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相对完整的(草稿的草稿)

由于本章节关键部分交由菲菲完成…

所以我咕了.jpg

拿出手机开始写孕莲)

“知道么?其实你并不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奥托。”

“你到底想说什么!乡下巫女!”

“无论如何都要到达卡莲被救赎的世界,你之前是这样说的吧。现在就由我来粉碎你的执念。”

所谓的圣诞礼物的名义之下,被包裹的真实,被奥托视作实现愿望的工具,究竟为何物---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奥托主教!”

“为什么会有连扭曲之键都无法观测到的世界线存在,”

“为什么会出现与你绝对相似却又绝对对立的「我」的诞生,”

“为什么Sakura Kaslana的存在即使是跨越所有已知的世界线也找不到历史记录!”

“答案只有一个…命运已经被破解了,在无数个可能性的洪流交错之中,再怎么否认也没有用。最后的结论就早在你的眼前!斩断命运的链条,塑造出与诸多世界线截然不同的「我」的存在,从潘多拉魔盒中释放希望的---正是卡莲·卡斯兰娜本人啊!”

希望是存在的。某个世界线被卡莲亲手改变的结局,当她自己说服自己留在极东的小村庄,不是以圣徒或者骑士,而是以一个女人,一个妻子的身份---向巫女托付身心,这份心意最终所引发的因果律的暴走---那个仿徨于世界线夹缝的漂流武士Sakura Kaslana本身便是「希望」的那一侧世界存在的证明。即使形状出乎意料,但是结果无法否定。

那种事情无所谓。

但是奥托瞬间领悟了,以他那当之无愧的天才头脑领悟了---

自己的计划是存在纰漏的。

不,奥托·阿波卡利斯是这世上唯一的仅存的天才,他的智慧怎么可能错判?即便是出错,那错误,也只可能在于神之键这不完善的工艺本身---

被扭曲之键观测到的世界是有前提的。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大致而言是这么回事。观测建立在双向的基础上,当奥托通过神之键的力量窥视其他世界的可能性时,本身也暴露在其他世界线的视角下。正是这种特殊的实际条件,令各个世界线上的奥托做出召唤「观测者」以及被其驯服的「噬星神·兽名目录」的最终决议。

但是,事实真是如此吗。

若是将整个事态进行拆解,不难发现,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奥托,在这场针对命运展开的豪赌中,拥有的选项都少的可怜。即使是噬星者,如果缺乏因果线编织成的路径,也仅仅是被自身起源维度束缚的困兽,无法在平行世界中随意穿梭。

他们能选的只有启动扭曲之键,向噬星者发出邀请,敞开门扉,在与其他时空奥托的融合中,迎接自己世界的灭亡。或者什么也不选。

所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奥托都选择了前者。

这是人类史上最荒唐最不可思议的豪赌,赌的仅仅是一个可能性的存在。

但是。

但是---

如果某个世界线上的人们并没有制造,或者启动、激活这把神之键的话。那么位于不同时空的扭曲之键,是不会产生链接的。双向观测,自然无从建立。正是因为如此,Sakura Kaslana这样的异质存在,对自己而言,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那么。

奥托所期待的,「卡莲得到拯救」的充满希望的完美世界---

存在于「那里」的奥托---

真的和自己是一样的吗。

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无忧无虑,简直是自己的梦想成真的世界。如此那般,已经没有战斗理由的奥托。

又为什么,要走这条几乎不可能被走通的路,启动这架根本不可能被束缚的弑神兵装呢…

或者更糟,

他太懂情感对人类的影响了,既然那个极东巫女在经历过与自己类似的事件后,也会变成眼前这般执念不亚于自己的可怖怪物,那么反过来…如果自己没有目睹卡莲的死亡,如果自己根本没有怀着那种扭曲到撕裂一切的悲愿,如果自己只是作为普通人庸碌幸福度过了一生---

自己是否还能理解如今自己的处境?那样的自己,会敞开门扉迎接自己的到来么?

让自己得到幸福的世界,理所当然也是卡莲会被救赎的世界---那样的世界或许真的存在。

但是通往那里的希望却---

打倒奥托的,不是别人。

最后的最后,阻止奥托的---偏偏是他自己。这大概是整件事里最疯狂也最正常的部分了。

想要大笑。想要痛哭。想要咒骂整个世界想要赞颂主的荣光想唾弃基督的十字想要杀死所有的活人---

想要再见到卡莲。

你憧憬的事物,我并不否认。但仅仅毁灭对立的世界线是不够的…通向那里的道路并不存在啊,你比任何人都明白,从一开始你就比任何人都明白…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不是么?

如果身后也是空空如也,那么回首的意义何在呢?

我唯一能理解你的,便是目睹卡莲逝去时的那份痛苦…不论那是否死得其所。所以要前行,无论是否背负事物。留在原地一定会被不甘心的情感杀死。

可是仅仅为了这种理由前进,未免也太可悲了啊。

卡莲从未要求其他人去继承她的意愿,也从不希望这份心意被强加于人。她只是希望其他人都能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无论是你还是我。

“故事的存在冥冥之中自有其意义,但是,仅仅为了取悦读者的话,那也太过悲哀了…不是么?奥托。当真要毁灭下去吗,直到写在命运之中那些不合心意的也全部抹去,直到剩余的世界也俯首取悦于你么?你的狂妄已经不亚于神明了啊。”

“呵,巫女啊,你所牵挂的东西,倒是越来越靠近那些庸碌的人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