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某崩坏の圣杯战争 预告篇·终焉の战场

在b站也发了,希望大家能去戳一下…

http://www.bilibili.com/read/cv206105

One·绝境
“真是愚蠢啊,齐格飞。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样,用你那种过时的思维方式揣度别人的想法。”

奥托看着屏幕的另一端,重度烧伤的白发男人仿佛一尊焦黑的圣像,浑身上下的伤口涌出难闻的血水。齐格飞半跪在甲板上,拄着赤红色的大剑,拼命的想要站起,可是自毁级别的伤势却让他连这种事情也做不到。

齐格飞忽然醒悟,没错,第五代对崩坏战术装甲【机械降神】的确被自己打倒了,但是奥托放弃耗资巨大的第四代弑神装甲的后续研发,开发出的【第五代】,绝对不是为了针对【打倒某个人】而准备的东西…这是纯粹的战争兵器,是为了碾压钢铁组成的千军万马而存在的怪物!奥托甚至早已预料到了今天这场战争,为了打赢这场战争他甚至丧心病狂的造出了一支死士军队!

那支死士组成的军队已经到了。

休伯利安号的正上方,巨大的军用运输机降临,曾经在战场上为女武神们带来希望的存在,今天却要降下死亡。漆黑的雨落下,那些黑色的【雨滴】其实是天命总部进行秘密实验时、所用的制式实验舱体。

形同棺材一般的实验舱大量投放下去,而它们运送的也的确是“亡者”……在密封超低温环境中休眠的、生前被侵蚀转化为死士的女武神们,在高浓度崩坏能试剂的刺激下苏醒。她们嘶叫着咆哮着,在坠落到休伯利安号甲板之前就以畸变的骨爪撕裂了“棺材”的金属外壳,一道道狰狞的身影撞入视线。

生前曾是女武神的死士们悬挂在半空,身与翼的倒影投射在云层之上,仿佛从古老封印里逃逸的堕落天使。死灰色的装甲覆盖着全身,她们手中掌握的重型骑枪也闪烁着类似的死灰色,枪的锋芒跳跃着紫罗兰色的光辉。

第五代对崩坏泛用战术装甲·【告死天使】!

伪造的神之键,黑渊白花·量产型!

奥托·阿波卡利斯,不愧是最接近于以科技侵犯神之域的男人。【机械降神】无法大量生产的缺陷,也被他通过量产死士的方式解决了。而实现量产的仿制神之键…无论与正版差距有多大,应该可以轻松撕裂泰坦机甲的外壳吧?

这才是奥托想看到的结果。齐格飞将是它们杀戮的第一个目标,而后则是逆熵的泰坦机甲军团。这一次的文明纪元,人类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可怖的军队,也不存在能够对抗它们的东西。而这一战之后,一直以来困扰着奥托的敌人们都会被连根拔起,再也没人能阻止他的计划。

好吧,能对抗它们的存在还是有的,仅此唯一的存在…准确说,是一把剑。
破坏之键·天火圣裁。



Two·激斗
“吼啊啊啊啊----------!!!!!!”

吞噬人理的抑止之兽,本来绝无降世的可能,仅仅存在于这个崩坏世界的第?之兽---
杀戮之使,人理之敌,【崩坏】之兽。
beast【?】,苏醒了。

因为某些理由这个早已死去的、被刻意从史书中删去的怪物再次归来,重新奏响了战争的号角。那个不甘寂寞的怒吼是它重返世间的第一个宣言,如此的狰狞愤怒,又带着不可挽回的悲切与叹息。

“果然还是迎来了最糟糕的局面啊。”端坐于维摩那之上的黄金之王评价道。不过,基于这种原因,自己被抑止力呼唤至此地也就不难理解了。

危害王之庭院的害兽,的确应该予以铲除。但是在这之前,王要对眼前的琐事做出决断。

“让开吧,杂修。本王激赏你的勇气,你将获得堂堂正正生存的权力,或者离开这里,但你身后的罪人除外…她需要以生命献祭这份令人作呕的罪恶。”

“希儿,待在布洛妮娅后面,别乱跑。”布洛妮娅吩咐着希儿·芙乐艾,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而后,歼星者19c开始全功率运作。

“这一次,布洛妮娅一定会守护好希儿…一定会成为希儿可以依赖的好姐姐的!”

面对这份预料之外的不敬,王只是付之一笑。只是王的笑容里…却带着浓烈到极点的杀意与愉悦!伴随着嘴角弧度的扬起,御座之后,辉耀着黄金之光的武库开始浮现。

冒犯王的人不需要为自己的无知而忏悔,只需要用性命来赎罪就可以了!

反物质的漆黑炮火与黄金的剑戟之光同一时刻火力全开,交错的焚光之雨照亮了失去星辰与月的夜空。



Three·觉醒

白发的女孩感觉自己的胸膛要被悲伤撕裂了,难以言喻的莫名情感翻涌上来,让她变得不再像自己,愤怒与悲伤像黑色的潮水,要卷走脑海中仅存的回忆。可是不能忘记,过往的一切无论如何也不想忘记,那位樱花树下的巫女无论如何也不想忘记…

“因为我就是…”

“我就是…”

“因为我就是,卡莲·卡斯兰娜!”

卡莲一跃而起,以死亡女神之名诞生的诸神座武器【赫尔之弓】吞吐苍蓝之焰,攻势犹如进击的巨鹰一般压迫而来!

天命总部的女武神们惊恐的后退,她们被视为兵器而存在,被训练为世上最强悍的人形战斗机器,总部的女武神一直自视为精英,嘲笑极东支部那些从未接受残酷训练的同事们,把她们称作温室里的花朵。

可是在卡莲的攻势面前,精英们毫无反抗的余地…枪斗术击溃了人墙,带有超现实色彩的人体乱飞画面一再重复上演。这就是【最强】与【精英】的差距,在最强者面前所有关于【强大】的定义都毫无意义!

那个巫女…那个樱红色头发的女孩…她一辈子都被禁锢在了那个小村子之中,永远都被人看做一件可有可无的兵器而活着,她甚至没机会离开八重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甚至没机会等来喜欢的人,没机会等那个人告诉她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没机会等那个人对她说一句【我爱你】…这个世界是那么好,巫女是那么好,可她再也没机会体验这样的人生了…卡莲的眼角和嘴角都流下殷红色的血水,可她浑然不觉,只是一味的战斗,再战斗。女武神们敬畏她的攻势,纷纷避让开去。

为什么啊,明明是自己亲手封印的巫女,是自己终结了巫女的人生…这是自己为正义而支付的代价,可是天命的正义…狗娘养的天命的正义……算是什么玩意?

这么多年尸横满地,这么多年鲜血淋漓,所成就的不过是一个疯子对理想的幻想…秩序的繁荣建立在强者对弱者的压迫之上,而自己支付了那样惨痛的代价,牺牲了那位巫女的人生…只不过是为了维护这样的东西?

天命总部的女武神们看着眼前逼近的身影,站在她们面前的是这个组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成员,几百年来她的名字像圣徒一样被传颂。可这位【圣徒】此刻却在像恶鬼一样战斗,凶狠如同野兽。

“来吧天命,此刻我将发起反叛,如果还保有一点点身为英雄的尊严的话…就用你所谓的正义来否定我啊!”


Final·英雄归来

“原来在这里啊,美丽的小姐…啊不对,美丽的master…呃…美丽的master小姐?”

芽衣听见了这个声音,曾经化身为第三律者令她现在的体质无比虚弱。即使这样,在听到了这熟悉的话语之后芽衣还是不顾一切挣扎着抬起头来。

月光之下,披着着长风衣的白发女孩站在那里,扎着简单的长马尾,手里提着赤红色的大剑,剑刃亮如熔铁,笑容干脆利落的像一位骑士。

女孩向她伸出手来,“让你久等了,我的master小姐…你的骑士,Saber,参上!”

崩坏世界的圣杯战争,此刻起,正式开始!




以上是【某崩坏的圣杯战争】后文内战篇部分的大体概括
正文在写,下一话,
某崩坏の圣杯战争 内战篇03·某特娘の爱因斯坦

新年新气象,希望自己能up妖刀…也希望各位能抽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吧…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