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一时咕咕一时爽,一直咕咕一直爽

全面战争#终章 act.3 「应许之时」

隔着火光与硝烟,Sakura平静的注视着奥托。

“我听说,能打倒崩坏,打倒像你这样的家伙,常规的方法没有用的,只有为数不多的装备能够奏效,例如,名为「神之键」的弑神兵装。

…「终端」的线索是很难寻找的,需要跨越遥远的土地,花费漫长到无法想象的精力、寿命,和无法估计的时间。但是我经历过浩瀚无垠的故事,有着那人留给我的五百年。”Sakura抬头看向天空,眼神被火光点亮。

“恰好我两者都不缺。有足够的余裕,去完成这一切。”

觉醒的地藏御魂。

从卡莲那里继承的天火圣裁。

以及…

光芒在Sakura背后洒落,勾勒出人形的缥缈轮廓,光芒照亮了被烧成灰烬的风衣边缘。

与圣徒面容相仿的少女如璀璨繁星般悬浮于空,以神恩的花嫁降临于世,黄金瞳里有哀怜也有坚定。

神之键·犹大的誓约,神格觉醒·颂歌形态。

从提亚马特腐坏的躯壳里再次抽出复数的肉芽,似乎不被从细胞层面消灭殆尽,这头可怕的怪物就能无限增殖下去。然而誓约的铁链锁住了群龙的脖颈,巨大的力量甚至勒断了它们的脊椎,犹如古钟轰鸣般的圣咏中有黑曜石的处刑之枪从天而降,把多余的头颅一一钉死在大地上。

此刻应为,解放之时。

从暴君手中解放命运之时。

“可恶。可恶啊---

“你就是我!你就是另一个我!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已经失去了能够牺牲的一切!离达到「幸福」就差最后一步了!我奥托不容许有人出来碍事!”

无数次重复相似的旅途,无数次目睹希望被绝望撕碎,无数次清晰的感知到自身从灵魂到肉体上散发出那种腐烂般的恶臭。

沉溺于自我感动,体验着理想被彻底歪曲的现实,回避着自己早已是「昔日的自己会鄙视的那种人」这一结论。轻而易举的摆布着他人的努力,却把自己的愿望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迄今为止,一直以来,如此行动却毫无羞耻心的奥托,失去风度的大声咆哮着---

出现了,这份令人作呕的丑陋姿态。风度翩翩的伪君子只是表象,奥托的真面目直到这一刻才表露无遗。

内心不可弥补的空洞被怒火充满。无可否认,疼痛和耻辱是很难得的体验。接下来,要把这份伤痛,完完全全的,以百倍的规格,彻底奉还。

“你曾经有机会与世界和解,因为人们也曾经把你奉为救星。但是却把他人视作蝼蚁,封闭自己的内心,否定了人类的可能性,扭头不去看人类的成长。直到如今,已经没有人还能够抱着理解你的立场了啊。奥托,你从没能抛弃这个尘世,是尘世抛弃了你。”

Sakura叹息。“人类是会成长的。了解了才有爱意,熟悉了才会彼此依赖。你一口咬定人性是恶,也只是因为你希望所有人保持那种没有长进的状态,这样你才能带着优越感继续对这个世界心安理得的痛恨下去,那种你无论如何也想从我这里赢得,从复活卡莲这件事上得到的优越感。

“还是那句话,”奥托冷笑。“你又懂我什么?你又懂卡莲什么?”

“我已经说过了啊。奥托,该结束了。我来,我见,我要拆你的圣诞礼物。”

「令卡莲的人生存在污点的人。」

「亵渎了卡莲理想的人。」

对彼此而言,对方的存在---即是如此。

不可原谅。奥托想。

不可原谅。Sakura想。

微光溅落的原点与基座,灰烬如雨点般飘落的时刻,奥托与Sakura向着彼此对冲。时间在失控般的碰撞中出现解冻的前兆,猩红色的破碎法袍下遍布全身的圣痕开始运作,与历史上的英灵们比肩的能力被激活了,熵增加速,重力归零,扭曲天体的轨迹,改写物体的密度和质量,肆意篡改物理法则的此刻,一切皆有可能。熔金色的大剑与黑红色的妖刀也在空中交织出霓虹经天般肆意绚丽的火花,十字与勾玉的光辉嵌合,为这场战争献上最后的狂想吧,抑或是是错觉,雷鸣般发狂的喝彩声不绝于耳。

然后,在血与火的厮杀里,在万众喝彩里跌入再也无法逃离的炼狱。

抑或…?

带来某人的救赎。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