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崩坏3:新译绯樱篇

樱莲向,
有ooc,
部分内容来自崩崩微信公众号
八重樱的角色歌翻译来自网络,不一定准确
写的很渣……在表达感情上也很苦手…见谅

part 1

最后的最后,故事终于迫近于尽头。

而在故事的终点,等待旅者们的,是救赎,还是似曾相识、早已写好的宿命?

“樱…”卡莲眼神复杂。

八重樱就站在卡莲的面前,如此之近,伸手就能触及对方面庞的距离。巫女就那么静静的盯着卡莲,眼神无悲无喜,手里提着樱红色的长刀。

没有错,眼前的巫女,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守护的重要之人……

“卡莲,我做了一个梦。”樱的嗓音有点沙哑,卡莲看到樱盯着自己的眼神,却觉得樱并没有看自己。樱的眼神如此空洞,仿佛看穿了一切,却对一切都不在乎。

樱的眼底,有血红色的光芒如潮水般涨落。

“在梦中,我来到了祭坛前。”

“凛跪在那里,她跪在那里,却扬起头,对我说:姐姐,杀了我吧,为村子而死,我心甘情愿。”

“樱……”卡莲默然。

“我绝不允许,我绝不允许任何人将凛从我身边夺走,我要带着凛离开,用刀割开了捆住她手脚的绳子,”樱的语速越来越快,双瞳之中的血色也越来越深,“可是,她的手筋与脚筋都被挑断了……手筋和脚筋被挑断,她一定很痛苦吧?我没法拯救她,我没法拯救她啊……我还能怎么办……”

无能为力的痛苦和仇恨,在那么多年孤独的等待后,终于在今日完完全全的苏醒,将要孕育出不可战胜的妖魔。

“她还说,姐姐,一定要守护大家,成为一名杰出的巫女啊!” 

是了,那便是一切悲剧的开端……在那个祭坛上,八重樱失去了相依为命的至亲,她的妹妹八重凛。【一定要守护大家,成为一名杰出的巫女】,这本是即将死去的妹妹留给姐姐的最后的祝福,却像魔咒一样,将巫女剩余的人生与悲剧紧紧束缚在了一起。

“我没法拯救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

樱的声音变的更加沙哑,血红色的光辉漫过瞳孔,双眼被迷乱与憎恨覆盖。

“对的对的,就是这样……”妖魔狂喜的声音。这具狐狸的身体怎样都无所谓了,等到巫女彻底陷入仇恨的渊薮,那时妖魔的意志将重获新生。

卡莲忽然想起与绯狱丸最初时的恶战,那头凶猛的妖狐并没有在一开始趁自己挂念樱的安危而打开杀戒。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是说,把更多的精力用来腐蚀樱的意志,才给了自己反击的余地?

自己,就要死了吧。卡莲有了觉悟。原本直面身为人理之敌的律者,卡莲也不曾想到【自己会死】这件事。但是现在宿命的脚步正一步步迫近,自己必须做出选择。

卡莲想起了自己父亲的结局。弗朗西斯·卡斯兰娜,这个自己到现在也憧憬着的男人,教会了自己【守护】的意义,而他最终也为了【守护】而死。【神之键·天火圣裁】构成的火焰巨剑能将帝王级的崩坏兽也化作灰烬,但是使用者却要为此支付生命的代价。卡莲至今记得父亲灵柩里掩盖不住的焦炭味,和泪水的咸涩驳杂在回忆里。

“老爹,想不到,我会和您走上同样的结局呢。也许这就是为了【守护】而战的人,无法逃避的宿命吧?要么为了这个心愿一直战斗下去,要么被越发沉重的心愿所压垮……”

“可是,这样的结局,我并不讨厌啊。”

自己的初衷,是阻止【盒中恶魔】的力量引发崩坏,为了这个目的卡莲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即便是反叛天命,最终面对被押上绞刑架的结局。卡斯兰娜家代代相传的热血、【从崩坏手中守护人民】赋予了卡莲战斗的理由。

可是樱难道不是自己战斗的理由么?

在守护者的眼中,所有世人的生命本应是平等的,没有一个人是例外。自己尚且有选择的权利,可是樱不一样,当悲剧降临的时刻没有人去守护她,直到自己出现在樱的面前。于是樱早已别无选择,像是执迷于扑火的飞蛾。

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直面不可战胜的强敌?只是因为要守护世人?自己心里难道一点点樱的位置都没有么?

樱…应该算是自己的朋友吧?仅仅是朋友而已么,虽然只在一起度过很短暂的时光,樱毫无保留的善良和温柔却能让自己敞开心扉。当自己对樱讲起外面世界发生的事情,从来没有离开过八重村的樱总是耐心的听着,樱的笑容总是能给自己以勇气。可是要为了这样【微不足道】的东西放弃守护世界?

阻止了卡莲向悲叹着的巫女举起审判之枪的,究竟是什么呢,是两人依偎在一起度过的短暂时光,是巫女望着卡莲时、每一个饱含眷恋与温存的眼神,或者仅仅是巫女精心烹制的美味大饭团?

总之,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在文正十一年,日本信浓爆发的第十二律者讨伐战,因为当时落后的通讯技术,连世界上最大的抗崩坏组织【天命】都未能及时得知律者出现的消息。唯一参战的是天命卡斯兰娜家族的S级女武神,卡莲·卡斯兰娜。如果她战败了,以中世纪的人类文明,根本无法抗衡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第十二律者。苟延残喘的文明之火甚至没有机会延续到到终末律者的诞生,就已经迎来熄灭。

也许那位隐居极东神州之地的【仙人】出手的话,还有力挽狂澜的可能。可是很遗憾,在这场战争开始之前,【仙人】早已泯然众人矣。

于是这场,发生在人类与崩坏之间、以【集结整个文明的力量完成弑神】为目的的悲壮战争,终于因为各种原因演变成卡莲一个人的孤军奋战。

而在这场关系到人类史续存的战斗发展到最高潮的时候,卡莲却将人类的命运赌在了一个刚认识没几天的巫女的身上。此刻命运的硬币被抛上天空,而全世界在屏息等待结局的坠落。

卡莲·卡斯兰娜再一次,更加坚定的确认了自己的心意。让教科书上写好的教条都去见鬼吧,自己喜欢着樱。自己无法做出伤害樱的行为。承载着责任、理想与爱恋的天平此刻倾斜了,圣徒毫不犹豫的背弃了神圣之名。

【【钥匙】的使用者啊,好好想一想吧……你想要守护的究竟是什么?】那位仙人的话语,仿佛又一次在耳边回响。

而自己,终于能给出回答。

无论如何,我想要守护你,就算舍弃整个世界,也想要守护你啊,樱!

那么,为这份爱,献祭我的一切吧。

卡莲抓住了审判的枪刺,等待结局的降临。

“……但是,我会完成凛的愿望。我一定要守护大家,一定要成为真正的,杰出的巫女!”

!?

埋藏在樱眼底的血色光芒忽然破碎了,巫女的双眼恢复纯真的湛蓝色。

“因为,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我已经,不再孤独了!”

卡莲怔住了,她笑了,笑着笑着忽然留下泪来。对呢,自己为什么会不相信樱呢,樱重新赋予了自己战斗的意义,而自已,也给了樱直面悲剧的勇气啊……

【夜空に咲いた桜の滴が】

「夜空中盛开的樱花落下眼泪」

“卡莲!”

“樱,我就在这里!”

伸出的手被紧紧的握住,也许一辈子都不再松开。

【あなたと共に去りよく】

「过去常与你一同离开」

……还真被说中了。巫女心中的坚强与温柔,的确不是绯狱丸这种怪物所能理解的。过去的悲剧终究不能改变,但是来自爱恋之人的勇气却被鼓舞,要去改变悲伤的未来!

【明日神絵の万华を翳らせ】

「明日神绘的万华失去光彩」

“嗷----------!!!”

功亏一篑的愤怒支撑着行将消散的妖魔,它再度暴起,怨毒与愤恨带来了奇迹般的力量,插入大地的审判之枪被连根拔起,在这一刻约束之键竟不能压制它一丝一毫!火焰从破碎的伤口中溢出,炎上的妖魔,再度攻来!

【切ない世の中】

「在这个悲伤的世界」

【散りよく花 静かに】

「花儿的凋落 总是这样安搜索静」

【悲しくて 优しくて 梦を见て】

「如此悲伤 如此温柔 是它看见的梦」

“这一次,决出胜负!”樱的眼里仿佛也燃烧着不可解释的火焰,这火焰的本质是勇气,与卡斯兰娜家热血笨蛋如出一辙的勇气!

【爱されない花追い去れた梦】

「从未被爱上的花儿追逐的梦」

【灵刀·樱吹雪】,这柄为了退治魔物而打造的武器此刻在刀鞘中鸣叫着,樱按住颤动的刀柄,疾行着,一瞬间就接近了狂乱的妖魔。

【斩·樱灼乱神】!

“吼嗷嗷嗷嗷啊--------!!!!!!”扬起的妖魔之爪,向着巫女砸落!

【この祈り 甦る まで】

「直到这个祈祷 称呼被改变 为止」

“噗嗤”

漆黑的秽血喷涌如浆,却无力染指神圣的赤金色。审判之枪在最精确的时机落下,再度将巨兽的前肢钉死于大地之上。卡莲举起犹大,堪比战争机械的重装十字架砸在正前方,化作铁壁的防御,挡住了正面攻来的爆炎吐息:“上吧,樱!”

这一次,结束一切吧!

【彼の世に咲いた花々の涙】

「彼方世界盛放花朵的眼泪」

“樱花·散!”

卡莲只看见樱拔出了樱红色的太刀,而后高速奔行的身影化作瞬间磨灭的泡影。

【我流奥义·绯焰炼狱】!

来自樱红之刃的斩击,快到仿佛斩断了刹那的时间。这是少女们赌上所有爱与眷恋的一击,此刻化为斩断宿命的利刃,要贯彻所有的可能性去击碎悲剧的结局!

一定要打赢这一仗啊,再也不要有什么狗屁宿命,两个人,再也不要分离了!

part 2

“这就是,我和她的故事。”五百年后,圣芙蕾雅学园,身穿赛博朋克风装甲的巫女坐在樱花树下,膝盖上躺着小小的女孩。

“然后呢?”小小的白发幼女迫切的发问。

“没有然后了,之后的事情,你们不是都知道了么。”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啊!?这些事情你不讲的话根本没人知道好吗啊!?”像是气愤于巫女突然卖关子,又或者是不好意思、自己听故事时入了迷,不知不觉就把头枕到了巫女身上,幼女红着脸,避开身去。

巫女的名字是Sakura Kaslana,或者,樱·卡斯兰娜。这个时代已知存活时间最长的拟似律者,据说已经有超过了五百年的寿命,同时因为其媲美【律者等级】的战力,也被看作是最强的崩坏猎人。

而在五百年前日本信浓的那场战斗之后,天命迄今为止最强的女武神,卡莲·卡斯兰娜从此销声匿迹,此后的秘密文献里再也找不到卡莲存在过的蛛丝马迹,卡莲的结局也成为一个不解的谜团。而眼前这位曾经叫【八重樱】、如今自称Sakura Kaslana的巫女,是能够解答这个谜团的最后一人。

天命曾经在过去五百年的时光里对她进行多次不成功的追捕,期间甚至出动过能动用【神之键】的S级女武神。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巫女与那个叫【逆熵】的组织走的越来越近。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命解开卡莲生死之谜的机会越来越小。直到今天的到来。

事实上,Sakura Kaslana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同意与天命接触,还是因为德丽莎的缘故…

在不久之前,天命极东支部展开的对帝王级崩坏兽【迦具土命】的围剿中,【迦具土命】撕裂了休伯利安号的火力网,还重创了在地面指挥作战的德丽莎,狭持着她逃走了。

德丽莎醒来时发现怀里抱着自己的Sakura,【迦具土命】被砍成十几段的碎肉尸体,以及站在一旁和Sakura对峙的女武神们。想来大家为了救回自己一路追踪过来,却和这个多年以来的最高级别通缉犯相遇。女武神们压阵以待。可是拟似律者却只是盯着德丽莎的脸,看的非常认真,还有那把彻底违背力学原理的的巨大十字架。

最终德丽莎以学园长的魄力挥手制止了不必要的争斗。毕竟同样站在崩坏的对立面,而且对方确实救了自己的性命。还有一个原因,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的话,Sakura…大概就会一直这样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吧?

为了答谢Sakura的救命之恩,脸羞地通红的德丽莎邀请Sakura前往圣芙蕾雅学园,而一直刻意与天命保持距离的Sakura居然接受了邀请。

之后,Sakura便向德丽莎讲述了这个五百年来不为人知的故事。

“唔,这样吗…不过,先把害羞的大家都请进来怎么样?站在门外总归是不妥的吧。”面对德丽莎的质疑,Sakura如此回答道。

像是回应Sakura的话,门外响起慌慌张张的脚步声。随后,在不远处传来重物倒地的声音,好像有人摔了一跤,然后把所有人都绊倒了。

德丽莎推开门,无奈的听着她引以为傲的学生们的争吵声。

“诶疼疼疼疼……芽衣你没事吧?都怪布洛妮娅的臭机器人挡路!”

“笨蛋琪亚娜不要推卸责任。如果不是琪亚娜想出风头,非要抱着芽衣姐姐逃跑的话,才不会被重装小兔绊倒。”

“呃,布洛妮娅你懂什么!公主抱可是女孩子的浪漫!没错吧芽衣?而且偷听这种事可是人人有份哦!”

“可笑。明明是琪亚娜自己做的错事。芽衣姐姐做好晚饭却找不到你,着急的不得了。要不是为了芽衣姐姐,布洛妮娅才不会来找你。”

“你你你你你……你个笨鸭子!”琪亚娜理屈词穷,却不想认输。

“笨蛋娜。”

“笨鸭子!”

“痴汉娜。”

“笨鸭子!”

“挖矿娜。”

“笨鸭子!”

“琪亚娜!布洛妮娅!”圣芙蕾雅御三家の一家之主(?)、贤妻良母(?)雷电芽衣终于忍不住了,“做出这种事来还很自豪吗,还不快点向学园长和Sakura前辈道歉……”

“呃,对不起了,大姨妈,Sakura前辈…我从小就听臭老爸讲卡莲前辈的故事,卡莲前辈是我特别崇拜的偶像…”琪亚娜挠了挠头,“可是很多事情臭老爸也不知道,讲不明白,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总之对不起了!”

“真是够了啊,你们几个。”德丽莎哭笑不得,转身向Sakura,"不好意思啊,这是我那些不争气的学生们…"

“没关系的。””Sakura微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一旁正在小心翼翼哄芽衣开心的琪亚娜,“倒是让我想起年轻时的一些事情来。”

【Warning!Warning!】

最高级别的警报响起!

“学园长,总部命令,在西伯利亚第二次崩坏战场上检测出高强度崩坏能反应!崩坏能级别为……【审判级】!总部命令我们即刻出战!”冲进学园长办公室的符华,在看到Sakura时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神态恢复正常。“休伯利安号由姬子少校指挥,已做好战斗准备,学园长,我们行动么?”

“嗯,那么就开始作战准备,”德丽莎点了点头,“所有人,十分钟后在休伯利安号集合,准备执行作战任务!”

果然,打打闹闹的温馨日常最后还是又一次以这种方式结束了。圣芙蕾雅学园的女孩子们不仅仅是一群高中生而已,也是背负着人类命运的女武神,战斗是她们注定的宿命。

德丽莎还是看向Sakura,她和琪亚娜一样,也想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自己最终没能拯救塞西莉亚,那么自己的原型…那位叫卡莲的S级女武神,她做到了吗?她最后有没有完成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和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想知道?等将来有机会吧。”Sakura摸了摸德丽莎的小脑瓜,“其实之后的事情也没什么意思…”

“喂,不许摸我脑袋!”德丽莎抗议。可是在此之前,Sakura就已经摸完,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向休伯利安号走去。“这一战也请允许我一同出征吧,可以么,学园长?”

德丽莎愣了一下,随即扛起犹大,气鼓鼓的跟在身后。

一个身穿神州风格服饰的灰发女孩,默默的看着她们走远。

“……卡莲,你真的,守护了很了不起的东西啊。”

过去的那位【仙人】,神州曾经的守护者,符华。她看着Sakura的背影,无声的赞叹着,

“舍弃了一切杂念,仅仅是为守护所爱之人的笑容而战,一定是卡莲·卡斯兰娜最强的时候了吧…

真真正正的领悟了【守护】的含义,真遗憾没能和那样的你一战啊。”

“因为有时候,守护一个人的笑容,并不比守护世界来得轻松啊。”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是啊,亭亭如盖矣。

当年在八重村,曾经见证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的那棵樱花树早已枯朽老去,而Sakura心底的樱花树却不曾枯萎,这么多年过去,这份思念毫无节制的疯长,樱花树早已参天挺拔,亭亭如盖,女孩心底的孤独也亭亭如盖。是什么支撑着她的内心,让她在五百年的漫长岁月里一直战斗到今天?

“樱,我未来的人生,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温暖的话语贯通了五百年的时光,回忆里的卡莲站在自己面前,笑容认真而充满期待,却脸颊微红,分明鼓足了极大的勇气。

五百年后,樱花凋零,然而世间再无卡莲·卡斯兰娜。

其实这个结局所有人都猜到了,不是么?包括嘤与卡莲在内。

最终阻止她们的,不是命运,不是神明,而是时光。当结局到来之时,一切都水到渠成。圣徒与巫女的关系,已经不再是【骑士大人与被骑士大人拯救的女孩】,而是【永远都不会衰老的律者】与【总有一天衰老死去的普通人】。

也许是神明大人的惩罚吧,作为弑神的代价。或者,律者与人类的禁忌结合,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东西。所有的幸福,都要用更多的泪水来作交换。而在两个人厮守短暂的日子里,卡莲的生命很快就被消磨殆尽。

有时候,最平淡才最残酷,越执迷不悟,就越痛苦。

卡莲走的时候,很安详。 

Sakura甚至脆弱到不敢去回忆,只记得那一年信浓的樱花疯了一样盛放,又在最短的时间内凋零,花浓烈的颜色像是泣血。

绯狱丸说的没错啊,结局的伏笔从邂逅的一开始就已经写好,无论她们怎么努力怎么战斗,她们都无法在一起共同度过余生的时光。

为什么她们拼了命也要在一起呢?为什么她们还要为了一个注定诀别的结局而战斗呢?

有哲人说,时间会为一切问题给出答案。只是这答案终究不足为外人道也。所有的答案都在心中,遗弃在漫长而没有尽头的岁月里。

part 3

Sakura的回忆。

其实Sakura不曾说出口的,蛊惑着、折磨着五百年前名为【八重樱】的巫女的噩梦,不仅仅是凛的死去与复仇的渴望。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的噩梦的存在,而这个噩梦是如此隐秘,即便是卡莲也不曾知晓。

在那个梦里,绯狱丸向她展示了所有可能发生的结局,告诉她,所有的结局都通向同一个终点,无论她们怎么努力怎么战斗,巫女和圣徒都绝不可能在一起,共同度过余生的时光。

然而,命运也有例外。绯狱丸也演示了宿命的另一种可能。在这一次的结局,樱接受了绯狱丸的力量,彻底化身为复仇的兵器,打倒了卡莲。随后,在绯狱丸控制下的八重樱,用尽一切手段摧残了卡莲的身心,在种种折磨下圣徒的意志终于崩溃了,沦为了只属于樱一个人的玩具。

而后,世界迎来终焉。在业已崩坏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相互依偎着,看着一切事物都崩坏,走向宛如人类补完一般的结局。

「卡莲……」樱呼唤着所爱之人的名字。

「……」

「卡莲……」

「……」

为什么不回答我呢……?为什么我如此悲伤呢,明明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啊,我恨的人都已经死去,我爱的人会永远陪伴着我…

明明现在,「你」的瞳孔中已经不会再映照出其他人的身影了,「你」的体温也不会再传递给其他人了,「你」已经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

没关系…… 。

没关系。

这样就足够了。

——只要还能看到「你」的笑容

——只要还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

我就会很幸福……

我就会很幸福?

那么,为什么卡莲的眼底……却淌满了泪水呢?

为了不让卡莲反抗,卡莲的手筋和脚筋都被挑断了,五感也被药物几乎摧残殆尽,卡莲所能做的,仅仅是注视着樱,感受樱给予自己的一切,不论是快感还是痛苦。可是卡莲的眼里却填满悲悯。

这是圣徒在意识溃散之前最后一刻表现出的意志,樱,我会陪伴着你的,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无论前方是什么…我们都要一起…走下去。

这就是我,卡莲·卡斯兰娜,对你最后的【守护】了…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将这份守护贯彻到底。

噩梦出现了裂痕,就要臣服于律者意志的八重樱忽然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温暖,仿佛即便堕入炼狱也会有人不顾一切的拥抱自己。

不,这不是结局…这不是自己希望的结局!自己想要的,是两个人一起,都要得到幸福啊!

我已经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心底的悲恸冲破了桎梏,勇气和希望在刹那间如浴火重生般复苏。樱从噩梦里挣脱出来,她回想起了一切。想起凛最后的愿望,想起为了救赎自己而孤军奋战的卡莲。

于是她大声呼唤着恋人的名字,在炼狱般的战场上不顾一切的伸出手去。

part4

又到了樱花盛开的时节呢,只是当年樱花树下香喷喷啃着大饭团等待恋人回来的白发姑娘已经不在了。在无人厮守的五百年时光里,纷然零落的樱花寂寞成雪。

然而,今次与樱花一同盛开的还有百合,充满纯净美好的香气,却像是由少女们的思念与热血浇灌而成。纯白的百合花勇敢的怒放着,却带着不合时宜的勇气,在这个人心冷漠的残酷时代。枝头的花瓣在风中飘摇坠落,汇入樱花的海洋,仿佛樱流海上的几点飘雪。

“樱吹雪”,即便是樱花盛开的信浓也数百年难得一见的盛景,就这样出现在世人眼前。

Sakura Kaslana独自站在休伯利安号的甲板上,迎接着晨风的吹袭,风里有着春天的味道,淡淡地像是有人在唱一首虚无缥缈的歌谣,预示着什么东西的复苏。可是很快风向转变,于是风里带来铁锈味、硫磺、和极淡极淡的血腥气,也带来古老生物的低吼声。

前方开阔的视野被燃烧的辽阔荒原所取代,她知道战场就在不远了。仿灵刀·冰雲天仿佛也察觉到战争的气息,在半封闭的剑鞘中发出凛冽的轰鸣。

这个世界,今后也还是会一天天【崩坏】下去的吧。但是无所谓了,因为……

Sakura跳下战舰甲板。德丽莎的喊叫声在身后气急败坏,像是在说【休伯利安还没停好呢】【这个高度太乱来了】【等等我】。

 【The Bird of Hermes is my name,

 Eating my wings to make me tame.】

「赫尔墨斯之鸟乃吾之名,噬吾翼以驯吾心」

【御神装·勿忘】早已充能完毕,刻蚀在装甲表面的纹路溢出躁动的饱和电流,这件纹着来历不明炼金术文字的黑科技装甲随时可以进入出击状态。

一抹苍蓝色的刀光闪灭,冰雲天出鞘,Sakura就这么以干脆至极的方式冲向战场,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不再是祈求神明的巫女,而是武士,武士从不祈求什么,武士信任的只是手中紧握的刀剑,在生灵涂炭的战场上一意孤行。

“卡莲,我会继续战斗下去的……守护这个曾由你来守护的世界。”

“请一定要等待我啊,直到你我的灵魂永远重逢的那一天…”

part 5

凯撒的归凯撒,女孩的归女孩。世界的规则,一向如此。

 THE END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