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樱莲au(无题)

防雷预警,本文有大量致敬fz和假面骑士…XD

###

祈祷都是谎言。

“很小的时候,我曾经憧憬过成为正义的伙伴呢。”

“那种憧憬,到现在也没有破灭吗?”

“嗯,有点遗憾。成为英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太过沉重而没法下定决心去支付的代价。如果我能早点明白就好了。”

“卡莲对我来说,就已经是英雄了…”话语里似乎有些不满,小声的嘟囔着。不过,很快,那个声音又重新热切起来。“如果卡莲已经没有办法实现的话,就让妾身来代替你实现吧。”

“如果是被卡莲救赎的我的话,就一定没有问题,所以,交给我吧,把卡莲的梦想。”

“啊啊。那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苦笑。

虽然那完全是为了让自己高兴才说出的孩子气的话语---但是,总要有人去背负起世界的重量。世界既不正确也不温柔,但是如果有人以此作为蹩脚的借口而诉诸野心的话---这个世界,连变好的可能性都会完全排除吧。为了那仅存的「可能性」,自己绝不会松开攥紧剑柄的手,直到最后一刻。

其实早就想到了,不是么?那么多年的孤军奋战,那么多年的鲜血淋漓,仅仅意味着她终将在某一天迎来早已注定的结局。如果这是一个故事的话,会有人舒舒服服的躲在观众席上的安全角落,心安理得的嘲笑自己的愚蠢罢。可是,自己从未后悔。有人因为自己的战斗而露出了笑容。有人因为自己的嘶吼,改变了人生。

身旁的樱发女孩依然露出惯常的温和笑容。这样很好。如果女孩因为自己的事情感到悲伤的话---粗线条的自己,恐怕会因为不知该如何安慰女孩而变得手足无措的---那可不是背诵莎士比亚的名台词就能够蒙混过关的场合吧。

如果自己离去。女孩也能够毫不犹豫的生存下去。她有着比谁都要坚强比谁都要温柔的内心,是她的话,一定能够。坚信着这样的想法,卡莲感觉内心稍稍安慰了一些。

女孩的名字是八重樱,自己漂泊至此地时结识的一位巫女。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居然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演变到自己竟然产生了「想和女孩一同度过剩余的人生」这种想法的局面。等到回过神来,自己就以樱的妻子的身份,与她生活在了一起,同时也继续为了守护着樱的笑容而努力着。

世界是很广阔的,不是用「美丽」「丑陋」这样单纯的词汇能够概括的东西。如果花时间去了解你会爱上很多事情的,街道边热腾腾的小吃,掠过屋顶的烟花,闹市中心偶然邂逅的戏剧,恋人的耳语和很温暖的拥抱,期待了一晚上才能看到的山顶日出,一年才开放一次的樱花,或许还有图书馆里逻辑苍白的三流小说…

那样的世界,如果能够在毫不了解的情况下就给予全盘的否定---心态,未免也太过傲慢了。

“樱,要勇敢自豪的活着呀。”

“嗯。”

还是那样温暖的笑容。就是这笑容救赎了自己因杀戮而偏离自我的内心,让自己找到了守护的答案。虽然答案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为了救赎,她已经舍弃了所有的答案。

月光笼罩在卡莲的身上,和风舒缓,和故乡梵蒂冈的海风是不同的,混入了樱花的气息。要下雨了。有了充足的水分和阳光,植物会好好生根发芽,人民不会挨饿。她感觉很温暖,很温暖。

“樱花…真美啊。”

卡莲感叹。她的身躯慢慢塌了下去,脑袋倚靠在了樱的肩膀上,仿佛一个疲惫至极的旅人合上眼皮沉沉睡去,可能要酣眠一场才会醒来。

这是英雄最后的话。

曾经牢牢攥紧剑柄的手松开了,有人把手按在了放松的手心上,一滴晶莹的星尘从空中坠落,很多年后击溃了蹉跎的尘埃。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

「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

很多年后。

“我的名字是Sakura,Sakura Kaslana,一个路过的流浪巫女,给我记好了。目前正为了一些私人原因背井离乡,在不同的世界线旅行着。”

乌金色的异型双持枪械伸展,与风衣组成十字,在风火中屹立,战旗般鹰扬。

「庭有樱花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今已亭亭如盖矣…」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