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一时咕咕一时爽,一直咕咕一直爽

完全不知写到第几部分の草稿+1

"That's all."

一切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

血火填满的天幕下,堆积如山的尸骸上也被染上了丧乱的猩红色,地藏御魂拄在Sakura的身旁,从刀身上滴落依然温热的血。

人群和崩坏兽都在逃亡,在死斑的浩劫面前食物和捕食者的身份似乎变得没有意义。人群里也有Sakura茫然的双眼,她呆呆的抱着卡莲的身体,任凭人和兽从身边逃亡,不守护也不杀戮,曾经给予依靠和温暖的肩膀此刻如此瘦弱,她似乎不再感到痛苦,只是麻木下去。

"只要他们的心底还有希望,那么我愿意为他们的希望战斗。"Sakura Kaslana曾经这么说过。

她错了。

彻彻底底的错了。

她以为自己是来改变一个尚未结尾的悲剧,只要拼尽全力,也许就能让故事里的主人公拥有不一样的结局,她要以自己的一切去赴那个赌约,世上并没有不可打破的宿命,她和她热爱的一切也不是那个倨傲主教手里的一个玩物。但是她错了。她才是悲剧的主角,只是姗姗来迟。她不顾一切的前往终幕的舞台,却只来得及如约出演最后的剧目,见证本该发生的一切。

主在哪里?你亲眼看到卡莲死在眼前的时候,主在哪里?我失去我最爱的人的时候,主在哪里?那些满口大义的乌合之众又在哪里?为什么当我只想让卡莲活下去的时候主不回应我的祈求?为什么当我为了信念满手鲜血受尽千夫所指的时候他们又敢齐声指责我,说我残酷不仁?

最后的故事已经演绎,剧本失去了存在价值,应当被焚为一炬的时刻到了,不被眷顾的三千世界也俱为焦土。在那之上,完整的赌注缓缓摊开。最艰难的抉择,需要最强的意志。

人们总是喜欢自己更幸福,比所有人都幸福。当一个人再也无法为自己而幸福时,他就只能从别人的痛苦里榨取快乐。

自那个人死去那么多年以来---

这是奥托·阿波卡利斯最快乐的一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