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一时咕咕一时爽,一直咕咕一直爽

全面战争#终章 act.6「剧本」

by@米浆

(替我把伤脑筋部分完成的菲菲是人间之鉴啊啊啊)

【15世纪】

人类犯了错。他们双足立于大地,双手创造工具,头脑辨识天意——唯独,却没能真正的发现自己。而现在,人类已经有了发现的资本。

我是指,看看这个15世纪。蒸汽机的烟气,高楼矗立的城市,金银币敲击的海岸,环球奔波在风浪里的战舰…自然所无法拥有的奇迹,正在被这个猿猴进化来的小东西造出来。不过可惜了,进化论的出现还要再晚几十年——还好父亲没有那个福分,否则天命辛辛苦苦凝聚如此之久的人心纲常也最后只是唯心主义的笑柄。改革改革,真是好东西。

这个“剧本”的世界观很接近我的原来世界,至于是哪个,总之就是那个。但剧本就是剧本。那个巫女,如果顽强到仍未湮灭的话,想必会来到这里吧。

但是看看这个15世纪。

无比——接近的——

【备注F789】

早上10点不是威尔森女士忙碌的时间点。虽然“餐馆”这种东西最近几年才在港口边兴起,但这难不倒会计算、会打交道的威尔森女士,她现在已经了解了饭点的差别、食品的保存、老海因里奇家的鱼比较合算、以及女儿从奥莉农场带回来的蔬菜才比较新鲜等等。

对的,女儿。安娜·富拉德·威尔森,今年8岁,是个懂事的孩子。至于老痞子威尔森先生?啊,听过《马克波罗行记》的零星半点,这受社会上兴盛的冒险精神的“蛊惑”,追求那个传闻里的黄金国去了——或者是神州?这一点威尔森女士已经忘的差不多了,她实在不愿意谈起那个“没头脑的、脑子里塞满臭袜子”的威尔森。

还好女儿还在,餐馆还在,老朋友还在,她的大小姐还在——生活不如意之中也终将有可能。就像这15世纪的其他人一样。

“赞美工业!”威尔森女士今天也在闲时感叹着,老式的黑色连衣裙被夸张的动作带着飘荡,中年女性的臃肿和爱笑却彰显出异样的顽皮。但这也是卡莲喜欢威尔森的一点。因此每周三和周天的早上,小餐馆里都要给这个教会的大小姐准备好一个席位。

不,现在应该称呼为骑士团长了吧。

“啊,我的小姐,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您看看周遭!商铺里的欢声笑语,纺纱厂里的织布声,坐满了人的剧院——我从没想过世界变化如此之快!”

“感觉好日子就在眼前了!”

卡莲嘴角上扬,仔细聆听这位健谈爱谈论的老女仆畅谈自己的想法。虽然明天她若是看到了太阳不见而灰烟冲天的话,那么下一次的演讲就是“万恶的煤炭与工厂主”。但没关系,骑士团长喜欢,一切都不成问题。

上次三位骑士以异教徒的名义行抢劫之事,像粗鄙无礼的野人一样闯进来时,却看到他们的团长和“异教徒”聊的开心的时候,手上的枪都差点吓掉了。

心虚地陈述完来由只得到了一句:“怎么会呢,肯定是搞错了吧。我回头和奥托说一下,你们下去吧。”

当然了,卡莲再也没见到过任何骑士闯进餐馆的事情。但是威尔森女士也很开心,因为她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尤其是星期三那些瞻仰骑士的先生和女士越来越多了。

安娜的哈欠打断了她的母亲,而每个健谈者都讨厌听众打哈欠。

“安娜!注意淑女形象!”

“妈妈你也太————没劲了。”女儿特意拉长的声调更让人不快,“我觉得那些东西才不好呢,老鼠最近都变多了,天也灰蒙蒙的。”

“对了,卡斯兰娜!能不能再讲讲海里的故事!”

威尔森女士的眉头拧成一团,眼里像是喷出火来:“安娜,都说了——”

“没关系的,希尔德。”卡莲依然喜欢叫她本名,这总能让希尔德·威尔森想起自己年轻时为8岁的大小姐梳妆的日子。

不理会女儿的鬼脸,软下来的老板娘只好摇摇头。“你老是宠着她…以后不知礼数怎么办?”

“想想当初是谁宠着我啊。”

“哎…真是败给你了大小姐。我去帮阿瑟准备今晚的弥撒了,你和安娜好好玩吧。”

安娜像只兔儿一样蹦下了椅子,迅速地向母亲挥手告别后马上粘上了常人根本无法接近的骑士大人,一遍又一遍询问着那些童话里的景象,脑中勾勒着着外面的世界何其美丽。

但有时候安娜也会觉得,光是审视这张脸与眼睛,其实已经很美了。

卡莲·卡斯兰娜有双让人心醉而温柔的蓝色眼睛。

###

——安娜·富拉德·威尔森,今年16岁,是个能独挡一面的少女。

今天是星期天,神创造完世界后休息的日子。6年前,现在正是值得期待的时间点。但现在,她只能坐在自己喜欢的摇椅上,和淡淡的阳光与吱呀的声音作伴。

空气里是腐朽的味道,木板的、海浪的、远方的、夹杂着化工厂的、还有人的。可能是因为最近风太少了,少的吓人,明明是好好的夏日,这份沉闷却总让人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恍若这世间的沉闷与不安,将焦黑涂抹到各处。

是啊,焦黑。

安娜迅速捂住了嘴。她弓起上身,将反胃感吞咽下去。老木椅也顺势摇动,吱呀作响的声音却成了少女耳里唯一的安慰。

“我没事,老伙计。”

“你也,很想母亲吧。”

“叮当~”那个门后铃的响声在安静的小餐馆里格外响亮。

安娜不得不站起身来,拍理好自己的哑绿色百叶裙,像个真正的老板娘一样熟练地拉开内门,摆好笑脸:“不好意思,今天——”

可是就算六年的经验,也没办法告诉她怎么应对一个头上顶着兔子耳朵的人。

——

尸体的味道。这是Sakura的感觉回到意识里给她带来的第一条信息。

确实有些好笑了。无论何时何地,这样的自己居然对“死”对感受如此敏感。或者说,是刚刚和死亡来了一段华尔兹的原因?虽说这样的命悬一线也依然熟识了,但每当Sakura能再次睁眼接受光明的洗礼时,心底还是浮出存活的幸福。

还活着。

或者说,在天堂了?

阳光,白天。石板街道,城市。服饰,西洋?船舶,海岸。

最能确认的事,是Sakura完全不能确认自己这是被「蠕虫」抑或「噬星者」吞入后,进入了何处。但自己的四声道能清晰地捕捉四周的窃窃私语,让人汗毛直立的害怕的那种。那些不知是人类还是幻影都摆出标准的看客样子,捂着嘴私语,眼神打量不断。

“那个耳朵!那是兔子的耳朵!”

“刚刚这里没有人啊…”

“要不要叫骑士团的人来?”

“快走啊!要是她是魔女你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魔女!!!处刑魔女,这样瘟疫才能停下来!”

“让开让开,把她抓起来!”

…走为上。Sakura手握腰间的御魂,向后微退半步,伏下身子,在人群一哄而上之前,在原地不留下一片花瓣。在人群的混乱与吵杂里,他们明显没有足够的注意力集中在屋顶。

“到底怎么回事——”Sakura尝试在刚刚和正在厮杀的人的话语里找一点线索。“剧本”这个词抓住了她的神经,接着串联起来自己刚刚的认知,答案似乎近在眼前——

但她却咬紧了下唇。

“啧,那人真是疯了。”她跳下烟囱,锁定了一扇门。

——

Sakura以为这里面是没有人的。看到这个少女微微受惊的表情,她心里伸出一丝无名愧疚。

“不好意思——”刚想一个瞬身再次离开时,那些吵杂的声音再度打断了:“我看到她跳下来了!就在这边!”

黑暗的中世纪吗——她也曾经听过相关的故事。

手上的一股劲儿抢在她逃开之前,将这个不知名的来客拉进了内屋。而后女孩又折返回去,从窗户外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向了另外一边才松下一口气,她顺势拉上了碎花的窗帘,将阳光和外界与餐馆隔离。

站在内门的Sakura有些不知所措地又被女孩推进了门,粽色木门将两人与外界再隔绝出一道屏障。

“抱歉,请恕我失礼。”少女率先开口,“外面那些人很疯狂的,请暂时不要出去好吗。”

Sakura微微一偏头,略带疑惑地问:“谢谢你的帮助,小姐——”

“啊,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安娜·威尔森。叫我安娜就可以了。”安娜的棕色长发辫松散地搭在一边,皮肤是标准白人肤色,五官还是很规整的类型,青春期少女的羞涩也一点不差。

“你为什么帮我呢?他们都叫我魔女呢。”Sakura毫不在意的动了动耳朵,头上的那对。

“…你看起来需要帮助。而且我知道,其实根本没什么魔女的。”安娜眼神不自觉下移,可能也在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太大意了把奇怪的陌生人带进来。

“你知道?”

“…是的。那个被叫做黑死病的东西是疾病,和人明明、明明没有一点关系。”她又强调了一遍。

Sakura还是直视着她:“是母亲,是吗?”

安娜受惊地颤抖了一下。

来客可没有闲着。这个狭小的私人房间可以看出的东西比人想象的多。双人的大床,不适合少女的摇椅,孤独而狭小的感觉——还有挂在墙壁上,明明和少女体型完全不合的女仆装,却打扫的干干净净,仿佛不曾染灰。

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没关系,我并无恶意。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她的背后也背着呢,那个曾经之物。

“再次感谢你的帮助。”

安娜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真正对上了自己的视线,而Sakura捕捉到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讶异。少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眼,不顾周遭道出自己的心声似地说道:

“您的眼睛…

“和卡斯兰娜一样温柔呢。”

这次轮到她微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