,但是心意是认真的。”芽衣淡淡的说,“前辈,我想证明那孩子的心意,并不是什么空洞的理想。”

以往,这个女孩在琪亚娜面前展现的都是洋溢着母性光辉的温驯爱意,而此刻雷电芽衣终于流露出了身为战士应有的决意。芽衣的温柔时常让人会忽略她的出身,北辰芽衣、坂本龙马、雷电慎太郎,雷电家族历代堪称剑圣的先祖们所拥有的战斗本能,她也都有。

她本就是强大的王,与半空中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共享同一个玉座。

啊啊。是的,这就是人类,在经历漫长时光的巡礼后人的本质依旧未变。相互伤害,也会彼此相爱。或许后人终有一天能够依仗其中的可能性,最终探索出超越前人,也超越崩坏的道路吧……至少,在这个问题上,芽衣的答案就已经超越自己与卡莲了啊。

依赖时就会欢喜,任性时选择包容,胡闹时也会予以纠正。

这样就够了么?

这样还不够么?

所谓答案,还是让史学家们想破脑门去解读好了。

这便是人类曾努力生存过的时代。

从愕然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樱释然的微笑了。

“那么,芽衣……”

“祝武运昌隆。”

现实世界。

“……这算什么,居然露出这样软弱的表情啊,第三律者。”

纯白色的律者之王皱眉,“这就是你的选择?同另一个叛徒一起顽抗到最后?本来以为、至少你能够理解的……这世间一切虚伪的美好,都当毁灭。”

“自我意识过剩了吧,律者小姐?我可没有在同你对话哦。”

人们其实早已遗忘故事最初的开端,在那个名为【千羽】的学园。雷电芽衣曾经那么孤僻厌世,失去了所有,只是想要报复。彼时的雷电芽衣就是像这样言辞凌厉咄咄逼人,而改变她的,便是那个白发的异乡女孩,她那无所畏惧的呆萌笑容,和握在一起、坚定到绝不会放开的手……

想要守护你的这份心意从未改变,即便时光沦陷,沧海桑田。

“琪亚娜,我知道你还在那里。没办法回应我也没关系,现在先稍稍忍耐一下吧。”脚底下黑红色的纹路沿着地面生长,勾勒出繁茂如参天大树的图腾。图腾激活纹路,纹路滋生火焰,而火焰中即将诞生武装和绝世的刀剑。

“我说过不会放弃你的,就如同…你从未放弃过我一样。”

第三代女武神装甲,【脉冲装·绯红】在高强度崩坏能的冲刷下终于彻底解体,装甲大片大片的崩碎凋落,却不曾消散,被一种无法解释的引力支配着,悬浮在半空。

甲片表面生出红热的光晕,像是被置于熔炉深处那样融化,而后重新熔炼为金刚。苍蓝色的扭曲雷霆像龙一样吼叫着贯穿云层,漆黑色的彼岸火焰盛燃如浮世绘卷。

新生的武装在第三律者身上附着,暗红色主题的战国风盔甲,有熔铁的光芒在盔甲表面游走,绘出战云、雷霆与大愿地藏王菩萨的图腾。左肩生出狰狞残酷的鬼铁面,铁甲随着接驳逐渐完整,火星碰撞溅落如光雨,领口处长出防护作用的甲片。而后……身后再次扬起满盈古老纹路的单翼!

概念武装·赤染御魂の鬼铠!

飒爽的天风割裂了芽衣束发的头绳,长发被风扬起,额前一抹血色格外耀眼,头顶与发色一致的黑色狐耳微微颤动,那是被侵蚀律者的力量凭依的象征。即使与律者人格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默契,芽衣也依然是残缺的律者,而现在已经截然不同。

她【补完】了。

在得到第十二位的加持后,不完整的第三位终于再次站在了【终焉】的对立面。

------------------分割线------------------

“大姐,这样真的好吗?”绯玉丸不无担忧的趴在樱的头顶,“其实我有点担心那个小姑娘。”原以为自己的任务是辅助大姐对抗那位苍白色的“姐妹”,没想到这个使命却被转交给了其他人。

第三律者的宿主,如果能够接纳自己的那份力量的话,无疑是一次绝大的机会。反之,则无异于亲手启动一颗定时炸弹,将业已临近崩溃的局面彻底引爆。

“要相信那个女孩子的决意,如果她们这一代人真的能做到超越我们的话。”樱淡淡的说,顺手拔出了赤染樱,通体呈熔火之色的妖刀嘶叫着,将逼近的重神机巴德尔一劈为二。

“相比起那个,其实我们并没有担心人家的余裕啊。该动手干活了,小丸。如果要尽快结束这场可笑的战争,你我的使命并不比她轻松。”

“嗯!”绯玉丸认认真真的点着头,“那么大姐,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

“你还记得当初和我吹的牛皮么?唠唠叨叨的。关于在很多很多年以前把欺负你的坏蛋们一顿胖揍的那个。”

“……啥?”

“真是有趣。”奥托扶住额头,低低的笑了,“在我自以为游戏即将结束的时候,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不过,是时候去结束一切了,这个游戏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幽兰黛尔,立刻前往赫尔海姆实验室。战争已经打响,我把最大的功勋留给了你。向女王们(Gods)奉上弑神之枪吧,让诸神见识一下人类的觉悟。”

“是!”

通讯终端的另一侧重新回归沉寂。

而屏幕上最终的争斗已然展开。魔龙与巨像拼尽全力绞杀着彼此,它们的主宰者则展现了更为针对的姿态,血红色的魔刃狂啸着劈开虚数构建的亚空枪阵,就立刻有新的枪作为填充,俨然如拱卫御座的铁荆棘群,厮杀无休无止,强大的力量轨迹甚至改写了云层与风的流向,雷霆在云间咏唱战歌。

战斗一次次突破了天幕,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去往空无一物的铁灰色穹顶。昔日诸神漫步的庭院,如今终于也被人类心中执迷不悟的火焰所填满。

罗马绝非一日所能建成,却将在接下来的几小时内毁灭。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