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战争前奏#0


战争前奏#1

http://yuyuedecandang.lofter.com/post/1f3afc1b_ee955bda

女娲最近对伏羲的意见蛮大的。自家姐姐做事,真是越来越不省心了。

先不提挑食的事情,就说说那套奇怪的蛇鳞衣。本来女娲作为正经的acg宅女一党,对cosplay有着极高的要求,这种不伦不类的扭动play是完全看不上眼的。不过伏羲有解释过,这套衣服用了女娲完全听不懂的仿生学原理,是种符合老姐高大上风格的好东西。而且据老姐所言,等她们这些先驱者从几万年的休眠期苏醒过来,地表的生态环境会回到最适宜人类文明诞生的萌芽时期,气候与现在会完全不同,那时这套装备才会真正派上用场。

关键是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时候了……根据计划现在所有选定的先驱者都该躺入休眠舱进入沉睡,大家约好在几万年以后还要一起浪(不是)。但是伏羲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老姐一向丢三落四,生活方面一直是自己辛辛苦苦的照料着老姐,却常常被老姐各种后知后觉的言论气的够呛。

“唉,”不过老姐偶尔也会用一种充满感慨的眼神看着自己,女娲还以为自家老姐终于开窍了……然后只听老姐长叹罢了之后继而担忧道,“女娲啊,没了我,你该怎么办呢?”

妈的智障!

不可否认的是,老姐做事情的确有一套,当初崩坏没爆发时老姐就是金融界的一把好手,眼光独到且毒辣,本来一边吐槽着自家宅女妹妹,一边绞尽脑汁的盘算、如何给这个一不相亲二不参与社交的宅女妹妹准备能应付下半辈子日常和手办开销的零用钱,然后在市场上把对手杀的丢盔卸甲七零八落……

在某次饭后闲谈时老姐透露,当时这笔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之后大崩坏来临,银行倒闭,资本家们跑路,金融业破产,物价也跟着哗啦啦的涨。幸存的人类政体实行配给制度,那些钱的价值贬的还不如宅女妹妹整天收藏的那些【废纸】来得实惠---貌似宅女妹妹管那些废纸叫海报来着?

“啊。你先去吧。要有个大人的样子,不要总是缠人的,你以前就老是这样,我不回家就躺在被窝里瞎玩,就是不睡觉。”女娲终于找到自家老姐时,伏羲只是皱眉,指了指屏幕,“我在等自律防御单位PROJECT MEI的试启动,在你睡觉期间安全方面的问题就全靠它了,我可不想休眠中忽然被律者找到什么的。”

……其实老姐一向不解风情,她倒是习惯了。

不过以前还真没发现老姐是个起名废,比如她把她自己亲手打造的火炮武器叫做伏羲之书,然后擅自给妹妹的手办大剑命名为女娲剑。再比如今次的防御程序,不就是用了大姐头MEI的名字么……这种简单粗暴的命名方式,这样的家伙居然肩负着为支配之键寻找适格者的责任,万一将来碰到那个适格者叫狗蛋儿怎么办?支配之键难道要叫狗蛋儿剑么?

对于某些人来说,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对于另一些人而言,时代从崩坏降临时才刚刚开始。加入逐火之蛾组织之后,伏羲可怕的【才能】开始得到全面的展现 。

那是对于时机和事态发展的精确把握,从伏羲混迹金融圈时,这种稀有的天赋就有所萌芽。凭借着这种能力,伏羲成为了让自己人都害怕的崩坏兽杀手,带领着自己所属的小队在一次次任务中幸存下来。大概从那时起,伏羲就已经开始为被选为【终端】系统的管理者打下基础了吧。

不过再优秀的战士也有后知后觉的时候。“喂,女娲,你是不是在和别人说一些奇怪的事情?”废话啊大笨蛋,要不是我处处在外宣传你的英勇事迹,大家怎么会投票给你让你当队长嘛!要是这幅懒洋洋的面瘫样给人看见可就露馅了,战斗时威风又凛然的队长私下居然是这个样子……

正是因为如此。正是因为这家伙实在太让人火大。女娲对伏羲的不满,在现在这一刻,到达了有史以来的新高度。

“喂,伏羲!”

“…………”

“说话啊喂!”

“我用眼神回答你了啊,我愚蠢的一毛豆哟。”伏羲以光速偏过头,用丢过来的眼神如此回答到。

“问你话呢,严肃点啦!不光是你,Kevin呢?有时候这家伙的行动力就像他蓄的那个小辫子一样可笑…还有还有其他人……所以说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在原定地点集合啊!?”

“啊,Kevin么,他大概已经去杀终焉律者了吧。”伏羲小心翼翼的端起放在身旁的茶,喝了一口,生怕热气把自己舌头烫到了。一边眼睛还在紧紧的盯着屏幕数据的变动。听语气倒像是在说“Kevin又用天火圣裁把食材烤糊了”。

…………

!?

“啊。不光是他。还有其余几个人也是,那帮使用神之键的家伙们。”

“为什么…”明明之前在会议时就已经说明了啊,MEI公布了所有的数据,将【人类文明无法战胜终焉律者】的结论公布于众。从而得出了必须放弃作战,休眠以等待下一次人类文明繁兴,战胜崩坏的方针。而大家明明也都接受了啊……

“因为她们是战士,一个战士是不可能轻信数据或是命数这种东西的,这样的人在战场上活不长久。而且她们手里拿的可是神之键,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器。有着这样的机会,她们距离拯救人类的文明也许只有咫尺之遥。谁不会头脑发热想挑战一下命运这种东西呢?”

伏羲摇头,

“其实从会议时我就看出她们没有一个人真的接受MEI的结论,但是没人想去激怒已经病体缠身的MEI。

MEI是我们之中最努力刻苦的人,得出这个结论她其实心底比我们都难过吧?虽然她看上去那么冷静。”

“那你怎么还有闲工夫在这里……”

“当你看到Kevin的眼神,当你看到那群人的眼神,你会意识到她们是无法被说服的,也无法被言语阻止。能让她们停下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终焉律者的死亡。……或者她们所有人的死亡。”

“再说什么劝阻的话,就真的是不识趣了啊。”

“那你怎么还呆在这里?你应该去和她们一起战斗呀!”

“我卜了一卦,卦辞曰:”占得上乾下震,天雷无妄,变爻上九。爻辞曰: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说点我能听懂的!”

“我去了也没办法,凭借智谋对抗律者的战斗已经走到尽头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并没有旁门左道施展的机会,第十二位和第十三位的诞生,就是我们最大的教训。”

伏羲坦然地总结,似乎并不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惭愧。这也是她的生存准则,伏羲对认定了的事情做出判断,就不会再受外界因素的动摇。那帮家伙是她的朋友,她尊重她们的选择,提出了参考意见,却不会因此将自己牵涉其中。

每到这个时候某种残酷的气质就会刺破伏羲慵懒散漫的外壳,她在推算和演进战场上的事态发展时会变得锋芒毕露,外人会评价她更像是逐火之蛾的领袖MEI,而不是和她相貌几乎无二的亲妹妹。

“但是。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拯救人类的话,大概只有人类的勇气了吧?。有些人把这种愚蠢的战术称之为背水一战。但是当所有精英的办法都失效时,何不使用愚蠢的,不可理喻的老祖宗们的办法呢?正是这种无法用理性解释的东西创造了人类文明的开端,不是么?”

突然说出了不符合老姐一贯偷懒风格的奇怪台词。

而且,即便是我们的意见能达成一致,也必须有人去挑战那个【神】不可。终焉律者的进击打破了原定的计划,不能等系统自行完成调律了,必须有人为防御系统的启动争取时间。MEI的圣痕计划也没有完成,那个计划即使是我也无法全部理解的,只能交由她一人操作。”

“祂(GOD)已经发现我们了。

就在我试图阻拦她们的时候,红色预警已经开始。”

红色高危警戒,换言之,律者级别的预警,没猜错的话也将是最后一次律者级别的预警。那个探测范围最大上限是两公里,也就是说有一个律者即将从两公里外来到这里,杀掉所有的活人,而祂已经开始行动了。

至于那个律者的名字,实在是太明确了。

如同迎接末日一般明确。

而自律型防御单位还没有完全激活。她们所有人还没有进入隐蔽状态。

可以料想,老姐和那帮家伙在争执的过程中突然达成了戏剧性的一致,而这也是为什么伏羲还没有躺入休眠舱的原因,她在等待她的朋友们归来,无论是死是活;她也在等待测试那个取了个莫名其妙名字的防御系统的激活结果,这样那些在死亡前线挥舞着神之键随时可能送命的大笨蛋才能第一时间撤回来!

伏羲缓缓地说,“终焉律者,就要来了。”

像是为了验证她的话,巨大的震动从头顶传来,几乎让伏羲咬到舌头,她跌跌撞撞的,和前来援助她的妹妹摔成一团,茶水溅了一地。为了修建这几座避难所逐火之蛾投入了大量资源,毫不夸张的说,避难所所使用的技术力量已经足够超前,和神之键同样是人类文明成果最强的证明。

头顶的十几层对崩坏特化型魂钢防护装甲几乎无法阻止那东西的余波,那东西本来是为了抵抗核弹级别的连续攻击而设计的,却抵御不了天罚一样的愤怒。

那是红莲怒涛焚烧苍穹的光明神话,战火如利剑那般劈开半空中积郁的阵云,暴雨瓢泼而至,厚重的蒸汽层在城市废墟的上空驰骋奔涌。同一时刻,有不可动摇的身影们在战场上疾行,踏破漆黑如磐岩的长夜。神赐的力量被牢牢掌握在逆神者的手中,籍此向诸神座上最后的神明发起讨伐。

伸手不可见物的烽烟后传来了冷笑声,绘满图腾的巨大光雨围绕着人形编织成翼,咆哮着将铁灰色的雨雾撕成碎片,宛如降世的神谕。不过神明已经不会给世人降下什么喻示了,神的意志只是明确的毁灭。而神的面前,有人僭越的站立着,手中提着一把燃烧的剑。

人类史上最后的也是最壮绝的战斗,开始了。

emmm……关于上个文明纪元的部分就这样结束了,#1开始会是天命内战的内容,八重樱、齐格飞·卡斯兰娜、第一律者、真·琪亚娜、奥托等人将陆续会加入战场。这一篇的主要是想引出终焉律者与Kevin之间的隐藏联系,不过篇幅有限没有写到……之后会在后文通过阿符的梦境得以展示,这也算是这篇的一个重要伏笔。

另外这个长篇也是想用来满足我一些奇怪的脑洞,比如卡斯兰娜家的黑历史,比如阿符的太虚之握其实是无限手套什么的……(x),再比如卡莲和阿符结结实实打上一架,没错我就是对紫鸢篇很不满……

p.s.为了防止误导萌新,自律防御单位什么的是我瞎编的……游戏里倒是有个自律作战单位a1…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