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税菌

咕?

某崩坏の圣杯战争 内战篇01·天命の黄昏

琪亚娜被抓走22小时后,天命总部。

东方人面孔的神父站在浮空岛塔顶的高处,眺望远方的云海。

“人类居然能够凭借非神秘的力量,做到这一步啊。”神父赞叹,面无表情,“以人类之躯无限逼近于侵犯神之领域……这样的世界,被【盖亚的意志】所制裁,倒也无可厚非。”明明说出毫无立场和同情心可言的台词,神父倒没有丝毫惭愧之色。

“您是说此消彼长、盛极必衰这种意思么,拉斯普京先生。”神父转身,看见了那个戴红框眼镜的女军官。

“天命,极东支部A级女武神,符华。”女军官微微躬身,的同时做了自我介绍。

“请随我来。主教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

天命总部的某处。

漆黑而巨大的异型机械占据了这里绝大多数空间,所有的机械设备都显得古怪而扭曲,像是一团扭动的黑色蛇群。

这是天命(Schicksal)在数千年的积累之中,科技力整合所达到的上限。其中甚至包括了从【世界蛇】和【逆熵】处窃取的机密技术,看似古怪的设备有相当部分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原型机,是对【圣遗物】【诸神座】【米高扬】系列武器进行反向解析得到的技术应用。

如蛇群般扭曲的机械组织,最终都被强制性连接于同一个设备之上。

那是一台款式老旧的培养槽,淡紫色的高浓度崩坏能试剂被灌入其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梳着俩麻花辫的白发女孩被关在里面。女孩双手被紧紧拷住,紧闭双眼,神情痛苦,像是作着永远也醒不来的噩梦。

凝结着人类史最高的科技结晶的设备被用来关押一个小女孩,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不过,这或许也意味着……如果不是采取这种极端措施的话,就根本没有镇压这女孩的办法了。

机械的御柱之下站着金发的男人,他仰头注视着培养槽中的女孩,很安静,不说话。

“好久不见啊,拉斯普京先生。”听到脚步声接近,男人轻轻的说,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轻佻笑容。“也许我现在不能再叫你这个名字了。这些年,你已经获得了新的身份吧?在你不再为罗曼诺夫家族效忠之后。”

金发的男人,奥托·阿波卡利斯,天命的大主教。

“还是那么敏锐,主教大人。”神父走到了奥托的身边,和他一起看着眼前的女孩。“您大概还记得吧?你我第一次见面时,我还是叶卡捷琳娜大帝的走狗,连【拉斯普京】这个名字也没有。不过,现在暂且用这个名字吧。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所幸,我们的计划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望着女孩的瞬间,神父的表情刹那间流露出满意的神态。与其说从女孩的身上体味到了美感,倒不如说是野兽看见猎物流血哀嚎时,发自内心的、不可抑制的愉悦。

因为预料到灾祸和杀戮必将到来。

“你居然会选择一个日本人作为【新的容器】。”主教看着神父那张东方人的脸。

“没办法的事,硬要说的话,是这具身体的相性实在是太好了啊……一个人类居然能够追求与恶魔并肩的【愉悦感】,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站么好的玩具啊。”神父笑。

“这样么。在仪式开始之前,我还有最后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

“请讲。”

“你曾经提到过,圣遗物与召唤来的英灵存在着必然的联系。那么为什么是k423?虽然她在我原本的计划里也是一颗重要的棋子。毕竟论血统的话,我手下可是有个货真价实的卡斯兰娜家直系后裔啊……为什么是k423这个复制品。”

按照神父的说法,圣杯战争中召唤的英灵,必须有着对应的圣遗物作为触媒。就奥托想召唤的那位卡斯兰娜家的英灵而言,最好的触媒无疑是【犹大的誓约】。但是,【犹大的誓约】与那位英灵之间,并不存在绑定的联系。

常胜之王手中所挥动着的圣剑的剑鞘。

曾披在某位王者肩头的披风。

世界上第一条蛇所脱落的蛇蜕。

用这些媒介,可以准确无误的召唤出某位固定的英灵。但是【犹大的誓约】并非那位英灵所独有。虽然举起这把【神之键】的适格者很少见,但英灵不是第一人,也绝不是最后一人。

因此,为了防止召唤出错误的人选,采取了双保险。也就是圣遗物加持的同时进行凭依召唤。凭依的肉身,当然是【灵魂的适性】最为重要,再就是尽量与原版相近的素体。可是k423并不与这些条件沾边……

甚至可以说,k423作为触媒实在是胡闹。……虽然她奇迹般拥有与那位英灵相似的容貌、甚至还有性格。

“这个我能够解答。”神父说的很随意,“卡斯兰娜的血统固然重要,但是k423也有比不了的优势。律者西琳的素体,能够承载的崩坏能,比普通的卡斯兰娜家人还要强出太多。至于召唤……其实当年我就在担心召唤失误的问题,所以在上一次会面,我才决定劝说主教大人,将圣杯战争拖到现在。”

“而现在,时机终于成熟了!”

神父将手掌缓缓摊开。

奥托皱眉。神父要么是在欺骗自己,要么就是在拿自己寻开心。可是奥托所知道的神父并没有这样的恶趣味----或者说他的恶趣味并不在于此。

神父手中是一团黑红色的烂泥。黑泥像刚被切下的动物脏器一样搏动,热气一阵阵散发,仿佛其中闷烧着不可解释的火焰。

奥托只瞥了黑泥一眼,就扭开头去。这团黑泥是非常让人不舒服的东西,明明是自己盯着黑泥,却有种正被【黑泥中的某物】注视着的错觉。

明明只是团黑泥,却带着活物一样的压迫感。奥托甚至觉得自己能听到黑泥的心跳声,像是听到邪祟而古老的叹息。

----是某种邪典里的图腾么。或者是其他自己不知道的异教崇拜。可是不应该啊,在自己成为大主教的500多年里,为了对抗、瓦解甚至奴役【崩坏】,自己查阅了几乎所有的神秘学资料,想从中获取【神之键】和【上一个文明纪元】的知识。这世上不该还存在奥托·阿波卡利斯不了解的【神秘】。

“补完之物。”貌似看出了奥托的疑惑,神父解释道,“巨大迷题的最后一个碎片。大概就是这种类型的东西。无论是对这个日渐崩坏的世界、还是这场圣杯战争而言,都是如此。”

“当您所期待的那位英灵降临之时,还会有六位同样强大的英灵一同出现。这是圣杯战争的法则。”神父顿了顿,“而这黑泥是规则外之物……当补完结束之后,所有的规则都不足以阻止我们的图谋,您将目睹您的故人的再临,而她!将击败所有阻挡我们的人,大英雄也不例外!”

“这样啊。”奥托点点头。全是扯淡。一听就明白了。神父并不是举止浮夸的人,可是为了瞒住自己,竟然扯了这么一番长篇大论。不过奥托倒也不担心神父会背叛。双方都是极尽疯狂之人,所行皆为极尽疯狂之事,除彼此之外,世上再也找不出其他人与自己完成这个计划。

那么,就这样吧。毕竟他是奥托·阿波卡利斯,活了五百年的怪物,再也没有比他更精于权术的人类。他会找出神父隐瞒的东西。在那之前,最重要的是让计划进行下去。

毕竟,自己的名义上的【孙女】,德利莎,随时都会杀过来吧?带着她的所有底牌。

“主教大人。”灰发的女孩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是那位叫符华的女武神。“有来自前线的报告。3分钟前,休伯利安号已经进入我们的领空范围,德莉莎学园长已经来了。”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奥托扶额。想想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疏忽。奥托从一开始就明白,德莉莎一定会来这里救她的学生,她挚友的女儿,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最坚决的反应。德莉莎一定会来的,只要她的血管里还淌着来自【那个人】的血……卡斯兰娜家愚蠢而伟大的热血。

可是奥托还是放过了德莉莎,偷袭极东支部时也只是在抓捕k423的同时回收了【犹大的誓约】,德莉莎的专属武器。想来这个小女孩大概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弱点之一?那么多年过去,如今的奥托很少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可是当他杀掉塞西莉亚·沙尼亚特,瞥见了幼女脸上逆流成河的悲伤,忽然也觉得难过,仿佛回到了卡莲死去的那个下午。那个下午之后,奥托失去了唯一在乎过的人,偌大的天地不过是个孤独的囚笼。

神父发现奥托忽然萎靡了下去,在得知被自己的【孙女】反叛之后,奥托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脆弱。神父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微微身子前倾,想看清这个强大的男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可他在奥托的眼里只看见了木然,刚才的那一瞬间的脆弱短暂的就像一个错觉。

奥托抬起头来,脸上依旧挂着无所谓的、掌握全局的笑容。他是天命的大主教,随着他的行动,强大堪比国家机器的天命组织将完全进入战争状态。

蓝色的莹光照亮了黑暗,海量的即时通讯对话框在屏幕上浮现。奥托自己的底牌,他最后可以信任的人。

“符华,对休伯利安进行侧面狙击,可能的话,阻止他们进一步前进。”“遵命。”

“幽兰黛尔,集结地面女武神作战部队,原地待命,提防混进来的小白鼠。”“主教大人,遵从你的命令。”

“长光,启动外层歼灭网络,准备发送深层侵蚀病毒,圣痕空间的量子坐标我已经传给你了,一定不能让那个巫女来碍事。”“啊啦啦,小奥托你终于下决心了么?不过樱酱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孩子哦。”和前两人不同,这个人的语调显得相当轻松欢快。
“我自己亲手设计的程序。”奥托淡淡的说,“我有信心。”

命令下达后,对话框一个个熄灭,只剩最后一个。
“激活第五代装甲使用协议。激活代码:Deus ex machina。”这一次屏幕对面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钢铁般沉重的喘息声。

所有的光都熄灭,只有监控屏幕还未关闭。

“主教大人,出了些意外。”神父盯着监控中的某一块。
屏幕上,橙色头发的女孩和另外一位持盾的戎装女孩走在一起,橙发女孩兴奋的和持盾女孩说笑着,而持盾女孩回报以温柔的笑容。

“出现了,了不得的搅局者啊。”

…………………………

天空的另一端。漆黑的巨舰在云海之中游弋着,云层在颤抖中向两侧裂开,宛如鱼群规避食物链顶层的狩猎者。于是巨舰以更为激昂的速度进击着,每一秒都更加接近战场。

天命极东支部的主舰·休伯利安,参上。

这注定是一场没有机会被写入史书的战争,人类史上最强的精英们将向彼此举起刀剑,这场战争注定无关爱、自由与信仰。无论如何,属于天命组织的黄昏,开始了。

此刻,距离圣杯战争的爆发,还有7个小时。

评论(1)

热度(8)