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战争前奏#1

长篇。开头没写完。

主cp琪雅,樱莲,布希,大概会有真琪,奥托碎蛋预警(啥!?)

写这个篇章是为了满足我一些奇怪的脑洞,比如阿符的太虚之握其实是无限手套什么的……

---------分割线------

八重村。

罕见的令人不快的雨天。豆粒大的雨点落在神社光滑的屋檐上,砸出涟漪,细碎的雨花夹带着丝丝寒气,让人想在这种天气里老老实实窝在家里,喝上一杯热乎乎的烧酒,守着最亲近的人,说几句不打紧的闲话,就这么消磨时光,然后感到肺腑一点点温暖起来。

八重樱没有待在家里。她站在村口那棵高大的樱花树前,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头顶的凉意不见了,有什么东西遮挡了雨花。樱抬起头,看见了绯玉丸那张冻的通红的小脸蛋,小狐狸不知道哪来找来的一大片荷叶,颤巍巍的在头顶煞是费事的举着。

“回去吧,回到家里去。”樱抚了小狐狸的脑袋,把那里雨水拭干,然后把她拢到自己袖子里。

“小丸你不等今天的油豆腐么?着凉了可不让你出来玩了。”

“雨下这么大,小食店的阿婆早打烊休息去了。”绯玉丸轻轻抽动着小鼻子,话里带着很重的鼻音,大概是真着凉了。她上次偷看樱和卡莲共浴时不慎掉进温泉,捞出来时也是这德性。

“大姐…”绯玉丸犹豫着。窝窝头大小的手爪纠结在那里打架。

“大姐真的要去么?”

还是问出来了。绯玉丸心里紧张的不行。果然大姐听到这问题会生气的吧?遭到呵斥或是责备都是很正常的下场。即便是温柔如大姐,也不该允许别人这样再三质疑自己的信念。真是的,这种紧要关头卡莲大姐你在哪里啊喂,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明明卡莲大姐在的话事情就好办的多……

“嗯。”樱仅仅是轻轻的应了一句,并没有进一步说明。

“不对吧,这一次大姐的朋友们,可没有向大姐提出请求帮助的要求喔。”绯玉丸偷偷看樱的表情,依旧平淡,于是壮着胆子接着说,“”

毕竟是侵蚀律者,即便失去了昔日全盛的力量,她依然是【第十二位】,在崩坏(GOD)的御座占据席位的一员。只要愿意,她对位于另一端的现实世界中发生的【事件】,或多或少也能探知一二。

但是,今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大姐参加了。

现实世界事件的发展开始超出想象,自己的同类---这一世代的律者们---正在成群结队的苏醒。

无法预料的局面正在形成,那是与绯玉丸曾经生存的时代相似的乱世,战火与对死亡的恐惧是最好的催化剂,世道与人心都将变得不可救药。即便自己的大姐出于对那些【朋友】的关心,试图施以援手,也已经不可能再改变什么了。

木已成舟。

“小丸。”樱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你听到了么?那个歌声。”

歌声?

“从彼岸的另一端,传来了歌声。女孩悲恸的叹息着,她做了一切她能做的,但她依旧拯救不了她的爱人。那个结局没法改变了。于是她用尽自己的心声在传唱,忏悔她的软弱,她的无能为力,也许只差一点点,就能改变注定的结局……但还是做不到。”樱轻声说着,“真是像啊……就像……”

“……我和卡莲。”

历史总是在奇怪的地方重演。

在那个被烈火行将焚烧殆尽的神社里,黑袍白发的代行者拔出被封印在十字架中的圣枪,以叛逆之姿冲向了霸占稻荷大明神之名的妖魔。不可名状的圣言、福音武装与崩坏加持的火焰与爪牙,贯彻一切的死斗将名为【八重樱】的女孩作为人类生存的最后时光彻底撕裂。

那一刻流着泪水吼叫着要舍弃世界来守护自己所爱女孩的卡莲·卡斯兰娜,也许才是最强的卡莲·卡斯兰娜吧。那一刻她便是背叛者犹大(Judas Iscariot),那位史书都回避其存在的圣徒,要以自身的行迹挑战教条、宿命和不可改变的未来。

正如所有卡斯兰娜的誓言那样,她们是人民的守护者,崩坏的死敌。但是在那个瞬间卡莲的内心动摇到不能自己,那是她的心声,卡莲真的希望让樱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愿意去对抗所有意图伤害她的一切。

卡莲失败了。

于是卡莲只能食言,为二人的邂逅与相恋终生忏悔,她亲手封印了自己的爱人,徒留樱一人去等待那个五百年后如镜花水月般的空洞结局。而后卡莲甚至连生存的意志都一并丧失了,毫无反抗的被捕,受到审判,然后在某个刑场上不明不白的死去。

命运就是如这般嘲笑凡人的奋勇。

#没写完…目前就写了开头的流水账,之后八重樱带着丸子会参与天命内战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