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全面战争#终章 act.4「死斗」

这世上,存在着【值得被传颂之物】。一代又一代的理想主义者们或狂徒们,大概就是为了那个而战斗的吧。为了勇气和自尊能够传扬下去,为了人类能够不至于悖离【人类】之名。

然而在最后一日到来之前,流离之人注定要颠沛流离,为了昔日许下的心愿而踏上战场,却仿惶于没有终点的报应轮回。这是他们为理想支付的代价。直到,怀揣心底的那份憧憬都彻底磨灭----也不得解脱。

而所谓的憧憬,内心为了自我满足而书写的虚妄幻影---

最先被打破的---

究竟是哪一方。

目前还尚不可知。

天平的维系终于摇摇欲坠,为一切因缘际会划上句点的战斗仍在持续着,挤压着那些依旧灼热的心愿,人们为了塑造他们至今的事物而流血而嘶吼,为这场悲哀宏大的矛盾螺旋献上新的祭品。

引力在坍塌。时间的概念冻结。哀嚎与怒火被放置于世界彻底忽略的立场上。斗争之时所爆发的崩坏能反应,产生了巨大的「引力」,将战场拖向实数与虚数空间的夹缝,从身旁掠过的高耸入云的钢铁废墟被分解为单一的虚数模块,被反复改写又反复抹消,不堪重负的碎片化的「现实」向着低次元坍塌滑落,直至湮灭。

即使如此。这两人,仍未停手。

为了否定对方的生存方式。

为了给漫长的悲愿予以终结。

比人类,更像人类的崩坏,和,比崩坏更像崩坏的人类。

宣战的布告从未公示,双方却早已心知肚明。不惜一切,不死不休。

机械的运作声不合时宜的打碎死寂。第五神之键,源自冰之律者的急冻权能,晶蓝色的壁垒拔起如山岳,气温以能够被察觉的速度跌落,但是在到达极度零度前便被高热的熔岩龙卷击溃。Sakura挥舞着轰鸣的火剑发出将冰墙彻底蒸发的斩击,另一只手将血色太刀插回刀鞘,酝酿着杀意。

奥托是一个疯子,但奥托的计划并不疯狂。它能够扭曲世界线,仅仅因为它真的能够扭曲世界线。与Sakura敌对的这个生物是从所有「卡莲存活失败」的世界线召集的奥托的总和,风格迥异并繁衍到巅峰的科技树能够弥补这个癫狂头脑可能存在的一切缺陷。

虚空里重新泛起熔金色的涟漪。只是这再也不是什么虚空万藏的伪造品了。依靠扭曲世界的第十三位的链接,从不同时空平行存在的破坏之键同时被传送到了这个战场上,货真价实的多元天火饱和炮击。人类史上从未有人执意举办如此盛大残酷的葬礼,被创者唯有在华丽的死亡里燃烧,燃烧到灰烬都随风而逝。

回应它的是吞噬一切的火幕,短短几分钟后天火再一次出鞘,历史上曾经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Kevin Kaslana,传说中的卡斯兰娜家的战神。以「犹大誓约·神格觉醒·颂歌形态」的加护为底牌,Sakura毫不犹豫的解锁了天火那种光辉重剑的姿态,火光与火光,赤潮与群星相撞,压倒了复数的天火轰击。

反而奥托的身影被笼罩在火风里,即使是有着黑渊白花那近乎不死的回复能力也需数秒自愈。这数秒内敌我距离被迅速拉近,立场突破到了双方伸手便能致对方于死地的程度。地藏之刃在手,破空,行云流水般流畅的一斩。寄宿在刀身内的灵狂暴的撞击着框架,渴求着解放的时刻。

这是Sakura夺来的机会,奥托手中掌握着神话般的权能,但是神也需要花费时间去下达命令,而武士们则不然。他们需要的只是一斩,行云流水般流畅。一剑挥下魍魉退散,从奥托血肉里滋生的魔物躯体被血腥的一分为二,当之无愧的十一胴切。行云流水般流畅的一斩被终结了,原本处于半跪状态的奥托突然抬头,挥拳击中了Sakura的腹部,突如其来的反击快到无法反应,太刀伴随着痛楚脱手。

从刚才开始进攻时一切正常---直到自己逼近奥托时,忽然产生了变化---从直觉判断是如此---对比双方的行动之下,就好像原本以正常帧数和速度播放的画面…被人为按下了放慢键,于是那一击变成了慢镜头,而奥托的动作却不受影响。

自己的动作…变慢了?

不,自己的意识依然与思维处于同步的状态。肌肉也没有疲惫感。甚至并没有出现遭受精神攻击或者迟滞的状况。数百年历经战场的经验令Sakura做出自信的判断。

那么,奥托的动作变快了?被天火圣裁直接杀伤也不能威胁到天命之主么?

不,天火确实奏效了…因此奥托没有展开更有效的攻势,它还需要时间去自愈,因而只是终结了自己的进攻。因此奥托还能变的更快!虽然尚不清楚它的这种能力从何而来,但是奥托的速度绝对能够变得更快!
快到…当奥托完全自愈时,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反击!

从那个身形上开始发出意义不明的震颤。

必须提早使用「那个」了么?

自己与那人不同。无论就哪个现实而言,奥托·阿波卡利斯都有着数不清的底牌。而当这个底牌被乘以无数个平行宇宙之后,便是无限大。而自己只有一张底牌。除了从卡莲那里继承的天火,没有被奥托掌握有效情报的地藏御魂,御三家的圣物以外---唯一还没有被公开的底牌。

答案,会是什么---

枪斗术、风华乱舞。在一阵充斥火树银花的武装裂解之后大剑重新分解成了双枪,犹大誓约的神格悬浮在巫女的身后,纯白的光羽洒落,边缘锋锐如剑,共鸣的魂钢武库上绽放神圣的幻像。风压嘶鸣着涌流开辟道路,介于人与凶兽之间的魁梧身影被纳入天火圣裁·手炮型的准星,枪匣内光耀吞吐。

【Over Drive】(究极驱动),森罗万象·妖精之弓!

“太迟了。”
奥托扬头看着天空,仿佛被战火破坏殆尽的天空下依旧挂着最后审判的穹顶壁画供它欣赏。

空中有一抹赤红色的羽毛悠悠坠落,时间“再次”被暂停了,加速到达极致时的能力体现,整个世界范围内只有奥托能够正常行动,在原本由圣痕能力触发的无限时断里到达更高层次的技术。

“乡下巫女、狐狸、Sakura Kaslana---我确实低估你了。不是因为你得到了卡莲的认可,那不过是一种溺爱和同情。不是因为你唤醒了天火,曾经有数不清的人唤醒这柄剑,但是那些人只够资格当我奥托的炮灰和棋子。也不是因为你拿着那把叫做地藏御魂的刀,即使没有应对策略令我感到棘手,但在绝对性的力量面前,投机取巧毫无用武之地。”

“你唯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是你真的激怒了我。”

是的,Sakura重新激怒了奥托。让这个目空一切,极度自负,充斥着变态执念的生物---从心底里生出那样怒不可遏的杀意。让它这么多年以来再一次「平等」的姿态去痛恨一个人,像一个没有玩具的孩子对一个拥有玩具的孩子那样纯粹的愤怒和嫉妒。

「所有人都是自己棋盘上的棋子」

「从来没有存在值得去特意毁灭」

「所有试图挑战自己的人结局都是自取灭亡」

而这个夺走了卡莲之爱的巫女,夺走了奥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事物的巫女---正是这一点令两个原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之间存在了某种对等性,当这样一个人站在奥托面前说:

「我来拆你的圣诞礼物了。」

从那时起,一切便已经不可挽回。

陷入了讶异的狂怒的奥托,把原本的计划几乎彻底舍弃,愤怒到去抛弃谋略和理智,抛弃奥托原本最大的优势,盲目的陷入与巫女的厮杀之中。

“看啊,杀死你的办法,其实就这么简单---

保持踩死虫子时的平稳心态就行了。”

奥托无聊的想着,此刻它又重新变回了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伪君子,绝世的恶魔天才。现在,如果自己杀了巫女,恐怕她都来不及察觉到自己死亡的事实吧?
用雷霆进行处刑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奥托举手伸向巫女,准备彻底结束这场战斗。

然后,看见了手掌上的血。

那是奥托自己的血。手掌被洞穿了,完满的圆形创口,血从中潺潺流出。那是子弹造成的攻击效果,时停的命令下达到了整个世界,却对这枚子弹失效了。事实上子弹打穿了手掌之后也贯穿了奥托的身体,奥托低头,胸前一片殷红,仿佛血染的图腾。

那是由犹大誓约的神格填充的,所谓「洗礼武装」。以破坏之键为弓,以约束之键为矢。书写在子弹上的命令等同于神之键本身---犹大誓约最大两公里的锁定上限,目标和弹丸之间被看不见的誓约锁链所纠缠。

在时间被完全加速进入「领域」之前,SakuraKaslana便扣下了扳机。啊啊,在自己几乎重新就要把巫女贬入和蠢物垃圾同等的轻视概念之时,她便用事实给予了自己如此恶毒的嘲讽和重创。

奥托倒下了。

几乎。

再起、不能?

倒下的弧度定格了,像是蛇从冬眠状态里苏醒那样,奥托缓慢的直起身体,满不在乎的拭去胸前的鲜血。

呵,什么嘛。只是被子弹打中而已。

即使是撕碎心脏的重创,只要尚未咽气,连一秒钟不到就能被黑渊白花的力量治愈。那枚子弹能够「在静止的时间内正常运动」这个事实,令自己过分震骇了吗---就像准备进餐却被被饵食的獠牙所伤害一样不可思议。

这是巫女的底牌么?不过,到此为止了。羽毛在虚空里缓慢的燃烧。在那光焰消逝之前,时间的流逝不会恢复到第一次时停冻结的状态,自己,仍然有机会杀掉巫女无数次。

君临众生的意愿并未发生动摇。对追求奇迹的路径产生的自我怀疑,丝毫也不存在。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向前踏出一步的奥托,身体重重的砸在地上---按照普通人常用的说法,叫“跌了个狗吃屎”。

背叛意愿的,是自己的身体。首先是剧痛感,四肢百骸仿佛被灌入了烧红的铁水。像是有铁链锁住了自己的身躯那样动弹不得。丧失力量的屈辱感挤压着这头雄性生物的心脏。脑海里偏偏又不合时宜的想起极东之地那位仙人曾经和自己讲起的某个小说情节。某头闹翻天庭的猴子被仇家捉住锁起了琵琶骨,浑身功夫全都无用,一点变化都施展不得。彻彻底底的无计可施。

犹大誓约的约束力场。神格化的弑神兵装,所能达到的能力具现。那个能够平等的镇压一切崩坏能的封印之锚---被封印在了弹丸之中。令奥托战栗的剧变仍在继续,遍布全身,矩阵形态的复数圣痕正在慢慢熄灭,从崩坏(GOD)那里窃取的力量开始休眠,从这具亵渎的躯壳里。

停下,够了。

停下。

可耻可恨可鄙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不要再继续了---

奥托从心底最深处发出本能抗拒的哀嚎。

不要再变成那个被人欺凌却只能默默挨揍的窝囊废---

不要让自己期待已久的奇迹从触手可得的地方消逝---

那个会令身为天命领袖的奥托无比羞愧的念头,也终于在此刻浮出了水面。原来自己是那么笃信力量和弱肉强食的准则,相应的,没了力量,奥托·阿波卡利斯什么都不是。

时间停止流动的最后几秒,就这么浪费了。

时间,叠加暂停终止。时间冻结重新到第一次时空断裂的状态。

Sakura发现了奥托,奥托咬牙切齿的四肢并用,像狗一样用脱力的肢体卖力攀爬着,他必须在Sakura重新攻击自己之前离开神之键的「射程」不可。

必须去那里。

必须去那里…只要能到达那里…自己,就能够赢…一定能赢!

缺乏锻炼的手指抓住了甲板边缘。

奥托狼狈而徒劳的翻滚着,从母舰坠下。

坠向被战火淹没的大海。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